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杨老牛  

2010-11-10 15:09:47|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老牛本名杨解放,是小镇粮库的保管员。

杨老牛生在一九四九年,他父亲旧社会里上过初中,在他们那半大塬上算个大知识分子,遇到解放,儿子出生,就给杨老牛起了一个新崭崭的名字“解放”。这样,杨老牛就和那一年出生的许多人一样,成了解放。

杨老牛,是后来人们起的绰号。

之所以叫杨老牛,主要是杨老牛那一副牛像:黝黑的皮肤,一双牛眼扑闪闪的,平常不说话时,总好像盯着人;说话时,粗声粗气,牛眼闪光,一幅慢腾腾的牛腔。当然还有他那个牛脾气。杨老牛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杨老牛不是本县人,老家在邻县,离小镇足有一百八十里,工作却落脚到了小镇。说起老牛的工作,还有一番来历。

杨老牛父亲热血青年的时候就参加革命,六十年代初就任本县常委,宣传部长,群众会上爱演说,爱讲话,是那种穿着四个兜,口袋里别着钢笔,梳一个大背头讲话极有风头的干部。爱讲话,留的口风就多,文革时期,自然招了祸,被一帮屁不颠颠的革命造反派打翻在地,还踩上一脚,拉到街上游行。游行时,还不安分,大讲特讲自己无罪,和造反派顶牛。后来又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发配到新疆吃劳改饭,时间不长就死在监狱里。那时候,杨老牛十五、六岁,正在上初中。

父亲死后,十五、六岁的杨老牛和母亲只接到远在新疆的劳教单位发的一纸通知,再连个啥影影儿都没有。

问死因,问谁呢?邮递员知道个什么?

再往上问,你个现行反革命的家属还想翻案不成?

杨老牛的母亲,一个农村女人,反革命家属,每天除过对着塬畔的杨树唉声叹气,再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熟睡的杨老牛默默哭泣。

杨老牛父亲生日那一天晚上,杨老牛睡着了,母亲看着熟睡的儿子又在哭,哭着哭着就有些收不住,放开了声,惊得杨老牛一骨碌爬起来。

妈,你咋了?又在哭我爸?

妈,你把我的睡梦打断了,我刚在梦里正梦我爸,他还活着呢。

母亲一听,一把搂过杨老牛哭得越厉害了。

杨老牛也忍不住放声牛嚎开了,夜半三更,母子两个哭成了一团。

哭着哭着,杨老牛眼泪一抹,不哭了,怔怔地睁着一对小牛眼,看昏黄的灯,看黑窑洞上的黑影子,看窗外黑漆漆的天,看着看着,什么也不说,一头倒下睡了,不大一会儿就扯起了粗实的牛声。

杨老牛母亲看儿子躺下了,也抹了眼泪,和儿子睡了。

第二天早上,哭累了,一觉昏睡醒来的母亲一看,身边没了儿子,还以为杨老牛上学了呢。可等到吃饭还没见回来,就到学校里打问,学校离家就二里地。

老师说,没见。

到周围亲戚邻居那里问,没来。

后来听杨老牛同学栓狗说,杨老牛一大早进了县城。

就赶快上县城,连一个熟人都没有,问谁呢?

杨老牛母亲找遍了县城的单位、车站、厕所大小角落,连个杨老牛气气都没有。夜深人静,就蹒跚着步子在九龙河畔哭了一场,一头扑下黑呜呜的九龙河。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说,昨天晚上听着九龙河边鬼叫唤。拾粪的张老五偏不信。早上在河里就发现了一个泡得胀胀的杨老牛母亲。

等到杨老牛回来见到母亲时,母亲已经成了荒山洼地里一座孤零零的野坟。

杨老牛究竟干什么去了呢?

杨老牛拿着父亲死了的通知单上了新疆。杨老牛要到父亲劳教的地方去,想打听父亲的死因,想搬回父亲的尸骨。按照那时候的形势,现行反革命分子死了,家属是不准问死因的,杨老牛不知道这些,也不想管这些,他只要父亲。新疆离本地有几千里。上县城,五十里,杨老牛一口气走到的。上省城,杨老牛趴了一辆拉煤车,趴在煤堆里,混到省城。上新疆,杨老牛混上火车,在厕所里钻了三天三夜。到乌鲁木齐,离杨老牛父亲劳改的农场还有好几百公里,这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农村孩子,和登天没啥差别,可杨老牛凭着一股牛劲硬是去了。

杨老牛到劳教农场打听父亲,人家就一句:病死了。

杨老牛问,埋在啥地方了?

