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杨坪武家河沟湫记  

2011-04-21 10:29:05|  分类: 我的本土——乡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坪武家河沟湫记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武家河沟湫,位子午岭下老城镇约五公里的武家河沟沟掌。这里三面环山,堆积于一面的土丘,与山脚围拢出一个狭长的水带,行至半腰处,被山上迎面而下的一条细小山梁从中分开。沟湫也随之形成两撇,站在山畔上看,活似一个大写的“人”字,湫头在沟口,湫尾两撇分开指向沟掌。

    湫,宽约五、六十米,最宽处也有百米,长约五百余米。站在沟口看湫尾,因山势起伏而略显曲折,看不到尽头。湫水深浅不等,平均十米左右。浅处的湫边长有连片的茵茵小草,有小鱼出没游戏,深处则碧盈深沉,不动一点神色,杳不知其中究竟。湫边阳面多为胶泥,呈一片红色斜坡地;阴面多是岩石,黑白石头中,常有岩突出,平静之中给人一个猛然的惊奇。湫边多巨型树桩。这些树原是一些奇形怪柳,本生长于湫中,后因湫中水位日渐下降,人工毁坏,自然死亡,现多成半人之高的树桩。树桩因水长时间浸泡,树皮早已脱去,剩下的只有裂着小缝的树干硬挺着,阳光处白而净亮,好像水里冲洗过一样,阴湿处还长着一些黑绿色的苔藓,近水面处还缠浮着一些小草和水藻,其形犹如得了道行的龟、蛇、蛙,又好似变成妖孽的虎、羊类,面貌奇怪,形态各异。湫边原多生长芦苇、小草、水藻,现却因自然或人为的因素,芦苇成了一堆残骸,黑黑的骨架束成一捆芦苇桩子,呈鸡、鸭状,呈无名状,只有湫尾生长着几汪一人多高的水藻类,多似指头粗的三棱草,初秋的阳光里,吸纳着身下汪汪的湫水,直直地耸立着。水面很平静,湫由于地处偏僻山区狭沟,很少有人问津,除三、两个钓鱼者之外,仅有两只小铁船,一只在湫边搁浅着,船头陷入深深地泥浆中,一只系于湫边的树桩上,荡荡地飘悠着。两面山上长满了树,树下生长着葱茏的灌木,一直漫至湫边的岩石上,阴气森森,阴气逼人,不时从沟深处偶然传来一声无名鸟的凄叫,一人独自行于此,还真有些骇怕呢。

关于湫的形成,民间有许多传说。较流行的是,神水借牛借车从远地搬家而来。武家河沟的湫究竟是何方神水,何时从何地搬家而至,实不可考。科学的说法:湫,属地下水、即典型的湿地现象。地下水因地壳内部运动变化而使其从岩石缝隙中渗流而走,这就是为什么一夜之间,湫神秘而逝的缘由。武家河沟湫正好是杨坪赵家塬、段家峁接壤的一座从山顶塌方而下的塌土阻截而形成。由于山区僻远,文化落后,人们对科学的解释常常不明白,科学文化到达不了的地方,常常被带有神秘色彩且易迷惑人的迷信所取代,加之湫周围特殊的地形、地貌以及独特的山势走向和自然环境,湫在民间被人们尊为一方神灵,顶礼膜拜,非常虔诚。武家河沟湫自然成了神水,人们常年祭祀,以求如愿。湫边过去曾立有神水小庙,内供奉神龛,人来人往,香火不断。现虽不见庙的踪迹,但湫中还时常飘洒着烧燎过的纸表残灰。

湫底地质复杂,岩石、枯树、长藤、藻类地衣很多。据说,曾有几位胆大者下水试探、捞鱼,结果一下去再也未上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神秘失踪。民间传说是被“湫神”请去了。湫所处地段的狭沟,属段家峁行政村,曾多次被公社(1980年后改为乡建制——作者注)、乡经营,均不甚了了。1985年曾投放过鱼苗,也很少有人捕捞。八十年代中期,一个风和日丽的正午,有长庆油田职工在湫边钓鱼,忽然湫中水波涌动,水声击岸。钓鱼人又惊又怕,爬至岸边高处一看,原来是一条大河鳖在兴波作浪,涌向湫边。待快至岸边时,钓鱼者用随身带的半自动步枪瞄准河鳖,扣动扳机,数发子弹击中河鳖,鳖肚上翻躺在湫水上,捞出后鲜血染红了湫边的水草。回家时,将鳖装在三轮摩托车的跨斗中,还有些容纳不下,腿竟有人的大胳膊那么粗。九十年代,段家峁村有位苏姓人家承包养鱼,经多年涵养,鱼渐长大,但由于水下地质分布复杂,打捞不上来。后改用炸药爆破、雷管爆破,打捞成功。炸的鱼最大长有一米多,重量达60公斤,满身金光闪闪的鱼鳞,膘肥数指,在老城集上卖给工商所大灶。后不久,苏姓人家突遭不幸,幼子夭亡,接连几个人患病,因此而不再承包了。有人问其原因,他说梦中见一白须老翁向他全家索命,缘由是因他伤了其长女,又害了其二女儿性命。苏姓人的梦幻竞是传说而已,但其经营养鱼却是事实,卖鱼更有人亲眼所见,苏姓人家至今仍住在段家峁行政村。湫中养鱼自苏家放弃后,至今再无人经营,平日也很少有人光顾。只有节假日期间,有来自西峰、庆阳的个别垂钓者前往钓鱼、观光。杨坪武家河沟湫记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通往武家河沟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沿沟径直前行,只有羊肠小道,有些路段已被水冲毁而断,近乎无路可行;另一条沿段家峁环山而上,经段家峁再行至沟底,是条较宽敞的大道,可通行摩托车、农用三轮车。走小路虽捷径,却很难行走,一点也不方便;大道好行,却长而远。

临末了,应该记下当时一段情景。

2001823,雨过天晴,秋高气爽。我们一行六人慕名前往杨坪武家河沟看湫。一路上翻山越岭,备受艰辛,终于得见。六人者,师友杨先生河林,文友燕君兴全携稚子,学生赵君玺印携稚子。事隔十年,师友年逾古稀,文友、学生,人生中年,两稚子已是高中学生,说起当日游境,仍历历在目,记忆深刻。缘于大自然奇特的风光,六人接受了一次纯净的自然熏陶,感受了人生乐趣。人生匆匆,良辰美景常有而不常遇,今日回顾,是以记之。

 

 

 

 

 

                                                      2011年4月21日抄旧文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