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傻二哥  

2010-06-23 17:31:17|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傻二哥一辈子只会放羊。

自打我记事的时候,傻二哥就给生产队放羊。每天早饭后,生产队还没吹上工号,傻二哥就赶着他的百十号“黑白兵”乐颠颠地进山了。走到西沟口,傻二哥抡起长长的麻绳羊鞭,“啪——啪——啪——”甩出三声炸响,声音随着崖洼洼颤颤地滑进深沟里。走在前头的弯角头羊听到响声,就领着“兵”们顺格溜溜地排开,沟路上立即出现了几十步长黑白混杂的羊阵。这时,男人们一口气刨完最后几口饭,饭碗一撂,直催得婆娘火急急:还不赶快收拾,傻二子羊都进山了!

傻二哥熟悉山里的草场。哪儿草嫩草肥,羊专往哪儿赶,不到中午大热时,羊就吃得挺着肚子,钻到硷根底、树下面歇阴凉。这时,是傻二哥最惬意的时候。羊鞭一撂,坐在硷畔对着群山浪野,憋足气放声吼开了。几声浪吼,头顶便飘过几朵浪浪的白云,傻二哥觉得心里怪受活。于是,傻二哥就开始了每天必修的“功课”——对着山“哼哼”“朗朗”,哼的是听人家娶媳妇学的唢呐曲子。或低声吟哦,或高声喧唱,长歌短曲,亦悲亦乐,音乐章法杂乱,但经他一哼唱,却大联唱似的串在一起。哼唱到起兴时,傻二哥摇头晃脑,手舞之,足蹈之,全身动了起来,神情、节奏、音韵合在一起,全然一个山味十足的原生态音乐浪人。那激扬浪野的韵味儿随风拉的好长,熏得羊们痴痴的,仿佛醉了一般。

傻二哥没念过书,不识字,也不知数儿。每天羊回圈时,就到门口点起了羊名:愣头黑,白秃子,黑扫帚,白羯子,弯弯角……数着羊徐徐进圈,直到最后一个也不少。

每年下来,傻二哥放的羊又肥又壮,繁殖也快,一大群,生出一小群,队里给他记最高的工分。

包产到户之后,生产队的大羊群按人头分到各家,傻二哥没羊放,一度闲下来。傻二哥家弟兄多,各自都成了家。傻二哥父母死得早,也没人给他娶媳妇。分家时,弟兄们都分财产,分牛羊,就是没人要傻二哥。傻二哥就吆着自己的三只羊过活。后来村上有人把羊让傻二哥捎着放,说定了,每只羊一年给十几斤粮。问同意不?行!傻二哥只要放羊,其他不会计较。一家捎开,呼啦啦一下子就揽了一大群,比生产队那会儿羊群还大。吃饭,一家吃几天,按粮折顿。当然这只是人家折算的,傻二哥不会,他只会放羊。

腊月里,我回到阔别十几年的故乡,在一家娶媳妇的婚事上,又见到了傻二哥。

傻二哥老了,但穿的还新暄。听说他现在给邻村一个富裕人家放羊,不求报酬,只求一顿饱饭,直到养老送终。主家时下对他很好。吃饭、穿衣同主人一样,从不轻看薄待。遇到村里有喜事,主家就去放羊,让傻二哥穿得新新的,回来看热闹,走时,还给两个零花钱。

婚事的这两天里,傻二哥乐颠颠地围着唢呐转。唢呐吹,他就跟着“哼哼”“朗朗”,洋洋而得意,忘形之时,不由得全身动起来,常让人想起当年山里那个活脱脱原生态的傻二哥来。

 

 

 

2010年6月23抄旧文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