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我的“恐会症”  

2010-03-31 08:31:57|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坐在会议室的凳子上,就昏昏欲睡,呵欠连连,常常打得鼻和眼泪齐下。同伴取笑,你简直像烟瘾犯了。有的取笑中还真地生出诧异:你不抽“白面”吧?

真是冤哉枉也!我哪里是个隐君子?平日里我连根烟也不抽,更何况那千人咒万人毒的“白面”!我的病症与此无缘。我知道,我得了“恐会症”(不知道医学上是否有此症,也许是我新造的呢)。

这“恐会症”是十几年前,我在一个乡镇中学里教书时得的。

那是一个有百余名职工、一千多学生的基层中学。科级、副科级领导就有十二位,据精确统计,平均每人领导九个职工,然后下剩三个。乡下中学,教学质量一般般,条件也较为落后。学校抓什么呢?抓常规管理,常规中最突出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开会。常规会议每周总有几次:星期日下午全体教职工会,星期三教研组会,星期四全体党员会(我老李是党员),星期五下午政治学习会,每周这“四大会”雷神爷都打不动。若遇学期始末、上面检查、年度考核,则天天有会,时时有会,有时一周八次、十次,最多曾有十五次,日平均三次。会自然有长有短,在我的印象里,这里以长会居多,以长会著名。最一般的长会是星期日的总结会;较短的会是星期五五点半到六点为控制人员早退而进行的半小时“政治学习会”,也叫“整人会”。长会一般三小时以上,有些考核会竟有五、六个小时。星期日总结会的程序和内容是:

1.点名,清查人数(领导不在清查之列);

2.安排会议议程;

3.进入会议实质;

4.值周教师通报、总结上周工作;

5.教务人员通报该周缺班以及辅导情况;

6.值周领导全面总结上周工作(语言及思路千古不变,都是肯定前面值周的总结,然后再补充若干);

7.主管领导安排下周工作议程;

8.各分管领导轮流谈安排意见;

9.各处室领导还要谈具体安排意见;

10.校长做最后的强调,然后宣布“散会”。

散会不一定全散,有时还要留下有关人员小范围开会,对工作临时、个别、重点地安排。议程完备,总结回顾,安排希望,然后强调总结,周周旧面孔,会会老味道。

这样的会上,主角是领导,各位正襟危坐,深围在群众中心的圆桌旁,端着茶杯,翻开笔记本,庄重严肃认真仔细地念,时而还怕你不懂中国话,抬头举目注释性地讲解,十二个领导,你讲了我讲,每人必过,如同酒桌上的猜拳行令过大关,职工们给了个雅号叫“打通关”。“通关”过了,有些人尚未尽兴,还要补充一二,甚至三四,群众把这些叫“约拳”。一个会上,领导争先恐后,大讲特讲,频频上“镜”,仿佛不讲话就会被世人遗忘,横遭世事埋没,无官无名了似的。

这样的会难熬的是“广大人民群众”(已经少有人提起这个词了)。一场没有味道的陈词滥调谁愿意听?听这样的会是要耐着性子的。开始人们还能维持秩序,开一段时间就有人嗑瓜子,剪指甲,抠鼻子,揉眼睛,打呵欠,继而有人“小弦切切如私语”,后来终于“大弦嘈嘈如急雨”了,惹恼了领导,顿时招来“有些人……”这样不冠名的批评,就稍微平定了些。过了一会儿,这些“记吃不记打”的人忘记了会场,又说开了。当然招来的是拍桌子、摔杯子乃至更严厉甚至有些山寨的训斥。开到最后,有人实在受不了煎熬,就故意找开了茬。年轻者跺一下脚,或趁不备碰一下凳子,或腾云驾雾;年老者咳嗽吐痰,响屁连连,只弄得个会场一片瘴气。

这样的会最难熬的是我。多年来,大会小会我几乎是在水深火热里熬过来的。我不抽烟,不喝茶,不嗑瓜子,会上无缘看书,也不敢说话,常常就这样忍着。实在忍不下去,就去数数,有一次一口气竟数了四千多,数着数着,竟念出了口。数数还要认真,凡事认真了就太累、太苦。后来有人建议我做深呼吸,但整个一个会场,吵声杂乱,一片乌烟,深深地吸进去,怎一个“憋闷”了得?非把我整疯了不可!没办法,就干脆眼睛紧闭装睡觉,可人这玩意儿真难说,不装还可以,越装越睡不着;况且开会睡觉,领导不高兴,影响工作,还影响形象。这样的事情,弄一两回还成,时间一长,断然使不得。还得熬。好在自己年轻,身体倍儿棒,而那些老同行就难说了。记得有一年冬天开考核会,一口气开了五个多小时,开毕已是寒冬夜半,月上西楼,一个老同行坐得不会走了,差点让我们抬回去。

上面说的是我在一个小小单位的经历。这样的会,在我们市上、省上,在中国不知有多少。前些年,老百姓舆论里就说:国民党税多,共产党会多。曾有人对一基层县长的工作进行过统计分析:该县长一年工作2788小时,其中参加省里的会议180小时,市里的会议388小时,县委会议413小时,县政府会议794小时,一年开会时间1971小时,占该工作时间的70.6958%。这么多的时间用来开会,具体实施,下基层,搞调研,抓落实,哪里还有时间!不仅群众,包括领导几乎人人都被会害得好苦啊!

有人编了这样几句顺口溜——

会议多得没法数,开的人人直叫苦;

只要你能挺得住,保准练成铁屁股。

 

对于这样的会,政府部门三令五申,规定种种;中央把减少开会提到廉政建设的条例中大加申饬,但申归申,饬是饬,会照开不误。冗长繁复的会议没有间断,还开出了经验体会——

最牛B神气的是记者招待会;

最正儿八经的是民主生活会;

最能调动欲望的是常委(肠胃)扩大会;

最舒心放松的是检查研究(烟酒)会;

最刺激神经的是技艺切磋(麻将)会;

最潇洒最屁股扭扭的是走进夜总会;

最尴尬难过的是职代会;

最憋气恼火的是开业动工会;

最不愿开的是纪委会(宁可开追悼会);

 

开会的程序基本都是——

会前定调子,会上排位子;

会中念稿子,会后拿筷子;

会前握握手,会后举举手;

会完拍拍手,会后不动手。

上至政府官员,下至人民群众,都在被一些没有实在意义的会折磨着,肯定也有像我这样得“恐会症”的,我的“病友”遍天下。

呜呼,什么时候少些会,不再让我犯“恐会症”啊!

 

2010320抄旧文

 

抄后附记  仿《陋室铭》

室不在大,有凳就行;人不在多,无头不成。说得再严厉,迟到不要紧。八点半开会,九点钟进行。谈笑任自由,往来无拘谨,可以织毛线腾云雾,玩手机,看电影。材料两斤,内容一钱。台上照着念,台下随手翻,无动脑筋之劳神,无记录之累人。茶水喝了几大桶,厕所去了四五趟。有的打呵欠,有的装迷糊。时时抬手腕,盼望快点散,忽闻一声“同志们”,接着又是“一二三”。群众曰:有完没完?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