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武松的尴尬  

2010-08-19 10:26:11|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松最早的尴尬,应从小时候说起。小时候,武松一怒之下打死了人,怕吃官司,百姓人家,又摆不平是非,就一口气跑到少林寺当了和尚,学了起玉环步、鸳鸯腿。当然这些都是民间传说,并不入《水浒》列传。                           

   《水浒传》记载武松的尴尬是从景阳冈喝酒开始的。

在景阳冈“三碗不过岗”酒店,武二郎一口气喝了十八碗酣酒,结罢酒帐买了单,太阳已经黄茫茫。出门才要上岗,被店老板和服务员小二一把拉住。说山上有大虫,必须二十人结伴而行才能安全过冈。武二郎酒兴上头,哪里相信,还窃以为老板有连锁服务,要敛钱财,漫骂着硬是出了门。踉跄着走了一截,看到树上贴着官府文榜。开始,有点儿不相信,揉开眼睛,细细一看,上面还真有“××县人民政府”的红印章,不禁大吃一惊,还真有老虎啊!想回头,大话已说到前头,往前走,这事还是真的。武松遇到了难堪。正在尴尬,一股“三碗不过岗”酒冲上头顶,再加上年轻气盛,又是英雄,梢棒一提,走他娘的!随后,就用生命化解了这尴尬,个人也成了打虎除恶英雄。

景阳冈打虎,一举成名,武松做了阳谷县都头。都头,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长吧,少说也是个正科级,说不准还是副县呢。事业上正值春风得意,恰遇潘金莲的不安分。潘金莲算得一表人才,只可惜被吃不上葡萄的张大户张老板或张总经理惩罚性地卖给了开蒸馍店的武大郎,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按现在行市上的恨话是“漂亮女人该狗好了”。骂归骂,倒霉终是鲜花或漂亮女人,于牛粪和狗未必不是好事,所以武大很满足。从一个困境走到稍稍平安的境地,潘金莲也就认了。只是偏偏就来了个武英雄武公安局长武二郎,惹得潘金莲一下子见不得眼前的牛粪和狗了,白天想的是武英雄,晚上做梦,枕边尽是武二郎。想就想了,梦也就是了,后来发展到用言语挑逗,色眼传情,最后还动起手来,直至武公安局长断然回绝。列位看官,你当是武英雄武公安不爱美人?英雄和公安局长都是人,只是有许多忌讳在里面,想爱你也不敢爱,不能爱啊。面对的嫂子,自己多少是个副县级公安局长,那时候多少还讲点道德伦理,还有本能的男子气英雄气,武公安断然掐断了儿女情思,处理了这尴尬。不愧是武英雄!放到现在,不知有几个公安能过这一关?!

潘金莲伙同奸夫西门庆杀害亲夫案被武二郎查出后,武松斗杀西门庆,又杀了当事人潘金莲。作此之前,并未向上级请示。这属于私自复仇,而不是办案。好在潘金莲、西门庆这类事千古以来不得人心,武公安局长也是阳谷县长的部下,事出有因,被从轻发落:撤销公安局长及党内外一切职务,判处有期徒刑,刺配孟州劳改。路上押到十字坡,武松又遇到了尴尬。

十字坡酒店老板张青曾是武松的铁哥儿们,武松和两个押解人员进店吃酒时,哥儿们不在,却被吧台坐台的老板娘孙二娘下了蒙汗药。多亏武松机灵,不曾上当,这才引出了“黄牛、水牛肉”没弄成,反遭一顿美打。武松打得正火,铁哥儿们张青回来了,一番介绍,打的竟是铁嫂子,这才扶起,赔礼,摆酒,言和,化了这场“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一家人”的尴尬。

武松出了十字坡,下一个尴尬在孟州。

金眼彪施恩的老爹是孟州牢城管营,相当于现在的看守所长吧,科级或副科级,有着打罚犯人的权利。只是武松名气很大,并且施恩一方面处于敬仰,另一方面要用这个武松,执法的时候,父子两一商量,就免去太祖皇帝留下的“一百杀威棒”。随后又是天天的好酒招待。招待得差不多了,就提出“快活林酒店”报仇一事。武松的尴尬来了。去吧,要充当打手,结怨仇家,打毁了酒店,可能还要引来工商、公安的麻烦;不去吧,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软,还是去了。当然《水浒》中写此主要出于英雄嫉恶如仇的本能,其实除此而外,武松肯定做过一番思量的。武松虽然不是大学毕业,也绝非一个鲁莽之人。

武松为施恩报了仇,夺回了酒店,却惹下了施恩老爹的上级张都监。蒋门神是张都监的亲戚,又是股东,武松夺了蒋门神黄金地带的酒店,也断了张都监的公司收入,这还了得!武松更大的人生尴尬又将来临了。

张都监有些权利,主管着纪检部门,也属于台面上人。想派两个正科级侦察员拿了武松,直接复仇,多少慑于纪检部门,公报私仇,又惹了官嫌,干脆就放长线,钓大鱼,不信抓不住你的把柄,这才引出了后面的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有意味的是血溅鸳鸯楼中武松遇到了尴尬中的尴尬——玉兰。玉兰本是张都监使女,张都监为迷惑武松,在一清风明月之夜亲口许与武松,武松推辞不过,随后兄妹相称。玉兰对武松颇有些真心,但执拗不过张都监,给武松箱子里放了“赃物”,促成张都监奸计,害了武松。这时正遇在鸳鸯楼上,武松那个难畅啊,杀吧,还有点情意;不杀吧,心恨难平。尴尬,尴尬之中的尴尬!最后还是牙一咬心一横,一刀两断,人情皆非,硬性解了这场尴尬。关于这一段,野史及电视剧中多有渲染,《水浒》中也略略提及。

武松最后的尴尬是扮头陀,当野游行者。

杀了数十人之后,武松畏罪潜逃。窜到十字坡铁哥儿们张青家躲避,然而这里还是不大安全。门外到处贴着通缉令,明衣公安、便衣警察处处都睁着眼睛,武松出逃一时间很困难。这就需要改变身份,来一次彻底的大化妆。铁嫂子孙二娘拿出一身早先放翻了的头陀衣服让武松穿上,武松为难了。穿上吧,头陀打扮,改变了身份,有些侮辱人格,毕竟是打虎英雄,还当过公安局长;不穿,又难逃通缉追捕。没办法,还是性命要紧,在身份、人格与性命选择中,武松还是顾了命。穿上头陀衣服,戴上发勒,拿了戒刀,从此做了行者,流落江湖,浪迹修行,直到晚年宿居杭州六合寺。

想起当年穿这身行装还真让他难为了一番呢!

 

 

 

                             2010年8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