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王三宝  

2010-10-25 11:42:44|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三宝是小镇屈指可数的名人。

王三宝是个绰号,真名叫什么?不知道。王三宝,王三宝,小镇人都这么个叫。

小镇上的童谣说:王三宝,有三宝;光头羊肉醉不倒。

光头,羊肉,醉不倒,应该分开来念。究竟为什么能成为王家三宝?这还得从头说起。

王三宝长得五短身材,小鼻子,小眼睛,最靓丽的是蹲在脖子上的电光头,一根头发都没有,精光光的,照得小镇人心里亮堂堂。王三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小镇人都喜欢拿这颗光头开刷。

——黑了不用电,省钱;

——照得满街亮,街灯啊;

——满街就那么一颗头,丢了好寻;

——不长头发,省得理发,也不用买梳子……

男女老少都这样说,王三宝不恼不躁,只是品着个半尺长的旱烟锅,笑眯眯地咂摸着他的烟。有人就趁不备拍摸那颗光头,王三宝不哼不哈,依旧吸溜着烟锅,眼睛更笑眯了,似乎在享受什么。

享受什么?王三宝心里清楚。

王三宝的光头还真有些来历的。

王三宝家现住在镇西,先前却住在镇中心的一处土庄子。一天晚上,王三宝往镇西搬家,在老庄院子拔了一个桩子,带出几个麻钱,王三宝如获至宝,在原地又下挖三尺,竟然挖出一窖麻钱。

原来,王三宝住的曾是本镇大财主“郭半川”的地方。郭半川解放前,不仅是本镇大财主,就是在本县本省也有名着呢,西安、银川都有铺子。王三宝这回挖出来的就是郭半川的一个钱窖。

正值夜晚,月黑风高,王三宝和老婆(那时王三宝还年轻,叫媳妇),就用一担大筐往镇西的新家里担,一口气担了十八担。后来,事情发作,王三宝以私藏金银获罪,被社队两级押着游斗。白天游街,晚上放回。

那时候,人们阶级观念强,斗争热情特高,王三宝私藏金银,简直就是一个阶级敌人。对敌人,就要狠狠揪斗,尤其是有钱的敌人。于是,就有人抡拳头,有人揪头发。最初一根一根揪,后来十几根、一小撮地揪了起来,根子上还带着血。后来,王三宝心生一计:晚上回家干脆叫媳妇刮了个光头。一毛不存,我看你再揪?第二天人们真的就没有什么可抓了。

晚上回来,王三宝说,嘿嘿,我叫你狗日的再整!

等那一股子风过去,王三宝的头一直“平安无事的干活”。可是等运动平息,王三宝头上却真的寸草不生了。

媳妇说,这可咋办呀?

王三宝说,好办,下一次揪斗就没把了,一辈子都安全。

王三宝说着,乐呵呵地拍拍那颗亮光的头。

王三宝第二宝是羊肉。

包产到户,王三宝分了十亩地。十亩地,费不了多大劲儿,一年大部分闲着,王三宝就和老婆在镇西开了个羊肉馆,地交给儿子和媳妇经管。

王三宝是小镇第一个开羊肉馆子的。这还不说,王三宝的羊肉是祖传。王三宝他爹王麻杆早年曾在西安杨老七羊肉馆洗过两年碗,端过三年盘子,掌过五年勺子。老七羊肉,在西安赫赫有名。王麻杆从杨老七馆子里出来,按照现在说法,是名牌重点大学,在那里得了几手绝活儿的。王麻杆咽气时,就传给了王三宝。所以,馆子一开起来,就火了。一镇人都来品尝,后来离小镇五十公里的县城人也来了。吃完都说,正宗!

其实,王三宝的羊肉看起来和一般的卖家并无二致,汤煎、油汪、辣子红,可味儿就是不一样。县城有一家羊肉馆主不服,就在小镇王三宝的对面投资,装修花了好几万元,开了一家崭新的馆子,想和王三宝一比高低。开始还有点生意,可没过几天,门前冷落,人们还是涌到王三宝那儿去了。小镇人只认王三宝和他的羊肉味道。

那可是正宗祖传啊。小镇人都这么个说。

后来曾有许多馆子花巨资和他合办,或者干脆就拜师学艺,王三宝什么也没答应,只是笑眯眯地吸溜着他的旱烟锅。

王三宝,第三宝是醉不倒。

王三宝好喝两口,平常一斤、二斤的量。小镇人常见王三宝喝酒,谁也没见他醉过。

有人说,王三宝喝酒,一斤二斤不醉,醉了,三斤四斤不倒。这一点,有些新疆胡杨气质。

每天早上,王三宝起来的第一功课是一杯酒,杯子是喝开水的那种,一次倒半斤。

王三宝喝酒和一般人有点不一样。一杯酒倒下,先端起杯子闻,闻着闻着,猛吸一口,好像把所有的酒气都吸下了似的。接着端起来,光头一仰一口气整下多半杯,长出一口气,剩下的三分之一却不紧不慢地咂摸起来,喝一口,嘴里咂摸一下,直到咂完,然后慢慢放下杯子,开始了自己一天的活动。

这说的是早上。平日,逢人过事、朋友聚会,也正是王三宝喝酒唱主角的时候。这在小镇人所共知,这里不再细提。

这里说一点王三宝打麻将的一些与众不同。

王三宝打麻将,除去离不得的旱烟锅,再就是怀里揣着的酒瓶子。一般人打牌抽烟,王三宝抽酒。每当牌停口的时候,王三宝光着脑袋,不紧不慢地呷着酒,然后嘴一抹,揭起了牌。揭起的若不是,王三宝重重地把牌打在案桌上;若是,则轻轻地放在眼前,然后小小地呷一口酒,人说,快打,快打呀!王三宝却并不着急,咂摸一下嘴把牌轻轻推到——自摸。和王三宝打牌的人都熟知,王三宝喝第一口酒意味着什么,等到和第二口,就干脆把牌推了进去,咳声叹气,如同开追悼会。王三宝却还是那样不紧不慢地推到牌,光着头笑眯眯地咂摸着嘴。

王三宝就这么个人。

 

           2010年10月25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