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青 灯  

2010-04-29 09:50:29|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灯师太修行期间双目失明,女儿陪着就医。

  宗教界人士来院就医,为数不多,领导很重视,特开一间高干病房,并派著名老中医眼科专家王教授主治。

  王教授确诊病情,精心配药,耐心调理,三个月了,却不见好转,不禁疑惑。

  后来,通过和病人的不断接触,了解了一些情况。

  青灯师太每天早上,除在病房一小时的诵经之外,平时喜怒无常。欢喜时,常由女儿牵着挨房给病人念“般若菠萝蜜”经;发怒时,双手狠抓那木木的眼睛,或狂摔物什,最恨的是枕头。每摔枕头时,厉声呵斥,大骂女儿是贼,一副凶神恶煞像。

  王教授面瞩青灯:眼病,心之疾也,心静则神安,神安则目明;暴怒伤肝,肝火悍动,伤神毁心,虽神药无济于事也。切记:心静,制怒。

  青灯初听,似有所悟,平静了几天,又不能自控,依然丢摔东西,狂喝乱斥。

  教授又劝,青灯略静几日,又我行我素。屡劝之,屡行之。

  王教授无奈,设法搞来青灯的身世材料进行详查。

  材料颇多,宗教界、档案局、乡镇机关、派出所的都有,且多繁杂。为行文方便,这里择其主要者概叙如下。

  青灯十二岁师从青风于太白山翠尼庵修行。年二十岁,青风圆寂。时逢全国解放,庵尼还俗,青灯下山,与山下一村长结婚,婚后生二子。一九六零年,逢大饥饿,太白山下饿死了许多人,青灯一家生活困难。青灯毅然舍子别夫,返回太白山,皈依佛门,重燃香火,以图普济众生。后三年,生活平稳,家人上山催还,青灯凡心念动,还俗回家,与社长(村长已升为社长)又生一女。后文革开始,逢武斗,社长死于非命,青灯万念俱灰,复弃家舍子回山。时庵毁庙焚,神佛横倒,青灯无处栖身,就在山坳搭一草棚,暗续香火,枯坐修行,至上世纪八十年代,香火一度旺盛。八十年代后期,青灯又收商洛山一个二十五岁的离婚女子为徒,法名青烟。师徒二人修行之余,四处化缘,一心恢复翠尼庵。辛苦数年,化缘至十数万,青灯缝于床头佛枕之中。一日,青灯下山与村人商量建庵之事,晚上回来,不见青烟。再看佛枕,早已没了踪迹。青灯椎心顿足,号呼连天,一夜之间,双目失明。

  看罢材料,王教授坐思良久,长叹一声,遂取过桌上一处方写道:早年身许佛门,平生历经反复,生性喜怒无常,俗事难容佛心,失明盖由此也。解铃还须系铃人,青灯之疾,药医之,难矣哉。阿弥陀佛!

 

                 201045日抄旧作

 

重抄附记  

  

  《老张》、《院长》、《鸡腿》以及这一篇,都是我亲身经历或听来的故事。

  一九九零年,我患眼病住院,先后在庆阳、西安、兰州住院长达一年之久。每天出入医院,所触之人医生、护士、病人、陪护人员。这是一个群体,几个阶层,它们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活。许多人给我印象至深。医生、护士中有平易朴素者,有冷面冰霜者,更有见利忘义者;病人里有憨厚朴实的农民,有豪放直爽的工人,有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更有一些身份颇为特殊的人,文中写到的“青灯”便是其一。

  一年里,我就生活在这个圈子里。

  人在病中,情绪易动,心灵敏感,同室之内病员容易结成友谊。成为病友,亲近、真诚胜过平日。在病室里,我不能忘记的是老张、老王、老贾,再是一位陕北籍老干部,还有那位每天早上挨着病室唱歌名叫铃子的盲眼小姑娘。

  我把他们留在我的文字里。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