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城乡的意义  

2011-01-13 10:12:55|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乡纪事》出版了,这是我的学长兴奎的一件大事,也是甘肃文学的一件大事。首先向兴奎表示祝贺!

    研读《城乡纪事》,让我更多想到“城乡的意义”这个话题。

    由乡村到城市,或者将自己青春脚步踟蹰于中国城乡的结合部,是我们这一代大多数人的经历。这一点上,我和兴奎更为接近。文革前后,在荒凉村小上学;变革时期,上到令人羡慕的县级中学;随着高考的洪流,带着一双陌生而好奇目光来到更大一点城镇的学府。毕业后,回到偏僻的小镇中学教书城乡的意义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不断奋斗,进入市县重点中学教书,还教得小有名气,随后又不太安分,几经周折,离开教坛,干了行政。半生经历中,热爱事业,热爱家乡,也热爱祖国的大好山河,热爱生活,但最爱最丢不下的还是文学。我们曾在为自己的事业挣扎,至今没有感到事业有成,没有享受到什么成就感;我们曾为生活奔波,至今仍然没有摆脱贫穷的困扰;我们曾发誓献身于钟爱的文学,点灯熬油,艰辛创作,甚至于彷徨踌躇之后,奋起创作,至今还远离青春年少时期许下的诺言。人生的许诺跟结果,常常天壤之比;青春的悸动滋长了我们的轻狂气盛,中年的现实沉淀凝结了我们的狂躁喧嚣,但也增多了些许忧伤。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或者更准确地说,就是我和兴奎这一类人。我们有太多太多共同的经历!

面对兴奎,我仿佛面对另一个自己;读《城乡纪事》,仿佛读自己的作品。检视自己的旧作,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许多作品篇目、内容和思维都几近于一致。

兴奎写过《董志塬漫笔》,我写过《黄土高原》;

兴奎写过《高中老师三忆》、《我的先生张剑》,我写过《记我的一位语文老师》;

兴奎写过《春风里的荠菜》、《曾经为粮的苜蓿》,我写过《难忘苦苦菜》、《野菜三题》;

兴奎写过《牛皮灯影里的环县》,我写过《皮影戏》、《乡村剧场》;

兴奎写过《山中独户》,我写过《山沟人家》;

兴奎写过《风中的叶子》,我写过《一枚叶子的生命历程》;

兴奎写过《我的非教学课件》,我写过《我这十九年》;

兴奎写过《黄土地上的情节》,评论的是彭金山老师,我写过《黄土的儿子》,评论的是诗人曹谷溪。

    这些惊人的相似,让我感动。这是我们文学的机缘,也是人生的机缘。这种机缘来源于我们相似相近的人生经历,来源于我们共同的文学追求,来源于这块深厚雄浑的土地。

    兴奎记录了我们这一代人半生以来挣扎、奔波、奋斗于城乡的经历,抒写了我们在这个多变的时代里悸动懵懂、沉浮彷徨、挚爱与憎恶、高尚与卑微、博大与琐屑的纷杂人生情怀。《城乡纪事》不是一个人的纪事,而是一代人的纪事;不是一个人的情怀,而是一代人的情怀;自然,城乡也不是一个人的城乡,而是一代人的城乡。城乡的意义首先也在于此。

