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一枚叶子的生命历程  

2010-03-30 10:11:29|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说的叶子是普遍的叶子,也是具体的叶子。普遍在于它是天下所有叶子的代称,正如“人”和我们中的张三、李四;具体在于它是我窗口西边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桑树上的某个叶子——一枚桑叶。

我的窗口西边是一个旧单位闲置的小院,院子有几棵树,三棵或者四棵吧,高高地伸向二楼。几乎让我伸手可触的就是这棵桑树,具体说来,是桑树的某个叶子。由桑树到叶子的观察,从最初的无意到后来有意,时间将近两年。

记得刚搬入新居的时候,正值冬春。北方的春天来得迟,春节以后,春的气象并不明显,这棵删繁就简的冬春桑树几乎没有走进我的视觉,除非它将枝伸进我的窗口。刚搬入新居,我忙着扫屋布室,平息浮躁,要走熟每一个房间的角落,要丈量屋子的每一段路程,要应付人事,更要适应工作,根本无暇顾及这是一棵桑树一棵生命进而一枚叶子的生命历程。

引起我的足够兴趣,让我注意这棵桑树是夏季的某个日子。

早晨,我洗漱完毕开窗透气,隔壁小院看门的老头正佝偻在桑树下拾桑葚吃,拾得勤快,吃得也多,饱满的口角流着黑红的汁水,这才让我留心起这是一棵桑树。当然,首先惹人的还是上面肥胖颀长的红黑桑葚。果实常常是人类兴趣的首位,它是人类最原始的亲近。其次才是这棵不同于一般的桑树。我说它不一般,是因为我所见过的桑树从来都是扭曲的,七开八岔,矮短蛮横,而这棵惟其独特:碗口粗细的干,笔笔直直,一挺足有两丈高,树头圆圆而略显蓬勃,梢枝决不铺张扬厉、疯狂浪野;这让我想起影视里看到的“五四”时期留着圆圆剪发而亭亭玉立的女学生,青春而文静,含蓄却并不深沉,就是这棵桑树。至于留心桑叶是在领略了树的风姿之后。

夏季的正午,看院的那个老头扇着扇子在树下乘凉。这时桑葚已经没了,只留下一树叶子和叶子下面的浓荫,老头悠哉游哉,正在受活地享用。这让我羡慕,也让我嫉妒:吃完桑葚,然后再到树下乘凉,一树的福全享给了你,世上的好事儿咋就直往你头上落呢?“这真是吃了桑葚吃桑叶啊!”一声叹息,我念到了桑叶,我才把树下的浓荫和桑叶具体明晰地对应起来。在这以前,我想到的只是桑树,而绝非桑叶。

早春三月,我刻意留心起桑树,准确地说是叶子。

黄黄的幼芽打着卷儿从树枝的叶根悄悄伸出,像小草的尖儿,探着头脑,又似刚自从母体分娩的孩子,睁开睡眼看这个陌生而神秘的世界。幼芽的生发里,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躯体的蠕动,听到了细微的呼吸,触到了如草如丝一样来回伸缩的神经……这时候,让我最担心的是自然风雨中料峭的春寒,或一场突如其来的白雪。明媚的春天里时有冬天,无数个幼小的生命都是在这个时候夭折的。

好在这一年春寒并没有发生,这是叶子的幸运,是生命的幸运。等我再次刻意叶子的时候,它已经杨叶一般大小,鹅黄变成浅绿,透着生命的稚气。清风吹过,飘来一丝树的气息。又一阵柔风吹过,阳光里,已是小孩儿巴掌大的叶子互相拍摸着,让我顿然想起先前曾写的一首小诗——

金色的阳光里,叶儿拍着快乐的小手,

母亲啊,童年也是这般的真么?

幸福的叶子生长在春天的诗意里。然而,诗意的春天并不长久。长久生活在诗意里的叶子,正如温室里的花,不是我崇尚的。我所崇尚的是生活在自然生命里的叶子。

暑夏一个闷热的晌午,我正在闷睡,屋顶肯楞楞滚过一声大雷,开窗一看,一幕黑沉沉略带红丝的天幕展在了东南方,接着就是卷地风起。山雨欲来风满楼,风也吹满了树。狂风粗暴地拉着桑树的头,扭起树枝,撕着树叶,树头被东南风拉着偏西向北,昔日文静的枝们尽力地伸展,伸展着,被扯向极端,仿佛一个任人摧残成披头散发的少女;一树叶子颤栗着,哗响着,忍受着痛苦的极致,狂风的恶魔提着少女的头发在狰狞地甩荡,我听到了头发的断裂声,听到了发根揭开头皮的铮响,听到了生命绝望时向天地那最后一声哀号……一阵风过,白亮亮的暴雨铺天盖地哗了下来,树张开着枝,被揭开了怀,一天的暴雨全涌向胸膛,涌向怀抱。才在风里颤栗的叶子,又在暴雨中抱头,偻身,打滚,才出地狱,又进炼狱,生命的第一步踩在刀尖上,第二步还在刀尖上。一些生命在滚爬中拼命挣扎,一些生命已到了末路。有几枚叶子随雨飘落入水,在满地水花中打着旋儿,随即被水淹没——这些颤栗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享受了春的萌动,夏的和煦,却没有逃过肆虐的风雨。英年早逝,早逝英年,让我想起我的同类,那些罹难中被摧残的同类,被夭折的花。生命的历程里,叶子和我们几乎是一样的遭遇,一样的境地。

让我留心叶子归宿的具体细节,是暮秋一个晴朗而有风的下午。

下了班,我在匆忙中从单位回家,路过楼侧的巷道,巷道里落着几枚黄叶。往过走时,一枚叶子恰巧落下,就打在我的额前以至于眼镜框上。等我匆忙拾起这些黄叶,抬头看它的主人的时候,它竟是和我西窗亲近的那棵桑树,那棵已是满头黄发,颇有一年道行如今又在秋风中落叶的桑树。满树的黄叶,叶子正黄。有的随风飘落,有的还在风中挣扎,落下的打着旋儿,静静地贴在地上。蓦然间,我想起暑夏的那场风雨,这是经历了风雨的叶子啊。一树黄叶仿佛一个暮年的智者,颇显修炼,颇显道行。这修炼、道行一定是经历了人世沧桑,痛苦、欢乐、忧伤、欣喜永远同我们是一致的。

这就是一枚叶子的生命历程。

让我想到黑塞关于树木的感叹——

树木对我来说,一直是言辞最恳切感人的传教士;它们不宣讲学说,不注意细枝末节,只宣讲生命的原始法则;树木是圣物,谁能同它们交谈,谁能倾听它们的语言,谁就能获悉真理。

我想,叶子何尝不是这样?一枚叶子的生命历程正是生命的原始法则,它自然是我们的生命历程了。

生命的历程里,叶子是我,我是叶子。

 

2010321抄旧作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