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曹文宝  

2010-10-26 11:29:05|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文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曹文宝生得有些仙风道骨。

面目清矍,眼睛深邃而明亮,三缕细尖的黑胡须飘洒颔下。曹文宝家住小镇西关,和王三宝同住一村,说起来拐弯抹角,可能还是转折亲戚。

年轻的时候,曹文宝拜本地大阴阳俄灯殿学阴阳五行,是俄阴阳的关门弟子。学成后,给人看日子,看地穴,看庄基,有时还捎带着给人画符看病。当然是偷偷的,那正是“破四旧”的时候。不过小镇人可不管什么“四舅、五舅”,白天运动轰轰烈烈,“破他的个四舅”,晚上该咋整就咋整。这不,就在“破四旧”声讨大会的当天的半夜里,小镇的书记就亲自来访曹文宝,请他给老婆看病。据说曹文宝推辞了一番,提着个红布口袋就去了,捣鼓了半个时辰,第二天,书记老婆病还真减轻了。所以,曹文宝年轻的时候就在小镇吃香喝辣,鸡腿、羊腿甚至牛腿经常是大大的。

包产到户后,曹文宝儿子成家,女儿出嫁,只剩下家中胖的有些滚圆的老婆。五亩地,没啥种的,胖老婆就在街上饭馆刷盘子、洗碗,混个零花钱,再就是担泔水喂了几个大肥猪。人吃苦,也能干,年年能弄好几千块,足够曹文宝打麻将、喝酒应酬朋友了。胖老婆是曹文宝家中一宝。每逢人多,曹文宝就捋着颔下三缕胡须悠悠地说,别看丑妻薄地,那是人间的福气;我的老婆丑,能活九十九。当然这里强调曹文宝老婆能干,并不是说曹文宝就没能耐。曹文宝也是小镇上响当当的人物。

曹文宝年轻的时候上过识字补习班,后天聪明好学,写得一手柳体字。小镇人家有个红白礼事,写对联,写礼薄,主持仪式,曹文宝一人全包了。若遇白事,还兼看地穴,定时辰,写祭文,诵经文,笔墨应酬统统包揽,是小镇上离不开的民间文化人。

曹文宝,年轻的时候还学过戏,扮过杨三喜、花仁义、赵飞、娄阿鼠、张驴儿这些丑角儿。后来帝王将相牛鬼蛇神被赶下舞台,兴演样板戏,曹文宝就演《沙家浜》胡传魁的参谋长刁德一、《红灯记》里叛徒王连举、《红色娘子军》里南霸天的狗腿子老四,《智取威虎山》里的栾平,演的都是些丑角或反面角色。这让曹文宝一生遗憾。有一次,差一点演上了《梁秋雁》中的春生。生产队长推荐了他,可导演一看却摇了头:长得太瘦,哪像个翻身农民的形象!为此,到六十岁的时候,曹文宝还一直念叨,咱一辈子没演过好人,可咱是个好人。

事实上,曹文宝是个真好人。

在小镇,人们掂量好人的标准不仅仅是做好事,不欺人,还有更重要的一条看你“够不够人”。“够人”是小镇独有的话语,意思是够一个人,讲义气,诚信,重感情,曹文宝按小镇的行话来说——够人。

红白礼事前面已经说了。事毕主家谢忱,一瓶酒或一条烟,足够了,给钱,曹文宝眼睛一睁,闪出一道亮光,三缕胡须翘着跟你急。镇上有个家长里短,都喜欢请曹文宝评说。曹文宝能说会道,执事又公直,多难多大的事都被他三言两语摆得烟消云散,风平浪静。

曹文宝喜打两把牌,输赢都相当痛快。对方输了,没钱,走人对了,曹文宝决不为难。自己输了,一百二百往出掏,掏没了,借钱都要开清。讲究借钱不过夜,小镇人都乐意借给他,也爱和他打交道。

曹文宝平日里是小镇的忙人,最忙最火的是正月。

曹文宝演过戏,正月里就演社火,曹文宝是社火头,陕北人叫“伞头”,就是走在社火队前面打伞的领头人。

正月里,曹文宝举着个红伞,带着他的社火,三缕胡子乐颠颠地给镇上机关单位、门面店铺、农舍家院拜年道吉祥。正月初五开始,直到二十,整整半个月,小镇上天天都有曹文宝的戏。

