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安口煤矿一夜  

2010-09-03 09:36:29|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未去过煤矿,几个司机朋友邀请,去华煤集团安口矿陪他们拉煤。

路不远,二百多公里。下午六点出发,高车熟路,翻山上塬,一路西行,晚十一点到安口镇。路灯已经灭了,街上行人稀少,只有那些昼夜不睡的瓷器店、杂货店敞开着,门前亮着几盏昏黄的灯,为这个不大的城镇守夜。

煤矿在离街两公里处的平地上。两公里土路,修的倒宽敞,就是未铺沙石沥青,载重汽车压过,尘土飞扬,时有坑洼颠簸。和安口镇相比,煤矿却是一片灯火。远远望去,高的灯,低灯,平地灯,半空灯,汇成了一片灯的海洋。坐在车上,远远就能听见机器的轰鸣,声音很沉,像是从地心传来,又遥远的传去。

进入矿区,车要经过几道门亭,验证,安检,空车过磅,查看得很严。进入生产区,灯火更加清晰,高灯在生产的建筑架上,低的在架下的过道或平房里。机器声音迎面而来,安口煤矿一夜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是从一个高大的建筑里传出来的。朋友说,这是选煤厂,正在生产。煤场车来车往。停车场排着几行长长的车队,多是三四十吨的大吨位,宝鸡、西安、咸阳、平凉、庆阳,还有固原,都是陕甘宁交邻地区的。靠前的车在缓缓移动,靠后的司机在车上打盹。矿区的值班人员打着手电来回穿梭,见人都是忙人快语,说话嗓门特高,还不时的打手势比划着。

停了车,司机排队,我和几位朋友转煤矿,看生产。

进入生产区,也进入了一个煤的世界。门房里围坐着一堆人,一个大火炉通红的燃烧着。炉子烟囱足有小碗口粗,明亮的灯下,烟的影子重重地印在地上。立秋不久,未到中秋,就烧起炉子,多少让人有些诧异。朋友说,煤多吧。就不热么?一个知情的工人说,采煤用水,矿上潮气大,晚上森气阴冷,生火打一打潮气。往进走,一股湿漉漉的煤土味儿,空气里氤氲着浓厚的煤味儿。脚下是小煤屑铺成的路,夜气虽已潮湿,细小的煤灰一踏还是扑扑的。路旁一条硕长的黑岭,朋友说,这是新采的煤。有多长?大概有一里路吧。有多高?晚上黑,不易看见,借着远处的灯影比照,不低于四层楼。路的另一旁是一口矿井,正在采煤。天上是煤(煤粉煤灰),地上堆满了煤,地下还是煤,这里的煤究竟有多少?没有人知道。矿井全封闭,从地面掘地而斜斜地下去,井口直接一个五层高的建筑。建筑里灯火通明,几台硕大的红绿机器或靠墙角,或放在中间,几个穿蓝粗布工服的工人正忙碌着,操弄机器,查看仪表。头顶一条巨大的传送带往上输煤。工人们都头戴安全帽,女工们的头发从帽后檐穿孔漏出。室内同样充满着煤灰煤气,工人的蓝工服上铺了一层。机器轰鸣的有些震耳,外人猛个咋来,有点不适应。工人们早已习惯了这些,说话同样大嗓门,夹杂着手势,钻过机器轰鸣的缝隙,有时还能听得那么一两句。工人们的脸上也浮着一层煤灰,见外人来,笑笑地看着,牙齿格外地白。当你再看他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憨憨地转过头去。

绕过轰鸣的机器是井口。一条宽敞的洞斜斜地插下去,洞内灯光一路明亮,直到幽深处浑黄起来,一条细长的传送带载着湿漉漉的煤,从幽深的井底徐徐而上,一个头戴安全帽满面黝黑的老工人拿着钢钎守视着。见我们好奇,就露着白牙笑笑地介绍情况:这是安口二矿,有三口井,这是其一。二矿有八百多人,工种齐全,轮班作业。这井有多深?七百七十米。井下是人在挖煤吗?老工人摇头笑了,全是机器,现代化,人工咋能供得上它呀。说着指着传送带。平均每小时采煤二百四十吨,昼夜不停,一年三个矿就是一千五百万吨。

煤随着传送带不断上传,我们告别了老工人,顺着斜长的台阶走上去。大约五十米处,上到四层楼,是一座工作平台。一台硕大的机器,下面带着个漏斗,煤从这里送入选煤车间。一个女工拿着小钢铲拨弄着。女工同下面所见的一样穿戴,不同的是她戴着耳环——这是一个爱美的女人。也许是一个人工作,多少有点寂寞,这里的人都喜欢外面的人来看,哪怕是找人,聊天。见人也是笑笑地。每天工作几小时?八小时,上小夜,两点下。工作劳累吗?累倒一般,只是太脏,你看这手。她展开满是煤灰的白手套说,这脸还不定成个啥样子呢!说着对着墙上的镜子照起来,照着不由得笑起来,镜子里一个一口整齐白牙的姑娘在笑。隔房过去,再往下走是选煤车间,我们要往前走,姑娘很客气地拦住了。选煤车间一般非生产人员不得出入,这是纪律。我们怀着歉意告别,姑娘笑意迎送。走在楼下的台阶上,几位朋友评议者要给这个姑娘打分。一个说,长相不错,至少九分。一个说,十分,人还爱美。一个说,我看十一分,长相好,爱美,有气质,更重要的是忠于职守,心地好。——我相信我这些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司机朋友,他们语言简单,方式不免粗糙,但用这种简单的粗糙评议一个人,结果是准确无疑的。

矿上粗略走一圈,已是午夜两点。回到装车场,同伴已装好煤,就一同上车开出煤矿。一上车,有几个跳上车后的卧铺躺了下来,我却隔窗望着远去的灯火,听着远去的轰鸣,没有一点睡意。

夜三点,车驶上高速,车一路飞速,同伴已起了鼾声,我却更加清醒。脑海里不断地闪现着那明亮的灯火,轰鸣的机器,露着白牙的微笑和那朴实无华的劳动。

那就是矿山,那就是煤矿工人,他们正用劳动创造着一个光明温暖的世界!

 

 

 

           2010年9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