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小事见真情  

2010-06-08 08:03:32|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归有光在《项脊轩志》中回忆三个亡人时,围绕项脊轩写了三件小事。三件小事,三个生活细节,典型、真切,写出感人的场面,抒发真挚的感情,这是万千概括、直抒性语言所不能代替的。

回忆母亲时,通过老仆人的口中转述这件小事:

某所,而母立于兹,……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母在处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

片言只语,叙述了母亲关爱、顾念儿女的一件往事。动作平常却很典型,“叩门”而问,询问,探问,亲问,种种心理都在其中;一句问话,问寒问暖,是平常的关爱,也是至真至切的关爱。平常的爱,一般人时常忽略,而面对亡母遗事的归有光却就不一般了。难怪,“语未毕,余泣,妪亦泣。”

写祖母时,作者直接回忆。祖母有一天路过项脊轩来看孙儿说:“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也?大类女郎也?”简洁的问话,把老太太对孙儿的慈爱和想念写出来了,“大类女郎也”近似玩笑,贴切得体,很合祖孙语言。老太太接着以手关门且自言自语说:“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看到孙儿发奋读书,欢喜,殷切期待之情露于言表;作者在表达之时却随心随意,放在“自言自语”中,看似平淡随意,无意抒情,情意却盎然了。祖母最后拿着象牙笏板说:“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通过具体的行动和语言进一步明示这种殷切期望。一个“当”字,既有督促,又有肯定。三句话,一段往事,写活了一个人物,抒发了一段真情。活生生的人,真切切的情,尽显在平常而细微的小事中。这便有了后文的“瞻顾遗物,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的感动。

写妻子,作者只用了一句话,巧妙含蓄。

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

语言精练而富有意趣。一句话把妻子回去如何说和现在述说时两个情景典型的烘托出来,场面典型,用语精练,让人听到声音,感受到妹妹们举目询问那种好奇的眼神,还有妻子回来给丈夫转述姊妹们问话的那种喜悦调笑气氛。后来的情节怎么样了呢?作者戛然而止。没有写,只留下一片空白,让人们去想象。一句话,一个细节,传递了多么深沉的情感啊!

细节是生活片段的组成部分。典型的细节就是生活的一个典型片段,具体,生动,真实,它在刻画人物、抒发情感中常常让许多概括性的言语自惭形秽,自叹不如。空洞空泛的概括语言,既就是写满纸张,也不如一个典型的细节含蓄蕴藉,真切感人。运用典型的生活细节来表达真实情感,这几乎是记叙抒情类文章的典型笔法。韩愈的《祭十二郎文》,袁子才的《祭妹文》,林觉民的《与妻书》都是这种笔法,其它许多成功的叙事也无不如此。

文章的成功往往不在大处,而在小节。大处的缺失或成功,一般人都能看到,谋画也都略同,而且有些大节不是谋画、技巧所能做到的,终极的大节与人的学养、境界有关。小节则不然,一般人都能做到。可现实里,却常常被人忽略,文章的成功恰恰就在这里。注重了细节,就是注重了文章的成功,细节写好了,文章就会成功大半。

 

    2010年6月7日 

 

另附  《项脊轩志》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亦遂增胜。积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家有老妪,尝居于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于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于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从板外相为应答。”语未毕,余泣,妪亦泣。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
   
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选自《四部备要》本《震川先生集》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