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定边有个自乐园  

2011-03-30 16:01:19|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定边地处陕甘宁蒙交界,是陕北的边城。交通枢纽,人多,市场繁华,贸易频繁,多种文化在这里交汇,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边地文化。自乐园就是边地文化风景之一。

定边有个自乐园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自乐园是定边的士工农商自发组织的群众文化团体,戏剧、书法、文学几个协会组成,相当于现在官方的文联。但比文联更能接近群众,接近艺术,更有活力。花钱少,办事多,群众自办自乐。自乐园,这个名字也由此而来。

一九九八年,我在边城定边待了一月,白天寻访这些组织者、活动者,和这些群众艺人们结交,晚上看自乐园的演出,一月下来,让我领略了边城人的豪爽、热情,也饱览了自乐园这幅独特的文化风景。

说起自乐园,先得从老宋说起。

老宋是自乐园的发起人之一。现在担任着自乐园的戏剧表演及组织工作。老宋又是个大忙人。早上起来安排业余排练,晚上张罗表演。认识他,在那天晚上自乐园活动中心看表演,老宋唱了一折《吕蒙正踏雪》之时,和他拉话,则是第二天在他家里。

老宋已有六十多岁,相貌却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小眼睛,面貌敦实,遇人随和,没有一点架子。离休前,是定边县畜牧局长。六十年代的大学生,由学业而行政,是那种学业行政兼有的知识分子领导。五年前,正当干得得心应手,他请求退休,这多少让人不得其解。尽管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畜牧局长,而放在边城,放在基层,绝对不是轻而易举的,它可能是一个人一辈子奋斗的结果。老宋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他却哈哈哈,一笑了之。

缘何放弃?

老宋说,太累。

老宋说,一辈子都耗在这上面,只为了一权半柄,从没有让自己舒心地活过,这又何必呢?

组织谈话,再三挽留,老宋还是婉言告退了。告退之后的老宋,开始忙碌自己的事。年轻的时候,爱好二胡、板胡,爱喊几声秦腔,就花了几千元买了一把二胡,一把板胡,正儿八经操练起来。年轻时,爱临帖写字,苦于忙碌,现在终于有闲,提起了久违的笔,一提不要紧,三年下来,长进得很,正草隶篆都成了一点小气候,参加省市以及全国比赛,老宋榜上有名,荣誉证书、奖杯、奖章,哗啦啦涌满了一柜子,随后又成了省书协会员。

这些还都在其次。老宋最擅长的是放风筝。

边城地域辽阔,天空明朗,这让老宋欣喜。从小到大,老宋就是个风筝迷。老宋迷风筝,当然也就迷爱边城。他家客厅除去四壁的书法条幅之外,全挂着风筝。各种色彩、各种样式的,蜜蜂、蝴蝶、大雁、苍鹰、海鸥、白鹤、天鹅、孔雀、彩凤;纸质的,塑料的,纸质、塑料、软金属合成的,全都是老宋自己设计制作的。描画、剪贴、装饰,样样精美,活的一样,挂在墙上很招人眼目。

老宋说,这些东西的本事在天上,一上天,就会活起来。

老宋说,这些还只是个皮毛。我放的最长的风筝“巨龙飞腾”,五十米长,放的时候,要十几个人帮忙呢,放到天上,那才叫好看,每年三月都放,你三月看来。

老宋邀我,无不自豪,随后我们又说自乐园。

老宋说,最初,都在搞自己的“艺术”,乐个人的情趣,时间一长,就有些单调、寂寞,就想和人交流甚至比赛,活跃一下气氛,这就产生了组织起来的念头。

老宋说,定边城里退下来的像我这个年龄的好几十人呢,各人都有点爱好,也想参与交流。有人张罗,大家都自发的聚起来,这就有了自乐园。

老宋说,组织起来,各门类具体活动都有专人负责,我负责戏剧,书法、绘画事归老张,有时间我带你访一访。

第二天,老宋带我来看老张。

老张家在城郊的一个四合院。初见老张,如果不是那个秃顶和亮晶晶的前额引人注意,老张几乎没有什么特出的地方。短身材,小眼睛,手脚有些粗糙。和老宋相反,外表要比实际年龄大些。土布鞋,黑褂子,走路脚步有点拖沓,看着有点像郊外的一个农民。但这只是个外表。老张退休前是定边县商贸公司总经理,就是现在的老总,或者张总,现在是老张。

