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曹欢喜  

2010-10-27 09:37:27|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欢喜人老几十辈子都是农民,可到曹欢喜这一辈子,偏偏就成了工人,这让曹欢喜欢喜了一辈子。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正值国家建设火急的时候,上面来小镇收工人,曹欢喜正是十八九岁的毛头小伙子,长得人高马大,出身又是贫农,领工的一眼就相中了。这一相中,曹欢喜就成了一名吃公家饭的地铁工人,地点在北京。曹欢喜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在北京,在天安门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当工人,那是多风光多体派的事啊!

曹欢喜成了公家人后,高扬着头对投来羡慕的镇上人说。

曹欢喜到北京当地铁工人,究竟当得如何,小镇人无法确知。

据曹欢喜说就是带大盖帽,穿四个兜的制服,提着信号灯看火车;还去过东北长白山拉过松木。提到长白山的松木,曹欢喜就有些情不自禁了。

曹欢喜说,那狗日的,高的能日天,直的象箭杆,粗得截下来能当碾盘,多的真是没边边!

腔调是半土不土的陇东话夹一点不陇不京的醋溜洋味儿,山里人听得眼睛直放光:瞧人家,那才是见过大世面的!

当工人时,曹欢喜劳动积极,还入了党。听说后来还要提干,曹欢喜只念过几天扫盲突击班,会写自己和毛主席的名字,所以就没有考虑。

曹欢喜风光时期在文革后期,不在北京,而在他的家乡小县。

文革后期,上面来了指示,工宣队进村进镇进学校进医院进食堂,曹欢喜怀里揣着一纸调令从北京回到了本县。曹欢喜调回来的原因很简单:妻子是农民,在小镇附近的农村,给曹欢喜生儿育女,一年却见不上几回曹欢喜,曹欢喜就申请调回。

可县上的头儿们偏在“北京调回来的工人”上做文章:特别时期,北京调回地铁工人,曹欢喜该不是上级要培养的对象吧?要么就是代表上级甚至中央来督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进展状况?

头儿们一商量,还真有点像,正好县里缺一名工宣队长,就任命了老曹,还挂名县委常委。管后勤的主任给曹欢喜在县委大院安排了一间房子,曹欢喜平日里可以参加常委会议,抽会上带把的好烟,嗑瓜子,品茶水,间或还可以坐那辆唯一的大屁股吉普车。

工宣队长,管着县上从各工厂抽来的几个和曹欢喜一样五大三粗的工人,都是由曹欢喜代表县上进厂亲自挑选的。百分之九十九的文盲,个个却都是劳动的好手。平日里没什么工作,成员都在各自的厂里。晚上,上面来了最高指示,曹欢喜立即把几个成员召集起来,在自己的小房子里嘀咕一阵,然后就让几个成员连夜敲锣打鼓到街上喊:最高指示不过夜,人民群众都热爱,爱说爱唱爱学习,革命形势好起来。第二天,再到机关单位学校医院走一通就算完了。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一年,上面来了指示,要求工宣队开展实质性的工作。啥叫实质性?就是要工宣队深入课堂、手术台、车间,进一步宣传巩固文化大革命新成果,具体来说就是:走出去,请进来,工人阶级上讲台。

曹欢喜就和他的成员们上讲台。

医院的讲台,曹欢喜不会上,老曹只认得白片片是止疼片,黄片片是四环素,绿片片……老曹不知道。

到食堂讲烹调,老曹只会炒洋芋片,其它菜老曹会吃,叫不上名字。

曹欢喜就只好进学校,虽然是真正的讲台,可都是些学生娃,毕竟好哄些。谁知一上讲台才知道,工人阶级上讲台,讲不出什么,但硬着头皮还要讲的。老曹就讲几句新背诵的最高指示,背完了就领着学生喊一通“要斗私批修”“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喊完了,没啥说,曹欢喜就说北京,讲地铁、长白山、松树。提到松树,曹欢喜喉咙一发热,就有些收不住。

曹欢喜说:那狗日的,高的能日天,直的象箭杆,粗得截下来能当碾盘,多的真是没边边!

曹欢喜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曹欢喜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学生们一阵哄笑,曹欢喜笑着下了讲台。

下了讲台,老曹不立即走开,还要和陪同听课的校长、老师们一一握手。这个规矩是老曹最近新学的。两天前,曹欢喜陪着书记看县文工队表演,演毕,书记和男女演员握手,老曹看下了。

走出去,请进来,工人阶级上讲台。这样的运动时间不长,曹欢喜也没上几回讲台。一天,曹欢喜正在院子踱步,县委办公室一位干事通知曹欢喜搬出县委大院。

曹欢喜说,搬出去,工宣队在那里办公呢?

没等老曹问完,干事品着烟就转过身去,背后留下一个大大的烟圈,套在曹欢喜的头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曹欢喜纳闷:自己做错了什么?谁在领导跟前告了黑状?难道是革命形势发生了变化?

这些都没有,也可能有。

曹欢喜想去问到文工队陪着看戏的书记,这个想法在脑子里一闪,就被他掐死了。人家既然能叫干事通知,那肯定是领导的注意;看那干事的气象,寻领导还会有个什么好结果?

曹欢喜回去收拾房子东西去了。

第二天,曹欢喜接到一纸通知,免去工宣队长及挂名常委,调他到小镇粮库当工人。接到通知的当天,曹欢喜啥都没说,就到小镇粮库报了到。曹欢喜又成了一名粮食工人。

当粮食工人直到后来,曹欢喜还算顺当。

十年文革结束,纠正冤假错案,纠“三种人”,曹欢喜虽然当过工宣队长,但没有酿成大错,叫上去谈了几次话就放回来了。

曹欢喜工作依然积极、勤勉,评优选模,老曹年年榜上有名。平日里,言语少了,人夸奖老曹,只是嘿嘿一笑,和他开玩笑,还是嘿嘿一笑。

不过也绝非不说话。遇到三两小酒下肚,曹欢喜红着脖子拖着洋腔给镇上人说北京,说地铁,说长白山,说松树以及松树后面的顺口溜。

 

2010年10月27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