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山 路  

2010-05-06 08:27:18|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刚蒙蒙亮,玲就走在山路上。

  山路连着镇上,镇上通班车,可以把玲拉到山外的县城。但此刻,玲不想县城。玲只想她要离开的那个山村。

  想那山村,玲一步三回头。

  想那山村,玲就走得很慢。

  玲只觉得心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牵着,绕着山路,越牵越长,牵的她很沉重。

  玲的口袋里装着“他”的信。信上说,已经给玲在县城找了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舒适、轻松。玲如果再不听劝,他就要……

  其实,“舒适、轻松”,玲倒不怎么想。

    玲最怕的是他“就要……”,玲再经不住那后面的意义,哪怕一次。

  五年了,至少有十个“他”,因为玲的固执而实施了“后面”的意义。他们都嫌玲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当一个月薪只有40元的民办教师。他们叹惜:一朵鲜花怎么插在贫瘠的山里?于是都试图把“花儿”挪到城里,但每次都失败了。

  玲不是没有动摇过。前年,玲看到隔壁大嫂抱着白胖的小娃,便很眼热。当她亲了那娃的脸后,突然产生了走的念头。可当教室里那几十双汪汪纯净的水溶入她心中时,玲的心平静了下来。去年,玲红着眼睛,拿着含有那种意义的一封信去找老村长,老村长难过地说:“女子,叔耽误了你,你就走吧!”

  玲却犹豫了:“那几十个孩子咋办?”

  “我到沟上头要人去。人一来,就送你走。”

  当老村长满脸灰土地蹲在玲面前一个劲地抽烟时,玲心里一酸,说:“叔,你就别为难了,还是我留下。”

  今年,玲决意要走了。

  临放假,玲没有告诉孩子们,怕那一汪汪清纯的水又溶入她的心。

  昨夜,玲想和老村长道个别,等走出门,又回来了:村里还欠两个月工资,玲怕老村长为难……

  天已大亮,玲还走在山路上。玲的心事很重。

  再过一个山弯,就能看见镇子了,也就再也看不见村子了。玲长叹一口气,不由地回头望去——后面跟着一个人,担着什么,气喘吁吁地。

  是老村长,正挥手叫玲。

  “叔,是你?”玲惊讶地问。

  老村长放下担子,说:“女子,要走咋不言传一声?村上还欠你两个月工资呢!”

  “我……”玲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

  老村长从内衫掏出个塑料袋,层层打开,是一堆钱,五元、一元的,还有分币……“这是两天挨户收的。有的人家没有钱,交了鸡蛋顶,在箱子里。除过两个月工资,还多些,都给你,就算大伙儿的一点心意吧!”

  玲不接,老村长硬是抖抖地塞:“拿上,女子,说啥也不能亏你啊!”

玲眼一热:“叔,我……我……”玲竟一句也说不出来。

玲掏出那封信,撕成碎片,扬手抛出去。纸片像一群白蝴蝶,纷纷扬扬地飘洒在弯弯的山路上……

       

                 201045日抄旧作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