老张祖籍山西万荣县。父辈时候,为躲兵祸逃到边城,在这里一居几十年。老张爱好文学,青年时期在地级报刊上发表过民间故事、小说,还和一个叫陈宝生的合写过一部戏剧《沙湾枪声》,陈宝生现在是国家级摄影艺术大师,他们的戏剧在陕西省文艺调演中获创作奖。这些都算老张公开发表了的。没发表的,还有长篇小说三部,中篇数部,其它还有散文、现代诗、古体诗、韵文、民间故事,手稿装了大半箱子。也是老张大半生的心血。没发表的,大部分还有修改价值,老张却没有过多的精力整理了。说起这些,老张不无遗憾。老张说他看不惯现在许多影视作品、文学作品中脱离生活、违背真实的描写。对日本鬼子、国民党军队,他都有过真正地接触,许多材料里,他有着原始的第一手,他很想写一部自传体作品,把自己半生经历写出来,留给后人,让他们看到一个真实的过去。定边有个自乐园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这是文学的老张,老张的更大成就在书法。

山西自古出晋商。老张的上辈是生意人,到老张这一辈都和书法结缘。弟兄几个书法作品都在地县甚至省上有名。尤以老张为最。老张是定边城里的一支笔,是陕西省书协理事,作品多次展于国内国外,获了多少次奖?大概连自己也说不清。奖杯、奖瓶、奖状、奖章、奖证、奖旗……凡是与奖沾边的,老张都有,满满地装在一个大橱柜里,就连奖旗也卷起来装着,一个也没有往出摆。三间房的客厅里,尽是字画,别人的,也有自己的。老张字写得好,书法理论上更有功底。一部手抄《孙过庭书谱》,背得滚熟,提起来能讲出许多至真至诚的义理。老张珍藏着许多书法真迹版本,有苏东坡、黄庭坚、宋太祖的,清代何绍基的,老张把它们装在一个精致的保险箱里,轻易不给人看。老张说,这是一生的积蓄。平生经商,并不揽钱,只攒艺。老张的儿女们或书画,或音乐,都有一技之长,这些都缘于老张。

老张最近在忙他的万米长卷。已经写了八千米,各卷按册编号,整整齐齐地放在客厅隔壁的两间房子里。两间房子,是老张一个人的密室,钥匙就牢牢地栓在他的腰里。老张为人实在,也随和。做了一辈子生意,为人愈发地和善,滋润了满腹的艺术。老张又是一个热心积极、办事认真的人。老宋一倡议,老张紧随后,是响应者,也是组织者。但老张却很自谦。

老张说,自己出了点力,但主要靠大家,一两个人能成个啥气候?还有老温呢,老温,那可是我们的顶梁柱。

老张随后给我引见了老温。

和老温见面,在他的水产门市。城中心街道,一间不大的门面,生意火得很。老温,瘦高个,花白头发,一幅深度近视眼镜,穿着朴素,站在门市里,咋看都不像个生意人。说话,待人接物有点木讷。一些动作显得很机械,坐、站、转身都木木的,滑稽好笑,却不是表演出来的。说话甘陇腔调很浓。

老温祖籍甘肃平凉,幼年随家迁往边城。工作一直在定边医药公司,退休前,是医药公司经理。一生和药打交道,爱好却不在医药。老温爱的是戏剧音乐、编导,爱好秧歌的创作、排练。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一直是县剧团和业余文化团体的编外指导。曾参与过许多戏剧、音乐、歌舞的编导。这个看起来木讷呆板的老温,却是一个浑身有戏的人。

退休之后,老温生意做得红火,城里有一栋三层的公寓楼房,郊外还有一座农家四合院。几个儿女事业有成,家境好,收入颇丰,都有房有车。老温一边忙活着生意,一边忙碌着爱好。听到老宋老张张罗自乐园,就主动承担起音乐戏剧有关的组织、编导事务。没有家当,老温当即拿出五千元购买了锣鼓、家什,为组织人员、编排节目,牺牲了多少时间,耽搁了多少生意,老温不取分文报酬,没有一点怨言,反倒乐此不彼。老温太热爱这份事业了。走遍县城,甚至到边缘乡村,寻找一技之长者,为园地网络人才,发现新人。这些看起来不起眼,却是一些具体实在的工作。一个表象木讷,内心踏实,能吃苦耐劳,却不计名利的人,这就是老温。

三个婆娘一台戏。有了三个硬棒棒响当当的男人,定边城里的自乐园就热闹红火起来。

先说戏剧。戏剧活动场地在文化馆大院里。一、三、五下午戏剧,二、四、六民歌。每到活动日下午,张罗的、帮忙的(也是活动者)都准时来到文化馆大院里。伴奏、乐队有老宋几个,编排、调配有老温。演唱不拘形式,啥人都可以上,一场戏,一段唱,水平高低在其次,重在参与,贵在自乐。最初,唱的人少,看的多。慢慢地唱得人多了,看的人更多了。每天晚上,大院子早早涌满了人。演唱的有老干部、工人、农民、个体户,单人清唱,带妆演唱,街坊邻居对唱,还有一家三代同台演唱的。唱腔多得很,离得近,看得真,气氛比正戏大舞台活跃的多。一个卖菜的一曲《血泪仇》唱得有板有眼,大有已故秦腔艺术家任哲中韵味儿,赢得了满场喝彩。一个饭店服务员一曲《梁秋雁》打动了观众,唱出了戏剧名家李瑞芳的声韵,又是一片掌声。掌声才落,离休的老县委书记唱了一曲陇东的《反天宫》,唱得百人应和……人员复杂,戏剧也多样,秦腔、陇剧、眉户、碗碗腔西北戏剧的各种体裁都有,这是一个文化聚会的舞台,更是一个文化交融的地方。自乐园生长在这样的文化土壤里,艺术之花自然就开的绚丽靓人。更有感动人者,随着自乐园戏剧影响的扩大,许多家居县城几十里地的乡下农民也早早赶来参与,晚上看罢回去;大水坑、靖边等地的长庆油田工人也百里路上赶来看热闹,有些晚上参与,第二天回去。

