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关于诗歌  

2010-01-22 11:47:00|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诗歌

         

                
  诗歌的生产者和生产过程是毋庸置疑的:诗人和诗歌的创作,这正如奶牛和产奶。
  牛奶是奶牛产的;
  诗歌是诗人写的。
         
         二
  什么是诗人?
  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却又难说的话题。曾较为传统也较为公允的说法是:写诗的人。
  那么,爱诗的是不是?读诗的是不是?教诗的是不是?既不写,也不读,又不教,但生活得很有诗性、诗意,像孔子那样具有诗人气质的人是不是呢?
  对此,我敬重的一位陇东诗人曾趋向于后者。
  我以为,对诗人的定位还应再扩大些:一切与诗有关的人。当然,这里的有关,倾向于尊重、热爱,乃至追求;对骂诗、恨诗,甚至给诗泼污水的人则是应当排斥的。这样定位,或许更利于诗歌及其发展。
  总之,诗歌不应画地为牢,而应更加宽容,更加开放些才好。

         
                  三
  水管里流出的是水,血管里流出的是血。
  这话是鲁迅先生说的,用之于真正的诗的产生过程是适宜的。但事情的结果往往很复杂,尤其当代、现今或者现时,水管里流出的越来越不是水,血管里流出的越来越不是血。
  穷其究竟,原来水管并非水管,血管也并非血管,而是别的什么管。这就产生了真伪诗人的论辩、鉴别问题。
  前面说过,对诗人的定位应是宽容的。但这绝不意味着没有边界,甚至把伪诗人都当作诗人。对诗人真伪的辨别则应是认真的。这就如同我们以“植物”这个大概念圈定“麦子”和“燕麦”,然后还必须把“麦子”和“燕麦”分清一样。

         
                  四
  逻辑地说,诗人和诗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诗人是人,诗是诗;一边是人,一边是诗。
  艺术地说,诗人和诗是一回事:诗人是诗,诗是诗人;其人如诗,诗如其人。
  从诗人到诗,是一个提取精神、升华思想的过程,升华的终极结果是其人如诗,诗如其人,人和文的高度统一。
  但现实中许多人或因提取的错位,或因提取不全,或因提取的不是本质,这就出现了诗是诗,人是人,诗人和诗错位的现象。
  提取精神和思想难,提取本质的精神和思想更难,把所有的精神无所顾忌、毫无保留的提出来,则难上加难。
  人如其诗,诗如其人,是诗的最高境界,也应成为诗人们的毕生追求。

         
                  五
  种三天麦子容易,种三年就难;遇一个丰收年容易,想年年丰收就难。
  写诗也如同种麦子,是一辈子的事,是要经历一些曲折和世事的。对它最根本的要求就是:如果种了,就是一辈子的事,且不要企望年年丰收,因为那全由不得人。

         
                  六
  做好生活的人,这是写诗的第一步。
  把生活和对生活的体验、感悟、真情,用诗性的笔写出来是第二步。
  这两步都关键,哪一步走失,都会失却了诗。

         
                  七
  诗是生活。
  生活是一切艺术的创作源泉,文艺理论上这样讲。
  诗是情感。
  这是从诗的产生以及质地意义上说的。
  诗是思想。
  这话也不错,这是从诗的创作实践及派生意义上讲的。
  当然,从创作实践来看,诗还应该是形象艺术、语言艺术、创造艺术以及别的什么样的艺术。
  总之,诗的内容和形式应是丰富的。
  但我不赞成那种照搬生活的做法,太近于“质”,难以成诗;我也不赞成过分强调思想而忽略情感的诗,那只是思想,而不是诗。当然,我也不赞成只强调形象或语言或结构某个单一的方面,而忽略诗的整体的做法,那是片面或残缺扭曲的诗。

         
                  八
  诗不必是传声筒。
  传声,一般需要准确、理智,不加个人色彩,这些,诗做不到。
  诗也不一定是匕首和投枪。
  把诗全弄成匕首和投枪,诗坛还全不成了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武打场?何况,打造匕首和投枪,是铁匠的事,也不是诗人的事。
  诗也不是牛奶和面包。
  仅靠诗,恐怕连馒头和稀粥也弄不来,更不必说牛奶面包这些洋餐了;而靠诗来养家糊口,那就只好“饿死那些狗日的诗人”和它们的家属了。
  诗更不是美容师或荣誉师(如果有)。
  诗不会给你美容,不会贴金,反倒有可能让你愁眉苦脸,苍老黝黑,老杜就那样。诗也不会给你带来桂冠、绶带、勋章什么的;荣誉,大可不必通过诗来获取,那种荣誉往往含金太低。
  不要让诗承担那么多的负重,那会压坏它、累垮它;不要让诗扮演那么多的角色,那会难为它,尴尬它。
  诗就是诗,而不应该是别的什么东西。


                                        2008年10月捡拾旧作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