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简洁实用的创作谈  

2011-01-11 10:37:47|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先生有一篇广为人知且被人常引用的谈创作短文,那就是《答北斗杂志社问——创作要怎样才会好》,文章不长,全文如下。

 

编辑先生:

来信的问题,是要请美国作家和中国上海教授们做的,简洁实用的创作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他们满肚子“小说法程”和小说作法。我虽然做过二十来篇小说,但一向没有“宿见”,正如我虽然会说中国话,却不会写“中国语法入门”一样。不过,高情难却,所以只得将自己所经验的琐事写一点在下面——

一、留心各样的事情,多看看,不看到一点就写。

二、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

三、模特儿不用一个一定的人,看得多了凑合起来的。

四、写完后至少看两遍,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

五、看外国短篇小说,几乎全是东欧及北欧作品,也看日本作品。

六、不生造除自己以外,谁也不懂的形容词类。

七、不相信“小说做法”之类的话。

……

现在所能说的,如此而已。此复,即请编安。

十二月二十七日。

 

题目已经相当明确——谈作文,说创作。

鲁迅先生一生著作数百万字,专谈作文的不多,即便谈,也很少板起面孔,也绝非铺开稿纸洋洋洒洒难以收笔,而是简洁、实用。还是他那种斩钉截铁式的快利,有骨有节的风格,读来也不拒人,好接受,学着也受用。

简洁实用的创作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说背景,还是就文说文罢。

这里的“美国作家”指美国人ISBN写的《小说法程》。这一类书不仅当年流行,现在市场上也很多的。“中国上海教授”大概指梁实秋先生和陈西莹先生,道不同,不相与谋,先生与梁先生等人还是结了“宿见”的。“二十来篇小说”指先生的《呐喊》《彷徨》。先生所谈全系“自己所经验的琐事”,没有盛气凌人的权威气,没有学院派的引经据典,这自然让人容易接受的。

“留心各样的事情,多看看……”,说的是创作素材的来源问题,即向生活讨原料,要素材,而且要认真地讨要,这就是“留心”“各样的事情,多看看”,观察认识要要繁杂多样,越杂越好,越丰厚越好,这一点说到了创作的根本问题——观察生活、认识生活、表现生活,一切都必须面向生活,说得具体、朴实,不玄虚,不吓人,是切实的见地。

“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中肯之言。写不出,原因多种多样,譬之若做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米而不会下锅——不会做,或有米,有巧妇,却无其它做饭必备之用具,这也是不行的。要想做,需具备各种条件。万万不可硬作。这话对小说适用,对其他体裁也同样,但绝不是包办一切的“真理”。它常给懒惰不想写的人以借口。中学生就用这句话来责难老师:鲁迅先生不是说,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吗?

第三条论及小说中人物形象塑造,即“模特儿”,先生塑造的方法是“不用一个一定的人,看多了,凑合起来”,这是最基本方法。对此,先生曾多次说过: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阿Q的毡帽或许在江南,衣服可能在其他地方等等。这些方法切近适用,操作性强;历来文学形象塑造无出其右,先生一言,总而言之。

第四条涉及文章修改问题,我更把它看做是创作态度。创作是一件严肃的事业,先生是及其严谨的,“写完后至少看两遍”,至多呢?没有说,当然还可以看,直到满意。“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人人都珍惜自己的身体,即使身上的赘肉,也还是自己的。但想通了,多余的肉还是要减的,否则不但要影响身材线条,更容易引发各种疾病。文章也如此,所以一定要删!正因为“难”,所以先生说“竭力”。当然“竭力”在这里还有彻底、尽最大可能之意。该删的标准是“可有可无的字、句、段”,这是一个极好的标准,好在有水准,有见识,实在是经验之谈。

第五条说的是阅读、借鉴与创作问题。创作需要借鉴,需要学习外来的文学思想、形式和方法,在阅读中借鉴,在欣赏中提高。这里提及“东欧和北欧的作品”,涉及到创作倾向问题,当时北欧、东欧正是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追求解放时期,其作品反映了人民高涨的斗争激情,具有积极向上意义。鲁迅先生曾编选过东欧小说集,介绍过科勒慧支的版画。当然还看日本的,同属东方,渊源相近,风格基调或许接近些。简洁实用的创作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第六条说的是遣词造句。小而言之,关乎一文一句,大而言之,是文章的语言方法。生造词语,历来为文章家所忌。文学家应该创造语言,但创造有一定的标准的,应让大众能够看得懂,即为大众而进行的创造,否则再高明的创造也是无意义的。这里,先生尤其提到“形容词”,形容词重写感觉、性质、色彩,一说感觉,就易千变万化,千人不一;独特复杂的感觉要用大众化的语言表达出来,生造词语可能性极大,但需遵循一个标准:让大家能看得懂,不要只为表达,而忽略了大众的感觉。

第七条针对《小说规程》里“秘方”“诀窍”之类的江湖把戏。此类做法绝非秘方,天下也没有那么多的秘方,要有,按惯例也绝不会轻易示人,而是只待家传,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退一步说,掌握此类“秘诀”的人既然如此精于此道,何不做几篇小说来看呢?——不会做,才说做法,此类事当时有,现在有,估计将来还有。先生明辨世事,一言醒世。

……后面,还有吗?

大概还有,现在是不愿说了,即“现在所能说的,如此而已”。

凡此七条,简洁的只剩下骨架,却是非常富有思想的骨架,思想就内涵在斩截的语言里;凡此七条,点点来自创作实践,条条实用,没有虚浮卖弄,读此类文章,虽三、二百字,也远抵得那些大本的千言万语了。

 

 

                                                20111月11日抄旧文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