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大何爷  

2011-01-17 15:09:58|  分类: 小说原创——咱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何爷是我们村的权威、尊严,当然说是正统或正宗的民间当权者也可。

瓜皮小帽,一身蓝新棉衣,裤脚用绑带扎着,披一件刮挺的贡呢皮袄,大何爷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一根二尺多长的烟锅噙在嘴里,似吸非吸,一双三角眼总在尖亮的扫视着什么,大身板,腰又挺得特直,酷似白鹿原上的白家轩,这是他的遗像,也是留给我们的终生印象。

我们村,何姓是大姓。大何爷是爷字辈里的老大。何姓更高一辈中已经无人。爷字辈,堂兄弟六个,健在者唯有大何爷,其他的不是战死就是病死,都没在大何爷前面,只剩下一帮颤巍巍的“何奶奶”们随儿孙过活。

大何爷自然成了门中族长。家谱、老印就供在他家,每年正月祭祖供家谱、请先人都由他主持。家族有什么疙瘩,家长里短,宗亲事务,非他出面不可。村里其他小姓人家有事也请他说和,他的威势尊严也震荡了全村。

何姓中子孙众多,唯大何爷门亲短缺。一个儿子,尚奎叔,据说是大何爷二百响圆买来的,大何奶奶白白胖胖,却不生养。人常说,没生养过的人,面冷,心狠。大何奶奶却天生的个菩萨,一脸善像,对人更是善到了家。面冷的恰恰是大何爷,虎着脸,吸着个长烟锅,人看着害怕。一生气,二尺长的烟杆子抡着就下来了,四、五十岁的子侄辈常因做错事,被打得头青面肿。十二、三岁的孙辈们常因偷吃了瓜果,被打得头上起包。

大何爷打人有个特点。平时虎着的脸,“嘿嘿”一笑,在你还陪着笑脸时,冷不防烟锅就重重地落到头上。这一点,有些像威虎山上的座山雕。人说,不怕座山雕恼,就怕座山雕笑。这话用在大何爷身上,也很恰当。

何姓在村中曾是富户。旧社会,何爷一辈有跟共产党钻山沟的,有在家种地的,有在定边驮盐跑生意的,可从没有给国民党干事的。地多,家业大,为富而仁,经常周济村里的穷汉。路过的商客常在他们家里歇脚,吃饭住店不要钱。每天客饭就有三十几号。大何奶奶常说,光鸡肉要做一大锅哩,有一个人专门做凉粉,还供不上。这些商客中,常有八路军重要人物。土改定成分的时候,大何爷虽被定为富农,却没受过什么罪。解放后,曾有几个在省上和北京干大事的人,来看过大何爷几回,据说都是当年在他家歇过脚的共产党要人。来人坐着小车,跟着勤务员,穿得笔挺,可见了大何爷却哥长哥短,大何爷不笑不恼的应着,这一点,让远近四乡的人羡慕得直咂嘴。

羡慕之外,大何爷还有让人神秘之处。神秘的具体地方就是大何爷家老庄院子那孔“高窑”。什么叫高窑?高窑就是挖在庄院半崖里的窑洞。旧社会,人们为了珍藏贵重物品或躲避土匪而修的藏身之处。大何爷家富裕过,人就怀疑那高窑里或许藏着一窑银子,甚至还有金条、金砖之类。金银大扫除时,人们慑于大何爷的外部关系和威势,谁也没提过这些。这高窑,大何爷看得很紧,除自己外,连尚奎叔也不准进去。上高窑需要的唯一的长梯子就锁在隔壁窑里,钥匙栓在大何爷裤带上。人们的疑心,甚至议论,大何爷不听不理,依然虎着脸,吸着烟锅。每当人们路过抬头看那高窑的时候,大何奶奶就说,那是“跑贼”的,那时候贼多啊!“跑贼”是上年人说的一句行话,就是躲土匪。大何奶奶这样说,人们更不相信。因为人们听说过,大何爷当年曾被子午山土匪范老八绑票,说要十驮银子来赎,否则就要撕票。大何爷起初死也不愿意,后来大何奶奶指人驮了十驮银子赎回了大何爷。十驮银子哪!人们说。当然,这是当年,现在有多少银子?那高窑里究竟藏有多少?这在村人的心里始终是个谜。

大何爷解放后,参与村里事务,当过会计,信贷员。大何爷识字少,记性可好,口齿轻快,办事历来干脆利落,一向为村人敬佩。年龄稍大以后,从村务中退下来,除去宗族事务、民间纠纷之外,在生产队公开的工作就是看个瓜果园子,照看生产队的豆腐坊。看瓜果园子,族辈中几个胆大的孙子和我们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馋猫曾偷过几回,可烟锅也没有少挨。照看豆腐坊,生产队年年盈余,豆腐坊开支下来,给队里添了好几头耕牛。

大何爷晚年,正值包产到户,队里园子分了,就给自家看园子,再就是提个烟锅到到路边转悠。大何奶奶那时身子骨还硬实,端水倒茶,一天侍候到嘴边。尚奎叔也很孝顺从头至尾细心入微地照顾着老人。尚奎叔的孝顺,村人常议论。议论的中心自然离不开那个神秘的高窑。但尚奎叔却始终没说过什么。

大何爷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同于亚圣,大何爷死时也是八十四岁,在村里也属长寿。

咽气时,侄子孙辈们围了一大堆,都指望他能说点什么,可他一句也没说。尚奎叔卖了两头牛和一砘子粮给大何爷送葬,事过得风光、排场。

有人说,这是用死人的银子风光哩。

有人说,这卖牛卖粮,只是掩人耳目,不信你看着,一窑银子迟早都要出世的。

可埋了大何爷之后,尚奎叔依然过着自己的紧巴光景,还是一如既往的侍候着卧病的大何奶奶。

这给一些人又留下了口实,银子尚奎还没有得,大何爷死时可能交代给大和奶奶了……唉,人一辈子难活,有钱防变,养儿防老。

三年后,大何奶奶死了,尚奎叔还是很风光的埋了老人。也没借钱,可明眼人都知道,尚奎叔这几年务果园挣了钱,一年收入好几万。

银子呢?那一窑银子呢?

尚奎叔依旧踏踏实实地过着他的光景,银子成了街巷公众场合好发议论的人们的迷了。

 

论曰:大何爷一生历经两个社会,表面威严阴冷,做事却公正决断,倍受乡邻尊重,成为民间权威。养子尚奎,唯尽孝道,任劳任怨,受猜疑而始终不愈,为老人善后。严家孝子,梁正柱直,岂非大何爷父子?!

 

 

 

                                                                                                                 2011年1月17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