当然除了戏剧,还有民歌。

定边有个自乐园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陕北民歌历来有名,后来又随中国革命的大舞台,走红了大江南北,成了新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定边民歌自然是陕北民歌为主体。但共性里有个性,定边民歌也体现了边城独有的地域特色和文化特色。除陕北民歌外,有陇东道情曲、宁夏花儿、内蒙的赶山调,丰富而特色。演唱者大部分是青壮年女性,声音醇美、细腻、婉转、悠长,演唱多用方言,方言唱民歌,最显地域特色,最具民歌特质,是活剥咧咧的原生态艺术。演唱的曲目多,形式也多。最引人的是老张作词、老温作曲改编的翻身道情为基调的《定边好》,歌词新颖,唱腔特色,唱红了定边城,如同电视晚会里的《难忘今宵》,是民歌晚会的谢幕曲。民歌演唱的晚上,这一首歌一唱,大家就知道夜深了,该谢幕了,全场齐唱,集体谢幕,那气势、氛围当是最感人的。

再说书法。前面说过,书法活动由老张牵头。老张们成立了书法协会,订立了严格的规章制度,吸收了会员。会员七八十人,覆盖了定边县城及周围的乡镇。会员中年龄最大八十多岁,最小七八岁,士工农商,各个阶层都有。毛笔、硬笔书法、绘画、剪纸,形式俱全。书协定期举办活动,场地在县文化馆二楼的展厅里,时间在每天早晨,再是周六下午。周六下午是交流日。会员们拿着各自的作品交评审组评议、品评,指出得失。评议组成员都是省级以上书协会员,老宋便是其一。评议者们都有较高的鉴赏水平,又有很强的书法实践,会员们提高很快,有些参与了省市展出,有些在国家省市比赛中拿了奖。老张早晨担任着业余书法班的课程。讲习班隶属书协,不收钱,纯属义务。青少年为主,注重长效,从基础做起,理论实践结合,入门,普及,再提高,循序渐进,已经坚持了好多年,一些学生已有了相当扎实的功底,有些在全国青少年书展里初露头角,有几个还考入艺术院校。书法协会活跃着自乐园,为自乐园撑起独特的一角。定边有个自乐园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再是文学。说起文学,不得不提起刘生峰。刘生峰是定边国税局局长,又是边城“山丹丹文学协会”负责人。忙于国税,也衷情文学。自幼爱好,至年壮而不衰,尤其在乡土文学、民间文学、地方文化上有成果。出版了陕北民歌集《火焰的山丹丹》《陕北民间歇后语集成》《陕北方言集成》,另外还有散文集待出。由他组织的文学协会,常年坚持创作诸如老张这样的又六十几个,绝大部分已经在省地报刊上发表了作品,有的还出了专著。他们的创作多次受到贾平凹、陈忠实、曹谷溪的关注,张贤亮曾到边城采风,为他们讲座,路遥生前曾多次到边城,他们中许多人就是路遥的朋友,提起路遥,许多人都长吁短叹——那可是条真正的陕北汉子,可惜了。他们的创作有根基,有传统,自然就会结出鲜亮的硕果。

边城的自乐园纯属民间组织。县上的一帮老干部牵头,一些爱好文艺、文艺上有特长的骨干为主体,然后向基层周边辐射。随着影响和声势的扩大,也受到了政府的关注。县委宣传部、老干局,政府文化局、文化馆领导积极参与、协调。筹划资金、解决场地、策划活动、创造机会。自乐园曾多次参与边城新春文艺晚会,庆“五一”老干部演出专场,庆“七一”书画展,迎接“老三届”大型文艺团拜会,还有每年一度的边城物资交流大会,戏剧、音乐、舞蹈都有他们的专场。

老宋、老张、老温们在自乐园里谱写着自己的歌曲,也展示着自己的艺术人生。

一园鲜艳的花,在边城艳艳的开放着;

一幅幅秀丽的文化风景,在美丽的高原上亮丽着;

难忘定边自乐园。

 

 

 

                                                                                                    2011年227抄旧文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