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乌拉街  

2010-01-22 12:22:00|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拉街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在中国政区图上,能占一个圆点的小镇不多,乌拉街就占着一个小点。

  乌拉街是吉林市郊的一个小镇。它的全称是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距吉林市区三十公里,东北平原的腹地,松花江环绕,向北直通哈尔滨,就二百多公里。

  在东北,你可以不知道长春、沈阳甚至吉林,但你不可以不知道乌拉街。东北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先有乌拉,后有吉林。

  一个区区小镇,为什么就有这么大的魅力呢?

  这得从头说起。乌拉街那是满清的发祥地,是一个民族和一个王朝兴起的地方。早在明代中期,这里就兴起了由叶赫等四部组成的乌拉国,国王叫布力泰,有精兵三万,在乌拉街建立古城,统辖方圆数百里。后来满族的另一支建州女真努尔哈赤兴起,开始力量薄弱,就和布力泰联盟,布力泰也为了笼络努尔哈赤,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努尔哈赤。这个女儿给努尔哈赤生了多铎、多尔衮。后来努尔哈赤翅膀硬了,就设计谋取乌拉国。一场大战,布力泰兵败国亡,努尔哈赤占了老岳丈的国家,得了三万精兵。随后又以此为基地,先统一东北,再进兵山海关,在吴三桂的带领下,进北京,取中原,平南方,建立了一个统治中国三百余年的满清王朝!

  乌拉街深埋着努尔哈赤的根,甚至可以说,满清的根就在这里。当头戴花翎王冠,领着八旗铁骑的满清皇帝,坐在金銮殿上庆祝胜利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忘记乌拉街这个根基。康熙皇帝敕封乌拉街周围五百里为“龙兴之地”,敕封之地,不纳税,不服役,不受地方节制,政务直接由中央管辖,简直是一个特区。清朝历代皇帝逢年节要派人或亲自祭祖。清朝十二个皇帝,有五位就来乌拉街祭过祖。其中,康熙、乾隆还不止一次。地方史志里有所记载,民间传说就更多了。

  往事越千年——

  一个王朝过去了,土地永远存在,逝去的王朝是带不走土地的。江流石不转,青山依旧在。天似穹庐,笼盖出一片广袤的原野,当年的乌拉街,全貌已不复见,代之而起的是街道纵横、楼层鳞次栉比的现代城镇;布力泰的古国早已灰飞烟灭,但乌拉古城仍然横卧在这片广袤的原野上,历史的风仍然在这里吹拂,一个民族的根仍深扎在这里。当家族里我那些光着膀子的农民兄弟们用他们现有的知识给我讲述的时候,当我的九哥领着我逛乌拉古城的时候,当我在夏日的凉风里不止一次地徜徉在乌拉街时,这块土地的厚重,一个民族根基的深邃这些思考再一次得到了印证。乌拉街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盛夏入夜的凉风里,我的兄弟们陪我唠嗑着这一代的地名沿革。

  ——乌拉,满语是水边的意思,乌拉街就在松花江边。

  ——公拉玛,就咱们村子的名字,也是满语,汉语传说解释为“弓拉满”。这个村子里祖宗传下一张硬弓,谁也拉不开,后来村里一个满族青年苦练十年,武功学成,终于拉弓如满月,这就有了“弓拉满”,直到满族的公拉玛。附近有个村叫“弓通”,似乎也跟弓有关系。

  ——聂司马,江那边一个村子。当年聂姓曾出过一个“司马”,官职演化了一个地名。

  地名是一个地方的文化符号,更是历史。而放到乌拉街,就不止是一个地方的文化和历史了,它常常让我想到一个民族。

  盛夏,一个阴而不雨的日子,我的九哥开着手扶拖拉机带着我游历乌拉街的古迹。九哥虽是个农民,但在我们家族算个有文化的人,他能用拉动内需原理来解释我国抵御世界经济危机问题。对乌拉街的古迹沿革更是如数家珍。

  清真寺,又叫回子坟,这是回民埋葬祭祀的地方,至今仍然完好的保存着。乌拉街有个回民村,大多是同治年间造反失败被流放而来的。十个回子九个马,这里的回民马姓很少,大部分姓杨,姓白,再就是姓哈。

