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丁少琴  

2010-10-24 12:39:01|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少琴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我的影集里存着两张特殊的照片。

一张是那种一寸长条型全身照,一个剪发圆脸细高个姑娘,笑笑地站在大楼前。

一张是二寸半身照,一个扎着短刷,穿黑白条形毛衣的圆脸姑娘,一双黝黑的眼睛望着我。

两张黑白照,一张是丁少琴,另一张还是。

十几年前的一个春天。

油菜花黄,麦田盈绿的季节里,我和同班十几个男女同学一起到环庆三中师范实习。环庆三中在一座小镇上,那是一个青山绿水充满诗意的小镇。中学不大,是环庆石油机械厂子弟中学,条件设施是全市一流的。石油子弟,聪明活泼,我们实习很顺利,也过得很愉快。当然,这些似乎和丁少琴没有什么关系。

和丁少琴的联系,在我们没有课的下午或周末的空闲里。

丁少琴就在我们隔壁的石油机械厂实习,她是离我们五里地的环庆石油学校四年级学生,学仪表校核测试专业。每天上午在机械厂跟着检验员们核查仪表,忙乎大半天,下午下班才休息。这样,我们就有了几近于相同的时间。然而,这些还不足以成为联系我们的理由。

联系我们的主要理由是我们实习中的同学。

我们有两位女同学和丁少琴一个县,其中一个是同班同学。丁少琴每天下午或周末来我们宿舍里玩。这样,我们和丁少琴认识了。

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已经忘记,只记得圆脸,短发,米黄衬衫,绿蓝裤子,修长身材,就是第一张照片上的那个丁少琴,但比照片上要丰满些。普通话,语音纯正,发音靠近舌根,吐字出语很干练,见人总是笑笑的。

学校下午五点半放学,晚上不上自习,吃过饭,我们闲暇了,正准备由带队的王老头领着我们去散步,这时,丁少琴不迟不早,恰到好处地来到我们中间。时间把握得妙极了,好像早在外面看着走进来似的。和同学打毕招呼,向我们微微一笑,丁少琴就加入了我们的散步。

十几个二十出头的男女,由笑呵呵的王老头领着,在斜斜的夕阳里,走在遍地黄花的油菜地畔,走在盈绿光彩的麦地畔,走在能看到水底沙石的泾河边。

我们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

我们的话语也被风吹得老长老长;

我们的青春绽放在欢笑里,绽放在诗意的心田里。

一路上,说笑是自然的,学生说,老师说,不仅说,还做呢。

丁少琴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王老头领着一帮弟子走在一道水渠的沿畔,见景抒情,说起孔子领“童子五六人,冠者六七人,风乎沂,浴乎舞雩,咏而归”,王老头背着手慢条斯理地踱起方步来,那神情、动作,活脱脱老戏上的一个斯文先生,引得我们一阵大笑。笑声中那“格格格”带有清脆的准是丁少琴。

星期六下午放学,我们开始休假,那时还没有双休日。下午吃过饭,我们先从洗衣服做起,再搞一番自身清洁——洗澡。洗澡,到丁少琴实习的机械厂澡堂,那里设施好,水热,价格也便宜。信息是丁少琴提供的,她对这儿很熟的。跳下澡堂,一阵痛快淋漓地大洗,等我们回到宿舍时,丁少琴和我们几个女同学早已洗回来了,坐在床上等我们打扑克。丁少琴穿一件粉红色连衣裙,领子大开着,露出细长的脖颈,头上湿漉漉的,不知打了什么香水,一股带着肌肤的清香,很有味道的。我们几个男同学背地里把这叫做“女人味儿”。

一回来,我们就围着几个“女人味儿”打扑克。打扑克叫对家,自然是男女结对搭配,女士优先,由女的选择,女士中,又是客人优先,说到最后,最优先的自然非丁少琴莫属了。丁少琴选对家了,我们几个头发蓬松的男同学都挤眉弄眼地看着,都希望选上自己,我坐在床上不动弹。丁少琴的眼睛先是在几位脸上游移,可是游来游去,最终还是落到一动不动的我身上,然后,呼着名字叫我。这情景有点王羲之“东床驸马”的味道,惹得那帮没招上的小子都叫我“东床”,私下还让我买大雪糕请了几次客呢。

和丁少琴对家,我们超级默契。丁少琴牌技不错,打牌敢打敢出,再加上时间一长,两人出牌的路子牌性很熟。一个眼神,一个手势甚至一声出气,都融入牌技中,我们两一直赢,虽然不赌什么。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不仅被大家公认,也被我们默认。每次打扑克,我们两就对家,一搭档,准大赢。

整整两个月里,我们的业余都是在散步和玩牌中度过的。散步和玩牌都是集体活动,和丁少琴的接触也都在集体中。

听说我们快走了。这个晚上,丁少琴照例来看我们。

依然那件粉红色连衣裙,来和几个女同学说了一会儿话,就提出要打扑克。几个女同学撮合着,我们搭起了摊子。我和丁少琴依旧对家。可这次丁少琴出牌常出错,还常走神,玩了几把,我们输了。其他几个似乎也找不到以前打牌的感觉,再加上明天要告别这个实习两个月的小镇,我们的心绪都有点低落。我们就停下来。

停下了,丁少琴说晚上要回去,明天上班,我们走可能送不上了,就向我们要照片。那时,彩照很少,时兴黑白照片,我们实习来时就照了许多。就在各自的影集里挑了几张,写上名字,给了丁少琴。随后,几位男同学嚷着问丁少琴要照片,丁少琴歉意地一笑说,没带来,等以后吧。几个男同学高兴地说,以后一定要给啊。还有一个盯着我打趣,要都给,可不要给了谁一个。说完我们一阵大笑,丁少琴也“格格”地笑了。

拿着照片,丁少琴回机械厂实习的宿舍,我们照例送到楼梯口。下楼梯时,丁少琴挥着小手和我们告别,我只觉得她的眼睛格外明亮。她的同乡又把丁少琴送到大门口。这是我和丁少琴的最后一面。

送走丁少琴,我们回到宿舍整理东西,准备明天起程。整理完,几位同学都匆忙上了床,我最后一个上床。拉了灯,我睡意全无,心里常闪起一个熟悉的身影,再就是刚才那双明亮的眼睛,随后心里空落落的。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我实习完毕回到学校。

回到学校,紧接着复习考试,面临毕业分配,一系列的烦人事。一周以后,那熟悉的身影和明亮的眼睛便被这些庸常的事情淡化了。

周末的一个晚自习,那天晚上送丁少琴的那位女同学约我在操场见面。我如约来到操场东侧第三棵柳树下,她郑重的交给我一个纸包。

这是什么?

打开就知道了。

照片,丁少琴的?

她让我转交给你的。

什么时候?

那天晚上呀。

那天晚上?那你咋才……

那天晚上她给我,让我回到学校再给你,并让我保密。男同学里,只给你。怎么样?该请我了吧?

……  ……

这就是这两张照片,也是我和丁少琴的全部故事。照片至今还夹在我的影集里,故事淡淡的飘在我的脑海里。

十八年了,丁少琴,你还好吗?

 


丁少琴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2010年10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