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榆林有棵塞上柳  

2011-03-28 09:49:38|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怀念我所尊敬的牧笛先生

 

榆林有棵塞上柳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塞上柳,一棵棵靓丽的风景,玉立在波浪起伏的沙线上。

塞上柳,一个诗意的名字,传诵在陕北文坛上。

八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们到榆林市文联寻访《塞上柳》。《塞上柳》是榆林文联的文学期刊。在延安,《延安文学》主编曹谷溪就说,牧笛可是个真正的文学人,你们该访一访的。

《塞上柳》编辑部在榆林市北普惠泉,榆林市文联大院里。十几棵蓬松的垂柳掩映着铅灰色的楼房。楼房都是两层,陕北石拱式建筑,古朴,庄重。在二楼,我们见到主编牧笛。说明来意,牧笛热情接待,随后又叫来了编辑部的李岩和罗至。

牧笛五十多岁,面貌有些清瘦,却精神,随和。他的室内简洁、朴素。土炕上铺着白素的碎花床单,被子有些特别,是农村人用碎布头对接在一起的图案,很民间,也很工艺,旁边放着农村人常见的老虎枕头。书架上的书码得整整齐齐。凳子已经煺了漆皮,整个房间除了一台风扇,再没有什么现代化享受。这是一个恬淡自信,有着较高精神追求的人。

李岩是《诗刊》第十届青春诗会诗人,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诗刊》上,我们就看到了他的诗,深刻,机智,还有些小幽默。罗至年龄小些,一说一笑,有些腼腆。他们都是榆林有名气的诗人。

诗歌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一杯清茶,一缕清风,我们说着与诗歌有关和无关的话题。

说到甘肃,牧笛说,那可是我的第二故乡。

牧笛上世纪五十年代考入西北师范学院,毕业后分到陇西当中学教师,长达十几年。对那里很熟悉的。

牧笛说,那时候,生活苦焦得很,可那里人很好的,三年困难时期,一个老乡用三颗洋芋蛋子救了我的命,这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牧笛说,今天见了故乡的人,听到让人熟悉的乡音,我很亲近。

李岩说,这么一说,你们可真成娘家人了!

回陕北后,牧笛一直在文化部门工作,是个老文化,也是个老文学人。五十年代上学期间,就爱好文学,经历波折动乱,献身文学,至今不悔。诗歌、散文、小说都有,创作上有所成就。是中国作协会员,陕西作协常务理事。这几年,主编《塞上柳》,适逢文艺萧条,牧笛四处奔波,借贷求援,苦苦支撑,终于使《塞上柳》存活下来,现在已出了五十多期,在榆林乃至陕北文坛产生了广大的影响。

说真的,没有牧笛老师,就没有今天的《塞上柳》。很少说话的罗至说。

牧笛说,不要这样说,我一个弄不成事,《塞上柳》靠的是大家,拿文学的话说,就是根扎在大地,喝沙漠底层的水,沐浴时代的阳光,那是上天的功劳。我可不敢贪天之功。

李岩说,你至少算个园丁吧?

牧笛摆摆手说,咱们不谈这个,不谈这个了。

大家都笑了。

提起甘肃的诗人,他们很熟悉,也很关注。

老乡、何来、李云鹏、叶舟、桑子、阿信、匡文留,还有陇东的高凯、陈默、第广龙,这些人的创作经历、个性、成就,都有较多的了解,有几个还带有一定的研究性。

李岩说,桑子是诗坛“没有桂冠的王子”,老乡是诗坛的“怪老头”。

罗至说,高凯的乡土诗,清新,爽快,带着乡土味儿,烟火味儿,乡风味儿,是地道的乡土诗,不知高凯长得啥样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乡土人呢!

立足本土,延伸于周边,对周边文学创作了如指掌,这是陇东文坛不可比拟的。

说起榆林文学,牧笛眼睛为之一亮,我们曾向陕西文坛输送了一批人,刘亚丽,郑光前,尚飞鹏都是,他们在省上以至全国都有了名气,我们还要根植《塞上柳》,力争出精品,出人才呢。

李岩说,说到这里,我们是首先要感谢的,我和罗至就是牧笛老师从基层挖上来的。

陕北出煤和石油,是资源的富矿,还是文学的富矿。最近,榆林文联开了理事会,制订了文学发展二十年战略远景,推出了“十尖百专”人才项目,让榆林、陕北不仅成为中国物质能源基地,更成为精神的能源基地。榆林有棵塞上柳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牧笛说,只要年轻人努力,真是大有可为的,至于怎样挖掘,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了。

说罢,牧笛吸了一口烟,深情的望着我们。

这是一九九六年我们访问牧笛及《塞上柳》的一次经历,也是和牧笛先生唯一的一次见面。

十五年后,当我想起往事,续写这篇小文的时候,牧笛已经离开我们两年多了,我是从《靖边文学》的一篇文章上看到的。他深情的言语还在我们耳边回响。

诚如斯言,而今的陕北已经成了能源的富矿;榆林文坛人才辈出,许多已经走向全国,《米》、《三边文学》、《神木》、《无定河》、《西部金三边》、《榆林诗刊》、《陕北文学》等文学刊物越办越红火,一曲文学的大歌唱红了榆林,唱红了陕北,榆林更是文学、精神的富矿。

阳春三月,塞上榆林当是春风拂面,杨柳不寒了,普惠泉更是柳枝吐新、柳絮飘飞,一片春色,牧笛有知,定当一脸春风了。

榆林有棵塞上柳!

 

 

 

 

                                                     201136续写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