城乡的意义还在于兴奎找准了一个文学创作的驻足点或者切入点。

    早在三十年前,当代作家路遥就把文学创作的驻足点定在中国的小城市、乡村以及中国城乡的结合部——小城镇。立足的理由是,小城市、乡村以及城乡结合部是当代中国发展变化的前沿,是各种激流汇聚的漩涡,是各种矛盾撞击的焦点,是传统与现代、新与旧、文明与进步交织嬗变最为剧烈的地方。路遥立足于城乡,写出了《在困难的日子里》、《惊心动魄的一幕》、《人生》、《平凡的世界》,路遥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三十年后,当路遥带着未完成的人生遗憾忧伤地离开他所驻足的城乡时,城乡话题作为中国文学前沿这个命题并没有过时。我们知道,当代中国还在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变革的焦点依然在小城市,在乡村,在城乡的结合部。中国有十亿农民,他们都聚集在乡村、城镇。中国要全面奔小康,农民小康,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小康;农村富了,才能走上共同富裕;农业问题解决了,才能实现民生稳定、国家稳定,进而推进各项产业发展,才能逐步走向文明进步。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中国农村从业格局也在发生着变化,有3.3亿人口以农民工的身份涌入城市,从事着城市里沉重、繁杂、低级、艰辛的劳动;另有2亿农村人闲散在中国的城乡无事可干。随着农村的富裕,要缩小城乡差别,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逐渐推进中国城市化进程,都是摆在这一块的重大命题。变革时期,那些留守在乡村贫瘠的土地上的农民在怎样生存?那些涌进城市的农民工有怎样的生活史、奋斗史、创业史?他们以怎样的生存状态邂逅城市、遭遇城市、撞击城市、融入城市?这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作家不容忽视的问题。兴奎的作品以敏锐的目光、以沉重的心情、以朴实的笔墨扑捉和勾勒了他们的身影。那些带着泥土气息、生活气息,来自土地,来自生活的鲜活形象,让我一再地想到了路遥笔下的马建强、高加林、孙少平、孙少安甚至高明楼、刘立本。兴奎把他文学视觉驻足在当代中国变革的最前沿,这一点上和前代许多有成就作家们的眼光是一致的,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兴奎的目光是敏锐的,选点是精准的,思想是前瞻的。城乡另外一个意义也正在于此。

    城乡的意义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注当代中国的变革,关注变革下民众的生存,尤其是下层人民、弱势群体的生存,是一个作家的良知和责任,也是这个社会应有的良知和责任。兴奎以“充满良知和悲愤的‘城乡叙事’”(张文杰语)实施着这一点,兴奎正在做,做得有了一定的影响,还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作家的成就有大小,作品的分量有轻重,社会影响、教育意义、审美作用肯定也有大小,但在共赴使命、承担责任、坚守良知方面应该是一致的,在面对人类的道德和良心上,应该拥有共同的荣辱观、价值观,应追求共同的境界。从关注现实、坚守良知这个意义上来说,兴奎是一个有境界的作家。

    随着文化的交流融合,中国文学也在经历着一个多元化的嬗变过程。西方现代主义给我们吹来一股异域而清新的现代风,让我们感到文学创造的现代化进程和别样神奇的艺术魅力。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当代中国,现实主义文学并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尽管有《抉择》《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历史的天空》等优秀作品,它们只是通向巅峰的一个个制高点。现实主义文学在中国还拥有更加广阔的创造空间,还有无比湛蓝的天空。这里我要说的是,我之所以把兴奎的作品和路遥的作品相比较,并提到当代中国现实主义创作高度这个话题,并不是说兴奎的创作和路遥具有多大的可比性,而是说兴奎和路遥都把关注的视觉投向中国的城乡,文学的驻足、开掘意义是一致的;另外,如果说兴奎的文学是基于现实主义,那么,兴奎的文学创作、甘肃作家的文学创作在城乡的开掘意义上还有更大的创作空间和前景,愿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当代甘肃及庆阳作家研究将是一个带有建树意义的话题。可以预言,今后不论谁来研究这个话题,《城乡纪事》将是其中的一页,“傅兴奎”“城乡”“农民”“生存”“奋斗”将是一再出现的关键词。这是兴奎创作所立足的城乡和这两本厚厚的作品所决定的。

    最后,祝兴奎写出更好更新的作品,力争让这一页更厚重些。

 

 

   注  傅兴奎作品首发式及研讨会2011年1月4日在庆阳市举行,来自省市文联、作协及长庆石油勘探局、陇东学院作家及专家学者500多人参会,是庆阳市有史以来最隆重最盛大的一次,本文系笔者在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1年1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