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老肥叔  

2010-08-31 10:29:51|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肥叔一辈子没结过婚,什么牛力马力都出过,是个苦命人,却生得个乐陶陶——福相。平时看着总在笑,其实没笑;一笑,就是一尊“弥勒佛”。

老肥叔极爱孩子,肚子里有倒不完的古今。小时候,我们晚上总爱跟他到场里看庄稼。月亮从后山爬上来了,老肥叔的古今匣子也打开了。他说《黄河坐金殿》、《杀猪的和狼》、《火龙单》,常说到紧要处,眼睛一眯,不说了,还催我们回去睡觉。我们央求,他干脆两手往后脑勺一背,一尊“卧佛”。我们急了,一拥而上,抓耳、抬腿,掰眼睛,不顶事。老肥叔非但不起来,还起了鼾声。我们没办法,正要走,一个叫“三怪”的突然把手伸进肥叔的裤裆里乱挠,痒得老肥叔乱蹬腿,翻身要起来,我们喊了一声压下去,直到老肥叔说:“猴儿们,快放开,我说,我说……”我们才把他抬起来。

老肥叔最红火的日子是正月。

正月里耍社火,老肥叔是主角,《金山寺》里演法海,《野猪林》里装鲁达,《三打白骨精》里扮老猪,演谁像谁。特别是扮猪八戒,老肥叔头壳一戴,裤腿一挽,扛一把九齿钉耙,肚皮一拍,走起路来,东摇西晃,摆头甩尾,一身猪形,神了!

唱山歌,老肥叔好腔口,年正月晚上,火炕烫热,满窑里围得不透风。老肥叔把旱烟口袋往炕头上一放,盘腿打坐,一把黑不溜球的三弦,还没调弦调腔,满窑里就静得能听见银针落地,等唱起来,人们的心就随着歌飞开了。有人看得真真的:当老肥叔唱“天上的黑云哟追白云,地上的男人哟撵女人”时,拴娃把春女的手都捏红了;当唱到“场畔里的蒿草场心心里的谷,哪哒想你哪哒哭”时,才没了老婆的张拐子低下了头;唱到“前半晌晴天后半晌雨,今生那个今世忘不了你”时,老肥叔眼泪豆豆打得炕席响,声颤,手抖,那神,那韵,那味简直绝了。

老肥叔平生酷爱烟,酒、茶。抽烟,专抽拇指粗,筷子长的旱烟棒子;喝茶,要放罐罐里先熬,直到能掉线。酒,一斤半斤喝不醉,要说醉,就那么一回。肥叔六十五岁生日那一天,村里几个老汉提着酒菜来贺,老肥叔一时高兴,喝多了,黑了竟跑到三寡妇睡过的烂塌窑里的炕上唱“前半晌晴天后半晌雨;今生那个今世忘不了你”,唱得极伤心,我们去抬还抬不回来。那是三寡妇已入土二十年以后的事了。

老肥叔是七十岁那年死的。先是一场大病,后在炕上躺了三天,不得动弹。等到我们知道拉去医院时,老肥叔已剩下一口气,费了好大的劲说了句“把……那个枕头给……给蛮狗”就咽了气。

蛮狗是三寡妇的独生子,三寡妇死时才十六岁,就当了兵,一去二十几年没回来。听说在部队当团长,人家要钱有钱,出入有车,要你那个脏兮兮的黑枕头做啥呀?

有人要扔,却感到沉沉的。撕开布皮竟是一把乱麻,乱麻里卷着个纸筒筒,线绳子七缠八绕扎了个结识。好不容易打开纸筒,人们呼地一下围了上来,呀,“袁大头”,响当当,亮光光,二十三个呢!

老肥叔哪来这些钱?不知道?

为什么要给蛮狗?不知道!

可几年后,当蛮狗坐着小车回来迁他妈坟的时候,这给钱的答案便有了。

人们发现:蛮狗和老肥叔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只是蛮狗比老肥叔瘦了些。

 

 

 

2010年8月31抄旧文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