  ——杨、白、哈该不是陕西回民首领白颜虎的后人?我问。九哥不知道,我也没有访查过他们。

  魁府,一套典型的两进四合院,就在乌拉街镇政府高大的办公楼旁。它是清光绪年间地方显宦王魁福的私人住宅,青砖切成的高大拱形门楼,雕花石纹为云水图案,宽厚的大门钉着兽头门环。门前立着一块石碑,说是吉林市文物保护单位,是研究清代建筑、民俗最完善的标本资料。我们离开的时候,九哥说,这里拍过几部电视剧呢。

  乌拉街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后府,一个已经破败的只剩一排主房的院落。四面围墙已经坍塌,用木柴栅栏围着,院里种着高大的玉米。墙后立着一块碑,也半没在一片荒草中。拨开蒿草,找到了还算清晰的碑文,这是清代第三十一代打牲乌拉府衙总管赵云生的私宅,是一个比魁府规模还大的府第。什么叫打牲乌拉?九哥说,这是清代在乌拉街专门成立的为皇宫采办鱼、米、人参、兽皮、香料、珍奇之内的衙门。乌拉街盛产这些,质地纯正,更是祖宗使用惯了的正宗货。打牲乌拉不受地方节制,属清内务部管辖,总管由皇上亲自委任,为二品大员,相当于封疆大吏。府内有品有衔的官员就有六十多位,辖包括吉林在内方圆上千里,光采牲守卫兵丁就有五千多人。这么一处显赫的宅院,想当年该是多么的豪华荣耀,此刻已经残破的只剩下这栋房子和蔓草中的碑文了。周围树木隐没处是一片民宅。隔了玉米,屋檐下不时的又鸟雀起落,从宅院里飞向民宅。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历史的相似性,让人一再的回味咀嚼这句诗中的感慨。

  出城北两公里是乌拉古城。古城已经没了,只剩断断续续的城墙勾勒出一个硕大的轮廓。残墙上长满了蒿草和树,使这残破城阙的轮廓清晰起来,举目四望,方圆有三四公里。这就是布力泰当年乌拉古国的城池,清历代又进行重修,用以驻兵屯粮。可现在的城内除城墙之外,已经看不出古国屯兵的痕迹。城内一片沃野,肥硕的地里,玉米、稻子、蔬菜们在茁壮的生长着,越过庄稼地,绿树掩映红砖青瓦处一片俨然的民宅。我们沿城根走过时,一个头发斑白的老者在架着水管浇地,旁边放着一个搪瓷缸,浇着浇着,从管里接了一杯水仰头喝了起来。我们问起乌拉古国的时候,老者说,没什么了,就剩这一圈城墙,都变成田地了。是啊,布力泰的宫殿不见了,努尔哈赤的铁骑不见了,沧海化作桑田,可这一圈城墙不正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印迹吗?谁敢说城墙上没有布力泰的足迹,没有回荡过努尔哈赤战马的嘶鸣?

  城外小学背后有一座十多米高的圆形土墩,这就是乌拉街有名的百花点将台。这个点将台的传说要跟早些。相传金兀术的妹妹百花公主向中原举事的时候,曾在这里点兵聚将。现在,上面竖着一尊十米高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九哥说,乌拉街解放的时候,国民党一个团坚守古城,解放军攻城时伤了好多人。解放后就在这里建立了烈士陵园。现在下面就竖着牌子:吉林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另外城内还有一个有名的古迹。圆通楼,解放军攻城的时候,一伙国民党军坚守不出,机枪架起伤了许多人,被解放军连长一怒之下放火烧了;将军府,文革时期已经被红卫兵毁掉了;保宁寺曾是皇家寺庙,文革时期遭毁,现在是复原的。这些古迹除去传说之外,都是些残破的土墩烂房,没什么看头了——九哥不无遗憾地说。

  其实,历史不就这样吗?除过那一册册被称为史书的文字,剩下的不就是这一代一代的传说和土墩破屋乃至残渣片瓦了吗?它们是历史的遗物,更是历史的细节。布力泰、努尔哈赤们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的历史瞬间,我们已经无缘相见了。但当波澜壮阔的潮流滚滚而过之后,回眸这些遗迹和细节,留下的不正是更有生命力更见细节的历史真实吗?

  在中国政区图上,能占一个圆点的小镇不多,乌拉街还真应占着一个小点。



乌拉街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2009年11月追记东北老家见闻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