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乡 戏  

2010-05-27 10:08:10|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说的乡戏,指农村人过事请乐手班子唱的小戏。

  旧社会,遇事唱戏多是大户人家的做派。新社会相当长一个阶段,唱大戏也属于某个集体,比如乡会、村会。现在,社会开放了,人们家道殷实,日子好过,凡事讲究个气氛,红白之事,请个乐手班子,乘兴唱个一两场子,那是常事。

  这样,乡戏便应运而生了。

  乡戏的人员不多,就七八个,既是乐手班子,又是戏剧班子。七八个男女,都是一专多能。会乐器,会吹西洋的长号、管笛,也能拉中国的二胡、板胡,还弹个三弦、琵琶什么的;能唱戏,还能唱现代流行歌曲。乐器行当也相对健全。就演戏而言,板胡、二胡、笛子、锣、铙、鼓,还有电子琴。人员多是乡间的民间艺人,由某个有威信者做班头,组织演出。这些人中,专业者较少,许多人不懂乐理,多是按照耳音自行品摸,自学而成。一首曲子,只要会吟,就会弹唱吹奏。戏词绝大部分根据大戏上演员演唱而记,或在电视、收音机上跟着某些专业演员学的。至于唱腔声调,则随剧依情,临场发挥,也不讲求什么科学发声,一台戏只要吼美、唱酣就好。无需化妆,一律的清唱,很少有动作程式。简单、朴素、方便,让人容易接近,这就是乡戏的班子。

  陇东多山区,大部分人住在塬畔、川道里,依山挖窑,或平地盖房,都要搞一个比较宽敞的庄院。冬日的阳光下,闲静了的庄院朴实、温馨。门前小打谷场,几个硕圆的麦草垛,靠近门口的树,或杏,或桃,或杨,或榆,树上拴着牛、驴子,树根底一个大粪堆,粪堆上几只鸡在“咯咯”地刨着,靠崖的墙根底喧饱了的猪正睡着晒太阳。庄院之外是小路,又连着另外一个庄院,许多庄院连成一个村庄,有些村庄就在一座山上,山是黄土的山,地是黄土的地。

  乡戏一进村,倏然间就打破了这闲静、沉寂。

  戏班就在这普通院子的某个角落演唱。向着阳面,七八个人围着一堆燃烧殆尽的灰火演唱。观众多是前来跟事助兴的男女宾客。宴席还没有开或等待下一轮,大家都围着小戏班子看戏看热闹。近前的,围着演员,围着角落;后面的踮着脚站在院子,院子站不下,就站在崖背上往下看。乡戏通过高音喇叭或音响高亢地传上来。

  演唱的内容多和红白之事有关。娶媳妇嫁女,多唱喜庆戏,遇人去世,多唱悲剧。受人员、演奏的限制,乡戏多唱折子戏,如《铡美案》中的“三对面”、《周仁回府》里的“夜逃”、“悔路”,还有“打銮驾”、《大报仇》里的“祭灵”等;有时是某戏中一个著名的段子,如《辕门斩子》中的“见太娘”、《下河东》里的“三十六哭”、《葫芦峪》里的“司马拜台”。这些戏多是农村人喜闻乐见、耳熟能详。同看大戏一样,人们往往爱看熟戏,爱看名段、名角。演唱时,一人要担当几个角色,有些拉板胡者唱主角,打板者边打边应和,更兼次要演员。演唱灵活,随意。唱的好了,下面叫一声好;演的一般,静静地听着,甚至随便离开。演员则可根据观众的情绪调整段落,把握气氛。观众离舞台近,演员离观众近,这样的剧场大概是最容易交流的地方。

  乡戏的根只能扎在乡里,乡里,是其生存的最好地方。

  简陋的场地,多在场院。平实的演员,都是些粗里粗气的农人。粗犷的声调,酣畅的嗓音,一声长吼能让头顶的崖土颤栗,粗壮的声音,传出庄院直到对面苍凉的山原梁卯,冬日的树枝仿佛被这巨声震碎了,细细的颤栗着。小路上,饮牛的孩子拿着枝条不紧不慢地走着,敦实的黄牛抬起头望着这苍茫而喧嚣的土地,哞——的一声长嚎,让人顿然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交响,只觉得浑身一股粗豪的硬气直冲头顶……这何尝不是乡戏啊!

 

             20105月27日重抄旧文

 

重抄附记

   大凡艺术,不论高雅还是低俗,其生存环境都是独特的。

  高粱、玉米生长在山地上、原野里,朴素、茁壮、实在;山花开在崖畔、山涧、羊肠小道上,自然、清新。而这些朴实的乡村事物一旦被移到城市的花园里,阳台上,土气、粗壮,与城市整体不协调,自己一身的不自在,恐怕连生命也难以维系了。反之,如果把城市的广告牌、城雕、霓虹灯、花花绿绿的条幅搬到乡间的田野山畔里,则更是俗不可耐,不伦不类;把城里的颇为高雅的君子兰、女儿红、文竹移植到道旁或山地里,活着也许没问题,但大煞风景是自然的。

  乡戏也是这样,只能生存在乡里。它的简陋、朴实、粗放正适于黄土高原的山乡塬卯,它的内容、形式也紧贴着土地,是这块土地上的天籁、地籁、人籁,是天地人三才合一的乡土艺术。它不高雅,甚至粗放、粗俗,但真实,质地,最接近于这块土地上的人心,最接近于这块土地上物事的本真。它的根系在这块土地上,离开了乡土,就失去生存的空间。多年前我曾见过陕西西府那些简陋的戏班进兰州,下西安,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演出,效果远不如乡村,这些粗里粗实的艺人每天几乎连生活都混不住。返回来说,城里庄重高雅的大戏下到农村的田间地头,也许会一样尴尬了。

  乡戏,只能生存在乡里。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