管教人摇摇头,什么也不说了。

没打听到父亲,杨老牛转辗一年才回到老家,回家却没了母亲。

面对同族亲邻的责备和悲痛,杨老牛只是趴在母亲的坟头上牛嚎,头往坟上狠撞,两只手死往黄土里抠挖,挖得两手血肉模糊,指甲也脱落了,杨老牛简直疯了。村里人说,没见过这么牛疯的人。

杨老牛是被同族的亲人们抬回来的。一睡几十天,起来后杨老牛再没上学,一个人在生产队挣工分,过着自家的日子。

杨老牛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这样的日子直到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干活肯卖力气,毒活,恨活,有一股子牛劲,农民的杨老牛荣获生产队长口头表扬。除此再没什么建树,生活境遇也没啥改变。那时候,一个普通的农民要改变境遇,除非你是陈永贵。你一个杨老牛,现行反革命的后人,根歪心黑,哪里敢跟老陈相比,让你学习人家,这已经是天恩了,更何况队长还肯定了你的成绩呢!

让杨老牛境遇改变的是一九八零年的冬天。

胡耀邦主持平反文革冤假错案,红头文件传到县上。一个在县委机关看大门的同族叔父告诉了杨老牛。晚上,杨老牛牛眼对着煤油灯,整整熬了一个通宵,牛眼透着血丝,熬出了一沓上访材料。早饭过后,杨老牛步行进了县城,一堆材料交到县信访室,说明情况。几个不冷不热的工作人听了他粗声粗气的叙说,接了材料,让他回去听信。

回去两个月后,杨老牛不见音信,就又上来打问。

这次,接待人员板着脸说,你父亲属于“造反派”,不在平反范围。

杨老牛眼一瞪说,怎么个造反派?说了几句话,就把人弄到监狱里逼死了。我看那是冤假错案。

接待人员说,冤假错案?这由你说吗?

杨老牛牛眼睁圆说,那还由了你狗日的说不成?

双方吵了起来,杨老牛涨红着脸被看大门的叔父拉了出来。

回来一打听,原来当年主持给杨老牛父亲定罪的正当着县委副书记,正在当权。叔父就劝杨老牛,胳臂迟早拗不过大腿,干脆算了吧。

可杨老牛偏不听,牛筋暴起说,访到北京我也要说理去,我就不信没有老百姓的活路了。

杨老牛拿着材料一路上访,先是地区,再是省上,到年底,问题终于解决,给杨老牛父亲平了反,给了一笔抚恤金,把杨老牛安排在小镇粮库当了保管员。

这样,杨老牛一夜之间成了公家人。

成了公家人的杨老牛,穿着四个兜的中山服,右边的口袋里别着一支笔,梳着大背头,踱着缓缓的牛步走在小镇粮库的大院里。

公家人的杨老牛再加上他的牛性,就真牛起来了。掌管着验粮、收粮大权。一次,粮库主任的亲戚交粮,粮水分大,没验上,主任上来说情。杨老牛牛眼圆睁,大吼一声:凭啥?震得仓房嗡声子响,主任和亲戚怔在了一旁。

粮库工作清闲,一年除收粮管粮,平常再没啥事做。忙惯了的杨老牛没事干,就每天扫院,把院扫得亮光光的,好像他亮亮的前额,然后打开仓房在里面翻腾。翻腾够了,就在门口的高台上瞪着牛眼看路上的行人,看男人女人,看着看着,扯开牛嗓子吼几句秦腔——

 

我杨家投宋来不要人保,

白龙马梨花枪苦挣功劳……

 

吼累了,就背着手,踱着牛步回屋子抽闷烟去了。

杨老牛就这么个牛脾气。许多人在他那里碰了钉子。知道的人说,杨老牛就那么个人。不了解的人说,简直是个半杆子,半杆子,在本地方言中一同“二杆子”,指神经不正常。

杨老牛在小镇粮库干了几年,先后又调了几次,大都因了他的牛脾气。调归调,调到哪里,还是个杨老牛。后来,粮食系统搞人员分流,下岗来临,杨老牛被第一个分流了。

下岗后,杨老牛回到老家,这时已五十多岁,越发的老牛了。回到家,老牛没有气馁,折腾起了大棚菜,两年下来,竟成了种菜大户,还上了电视。

上了电视的杨老牛,还是大背着头,一身中山服,口袋里别着笔,牛眼扑闪扑闪,前额亮晶晶的,在电视上说话,大笑,也是那种粗声粗气的牛嗓子,眉里眼里还是粮库院子那个踱着牛步的杨老牛。

 

                        

 

                                  2010年11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