正月里格正月正,正月十五挂红灯。

十五是小镇最喜气最热闹的一天。全镇人最大的喜欢就是看曹文宝的社火给各单位送喜拜年。

曹文宝一身青黑色的灯笼衣服,白毛巾扎头,红腰带缠腰,飘出两绺长长的带子甩打在腿上,打着张开的红伞,早早的站在镇政府的院子里,在激荡人心的鼓声里活动开了。正午,人来得差不多了,曹文宝的社火正式开耍。三声炸炮,只打得蓝天颤悠悠,一阵锤心的鼓点之后,曹文宝领着社火踏开了步子,狮子也摇头拜尾慢舞起来。曹文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鼓点把看台上领导催齐了,周围人把眼光全部焦距在红伞上的时候,曹文宝领着狮子走上前去猛烈的开耍了,耍一阵,正在热闹,鼓声猛地停下来,狮子也站下来,所有的人都一怔,还不等反应过来,曹文宝就大声说开了——

狮子进了政府门,

社火队齐声应和:政府门!

摇头摆尾要起身;

下面同声吆喝:要起身!

龙腾狮舞闹太平,人民政府为人民。

下面齐声喝彩:嗨!嗨!为人民!为人民!!

接着,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鼓三声,锣三响,王三宝红伞嘟格噜噜一转,领着众人齐声“嗨——”,社火队掉头起身了。

走出街道,曹文宝打着红伞扭着步子抖着三缕胡须走在前面,后面扭动的是他的社火队。走在前面的曹文宝步子轻盈,姿势多变,踏着鼓点,时时扎出一个式子,弄一个亮相,还是人们眼睛里最亮丽的人物。走到每一个单位或店铺门口,都要先说一番喜词,然后狮子社火起舞。

曹文宝说辞的最大特点是根据环境、人物即兴现编,这可是个大本事,大能耐。

走到一处服装店门口,通,通,通通通,鼓三通,锣三响,曹文宝说——

社火来到服装店,两个姑娘里头站;

各样衣服都摆满,花色鲜艳品种全。

走到皮鞋店时,曹文宝说——

皮鞋站满皮鞋店,窗子明亮等你看;

挑上一双试一试,物又美来价又廉。

走到王三宝羊肉馆门口,曹文宝手中红伞嘟噜噜一转说——

王三宝的羊肉实在香,熟油辣子汤正汪;

神仙吃了都称赞,陕甘宁里第一庄。

曹文宝说辞的另一个特点是编词大胆,敢于讽刺,经常让有些单位领导挂不住面子。

小镇医院长期不景气,看病找不到大夫,药价高,不治病,群众反响大,曹文宝领着社火说——

狮子进了医院门,医院放假没有人;

出来一个张二眯,光开药来不看病。

“二眯”在本地方言中是“半桶水,不内行”。医院里有个大夫外号叫“张二眯”,曹文宝说的时候,张二眯就笑笑地站在院子里。

曹文宝说完,通,通,通通通,鼓三声,锣三响,狮子转头起身了,张二眯拍拍脑袋也转了回去。

来到小镇粮库,狮子站定,嗨,嗨,嗨,众人三声喝彩,曹文宝说——

狮子来到粮库院,院里蒿草冒了箭;

职工闲的没事干,钻到房里垒城砖。

“垒城砖”就是打麻将。粮库连年亏损,院落荒芜,主任职工没事干,整天打麻将,曹文宝借助正月十五人多,即兴讽刺。

来到一个厂长贪污、企业大亏的粉条厂,曹文宝说——

狮子来到粉条厂,寻人不见孟厂长;

门前拴个大黑狗,见了狮子汪汪汪。

狮子一舞,黑狗正咬呢,曹文宝领着社火掉头而去。

新年贺喜,曹文宝这样做,自然会得罪一些人的,可他从不顾及这些。每有好心人提醒,曹文宝说,我眼看都七十了,还怕活不到六十!说罢,曹文宝抬头挺胸,亮着眼睛,捋着三缕胡须远远地望去。

曹文宝就这么个人。

 

                    20101026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