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陵园里  

2010-07-19 15:15:07|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门四季敞开着,门栏杆上凸起的红五星漆痕斑剥,泛着红色的铁锈。土墙壁上生了一层绒绒的绿苔,墙头干瘪的黄蒿随风摇曳,墙有几处已断残了,塌土就积在根底。

在门口默默地站了一会儿,他进了门。

离休以后,他年年都要从遥远的省城来这个偏僻小镇的陵园。和去年一样,他没有叫车,没有带秘书、警卫,没有惊动地方,独自一人搭班车来,下了车就到镇上的小铺子里买了一大捆纸独自来到陵园。

进了门,两旁是青松夹着的巷道,青松已有小碗口粗,青翠得让人敬穆。巷道的尽头,屹立着丈余高的石碑,碑顶已被风剥蚀出深深的沟痕,细细的白渍是被雨冲洗了的鸟粪。站在碑前,他抚摸着碑身上有些剥残了的字,依稀辨认着,却难以读下去。石砌的碑座和石条的相接处,水泥早已脱落,裂着深深的缝。碑后悄然地堆着几排坟丘,直到三面墙根底的树旁;几头牛悠闲地啃着坟地里才冒尖的草芽,坟与坟的相接处乃至坟脊上,几堆稀软的牛粪还冒着热气。

他简直有些震怒了,不由地手在空中一挥,大喝一声:“这是谁家的牛?给我撵出去!”等手放下来,他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人。给谁说呢?这儿不是办公室,牛也不是他的部下。

牛抬起头疑惑地望了望他,又埋头吃草去了。他不由地有些好笑,对牛弹琴,不看对象,典型的主观主义。他把纸放在碑座上,拎起一根树枝,把牛赶了出去。

回到碑后面,等心静下来,他打开捆扎着的纸,来到前一排坟中间那个最大的坟堆前,那里埋着他的老伙计——连长。

他放下纸,双膝跪齐了,缓缓地摘下帽子,抬头向四周环顾:他的头已全白了,背也有些驼,但尽可能挺直,他曾是指导员,身材瘦些却很高,跪着也仿佛一块立着的碑。

面前坟丘里都是他昔日的战友,他们仿佛齐齐地站着,接受他的检阅,等候他的指示,然而这却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了。

现在,他面对的八、九十座坟茔——那个黑漆漆的夜里攻打县城时倒下的战友;跪着的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唯一幸存者。一个连的人哪,现在只剩他一个人!战争是残酷的,历史是无情的。这块土地,准确地说是用鲜血浸泡过的,田头上那些疯长的野草,那些粗实的树杆,那些绿得渗了油的庄稼,哪一样不是从这渗血的土地上长出来的?如果战友们都活着,或许个个都是山一样的人物,可是就在那一夜,天快亮的时候倒下了。倒下了,就成了这么一堆丘土,一堆险些被垃圾埋没了的丘土,一堆被牛践踏的丘土……

活着的人啊,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默默地低下头,两滴浑浊的老泪从脸上滴到纸上,纸上立即印出两点花边的泪渍。

他再也忍不住了,想大声哭,喉咙却被什么掐住似的,又哭不出声来。

这一辈子,几乎没有什么让他哭过。从死人堆里拉出来的时候,全身受了十七处伤,他哼都没哼一声;那场运动中,老伴逼得跳了楼,他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可一到这里却怎么也忍不住了,老了么?还是缺了什么?他说不清。

他跪着向后挪了半步,掏出火柴点着了纸,升腾的火苗炙烤他的心……

给亡人烧纸,共产党人是不兴这一套的。离休前,他曾和部下一齐把这些视为迷信,可离休后,尤其是这几年,他却这么做了,而且是实实在在地做了。他本可以在清明节和大家一起公祭,但他忍受不了那些空洞的讲话、象征性的礼仪以及对自己那些特殊的关照。没有亲历过那场血与火的人,对鲜血、革命、红旗,对战争究竟能够理解多少?它们是用来装饰门面的几句客套吗?它们是酒席桌上丰盛的美味吗?它们是尖利的口哨和被巨浪淹没了的沙石么?都不是!他也知道,死去的人什么也不知道了,他只觉得烧纸实在些,烧纸时,他的心离他们近些。

一捆纸很快成了灰,他的心也平静下来。他拾起帽子,揉了揉流过泪被火烤得干涩的眼睛,站起身来。随后出门到小铺子里,买了一把锁。回到陵园,他在碑前又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返身出来,拉齐铁门,套上锁,犹豫了一下,还是锁上了。

路上,他想着回去要急办的一件事。虽然,他离休了,但建议权还是有的。

 

 

 

             2010年719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