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我的连环画  

2010-04-24 08:54:32|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文学是以连环画启蒙的。

我读的第一本连环画是《红灯记》。那是文革时期,我正上小学一年级,革命样板戏把中国的城乡演火了,八部样板戏的连环画也深入到中国乡村的角角落落。我看的连环画也正是这样的戏剧脚本。主人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爸妈都是“下放干部”,在我们村里接受教育。女孩漂亮,人却有点傲慢、小气,对我们这些“土崽子”不大理会,画本也轻易不肯借。后来,我用自己的铅笔刀亲自给她削了十几次铅笔,才换得一次借看机会。借时她还提了一个条件:只准我一个看,不答应就拉倒。我“忍辱”答应,随之就拿着画本跑到学校后门墙拐角处一个大粪堆旁,那里没人,符合条件。坐在粪堆旁,我一页一页地翻完,记的最深的是李玉和那些亮相动作,还有每隔十几页就标有场次,绘着布景、道具的空白页子。

我拥有自己的连环画在小学三年级。我们家那时虽在农村,我的父亲在外上班,同农村孩子相比,经济上多少有点小优越。一次,父亲回家,给我和弟弟带回六本连环画,现在记起名字的是《杜鹃山》、《虎穴买电》、《三棵枣树》。《杜鹃山》是样板戏的电影剧照,本子很厚,封面是主人公柯湘、雷刚的剧照,戴着红袖标,高大而突出,典型的英雄;《虎穴买电》薄薄一册,说的是抗战时期我地下人员到敌占区天津设法买电池的事;《三棵枣树》说的是战争年代,三棵枣树是怎样用果实养育革命战士的,解说文字是诗,读来很上口,也好听;其它三本没印象。记的就这三本,都是“打仗”的,我们那时候就最爱看打仗的。

上四、五年级的时候,年龄稍大些了,我就用平常积攒的一角二角钱徒步到二十多里县城的书店去买画本,计有《黄继光》、《伏兵敌后》、《李自成》、《草原上的鹰》。《草原上的鹰》说的是蒙古族英雄莫日根的成长故事,解说文字也是诗,最特别的是它的版本,多半个书那么大,放到我的画本里,人高马大,经常垫底。

那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连环画是《闪闪的红星》。《闪闪的红星》最初是看电影,看过多次后,潘冬子、吴修竹以及反面形象胡汉山长久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刻印深了,就产生了占有的欲望。电影不可能随时随地看,我迫切渴望能有一本《闪闪的红星》连环画,却始终未能得到。同学有一本,我曾多次借看过,那是一本已经没了头尾的电影剧照残本。每次翻看,都能引起我一番激动。脑海里那些人物、情景过电影般的活泛起来,连其中某个片段的音乐我都能哼出来。看这样让人珍爱的画本,时间过得很快,怕看完,但立即就完了。每次看完,都是带着不曾拥有的遗憾还给同学的。还了之后,又常想起画本上的图景:《闪闪的红星》大概是天下最好看的画本儿!

我拥有大量连环画,是在中学时期。

文革已过,中国的文艺正在复兴,各类文艺形式雨后春笋般涌出了荒芜的大地,连环画种类多,也一度很流行。那些传统古典文学改编而成的连环画,是我最神往的。《三国演义》连环画,当时全套四十八本,我是零散着买的。因为那时出版不象现在搞一个精致的盒装,整套出版,而是出一本,发行一本。直到最后,我几乎凑齐了四十八本。那个版本很好,封面深蓝色底子的人物画,白色行书字写的名字,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的,而且是五六十年代的版本。绘图线条流畅,形象逼真细腻,文字解说生动简洁,人物简练对话全部插于图中,又忠实于原著,那该是最好的版本。只可惜,我这套连环画已大部失散,现在只有残存的十几本,静静地躺在我的一只旧书箱里。多年前,父亲想起来了,过来翻一会儿;再就是我闲暇了拿出来,掸掸尘土,坐在窗前翻一翻过去的岁月。至于我的孩子们,早已不知它们为何物了。在这同时,我买的连环画还有《水浒传》、《岳飞传》、《杨家将》、《红楼梦》、《西游记》、《隋唐演义》、《红岩》、《铁道游击队》等。《水浒传》全册三十本,我几乎收全,它的版本大多是依据五六十年代的版本重出的,但也有个别是新版,绘画也不是出自一人,编排不大统一,质量较粗。《岳飞传》共十五本,也是零散收全的。《杨家将》共五册;《红楼梦》只有几本,我那时候好像不大喜欢;《西游记》也只有十几本;《红岩》、《铁道游击队》也只有残本,它们现在都同《三国演义》一并躺在我的旧书箱里。

现在,文化繁荣了,各种媒体竞相展示,连环画同文革结束的当年相比,一下衰落了,低迷了。当然,任何一种文化形式的衰盛自有其社会背景,这里我不想讨论。只是回想起当年的盛况,总让人怀念,怀念之后,就是遗憾、感叹。前些年,和师友说起此事,后来他还写过一篇感叹、遗憾直至呼唤的文章,发于报端,记得题目叫《呼唤连环画》。发就发了,感慨而已。连环画繁荣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的事情从来不是一两个文人和一半篇文章能解决的。

前几天,看到博友妮妮的空间里写的一篇怀念连环画的文章,让我想起自己拥有连环画的那些年代,也想起多年前写的这篇小文,近日抄改,以残存记忆。

 

2010330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