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我的名字  

2011-04-29 15:19:45|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名字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我的散文集《生命的天空》付梓时,我仍用了“景波”这个名字。几个要好的朋友却说——

——用这个名字,太平常了。

——成了作家,就该起一个作家的名字,如鲁迅、巴金、老舍,这才名副其实。

——有一个独特的名字,才能独行于文坛。

朋友们都出自善意,但却让我搞笑了很久。

我是一个平常人,拥有一个平常的名字,名副其实,哪里就亏我了呢?作家是因为他们作,作出了让人肯定的作品,才成了作家,而不是先有一个作家名字,然后才成为作家的。不出作品,靠一个独特的名字,岂能横行于世?如果那样的话,比尼基、厄尔尼诺、禽流感之类的怕早都成了作家。

朋友们的话,也让我想起了当年的一段幼稚。

最初操弄文学的时候,我曾用过两个笔名。第一个是“黄地”。取义黄土地,生于斯,长于斯,是黄土的儿子,所以给自己起了这样一个颇带地域血统的名字。发第一篇作品,我就用“黄地”这个名字。发了几篇后,再也没用。我觉得,“黄地”与“皇帝”同音,霸气太重,封建权贵气太浓,不适合我的身份、地位,不符合我固有的平民意识,更准确地说是当时的心境。那时,我正在一所乡下中学教书,教一百多学生,领一百多块钱的工资。不久,我就用了“天云”这个名字。起天云别无深意,只是喜欢宋词中的“碧云天,黄叶地”这句意境以及由此化用的“碧云天,黄花地,秋风紧,北雁南飞,正是离人泪”这些诗句。曾有一个阶段,我喜欢上了宋词元曲,最喜欢《西厢记》的一些词章,早自习时,学生们读《伶官传序》《六国论》,我放开大声读宋词元曲。然而,这个名字不久就被我否决了。前面“黄帝”,后面“天云”,地上冲到天上,有些高远,甚至虚无缥缈。人在年轻的时候,许多轻狂都表现在名字里。这个名字,也只在手抄的文本里用过几次,发表文章,一次也没用过。

弃去了“天云”,我原用自己的本名“景波”。

我后来发表作品所有的署名都是这个。这是我的本名,是父亲依着族谱起的,家族姓李,我们这一茬是“景”字辈。这是我立身处世,混迹社会,匆忙于人生的名字。身份证上是,个人履历上是,工资表格上是,工作笔记上也是。只是发表作品时,我没有加上姓氏里的“李”字。我的名字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不是我瞧不起一千三百年前这个曾经繁荣昌盛而令中国封建史为之倾倒的家族姓氏,而是出自我的平民意识。我是寻常百姓,景波,是一个寻常百姓的名字,合于我的身份地位。这个名字,让我具有更多的承担性。庄重的场合里,人们冠之以姓氏称呼我,让我找回自尊,多了几分自信,自信“李景波”这个名字足以立于中华天地之间,成为共和国的一个公民;足以证明我领过工资,开大会没有迟到,没有欠缴过党费和各种捐款;更能证明我是一家之主,一个女人的丈夫,两个儿子的父亲。在一些平易的圈子里,我更需要“景波”这个亲近的称呼。上级称呼,多了一份关照,同事们称呼,多了一份随和;朋友们称呼,多了一份亲近;读者称呼,多了一份信任。我需要庄重的自尊,挺直腰杆的自立,我更需要寻常人生中那一份亲近平和。所以,无论是网络里,还是发表文章,我都平心静气地使用“景波”这个名字。现在使用,将来必定还是。

我热爱平常的生活,我更喜爱这个平常的名字。

 

 

 

 

 

 

                                         2011319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