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一个包山户  

2011-08-29 10:57:22|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包山户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青龙叔是我们村唯一的包山户。我已有十多年没见他了。原因是每次回村,总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他的家又在我们背后的山顶上,山高路远,总让人生出一些不便。十多年来,竟和他生疏起来(是否生疏?反正我有这种感觉)。

暑夏回家小住,我决意要去看看青龙叔。

一夜小雨,早上天竟放晴了。久旱盼雨,夜逢甘霖,让人舒适惬意。早饭后,我和父亲顺着山后推土机推出的大道沿山而上。

山上过去全是洼地,是我们村山地的主体,整个一座山,二百多亩,分布在几十条里。去年,村上平整土地,推土机把洼地全部推平。沿路上,我们看到是平淌淌的地和新绚的黄土。遗憾的是山畔、山路旁很少见树。七月里,麦子收过,麦茬地遍山苍白,让人生出许多寂寞来。

约莫一个多小时曲里拐弯的山路,依稀看到山顶。山顶有一片绿荫遮蔽的地方,父亲说,那就是你青龙叔家。

一路单调,忽然有了绿树,让人眼睛一亮,我和父亲快步来到青龙叔的庄前。

这是一个单门独户的庄院,五孔箍窑一列平行,映在一片绿树的遮荫里。门前是平展展的几条大地,种着玉米、洋芋、冬瓜。畔栽着梨树、枣树,都已挂满了果。一场细雨,庄稼们分外精神。门口的一条地是蔬菜,西红柿、茄子、豆角、辣椒满枝满蔓的悬着,红的,绿的,紫的,诱人得很。

青龙叔正在菜地忙碌。一看是我们,先是一惊,接着一路快步出了园子,把我们引进家里,拿烟,倒茶,寒暄——真没想到你们回来。随后又让青龙婶去地里摘西瓜。

十年不见,青龙叔还是那样精干,说话利落快捷,一派军人作风。青龙叔就是军人出身。吃着瓜,品着烟,我们拉起话来——

过去,青龙叔家也住在川道里。包产到户那年,他独自选择了我们村后的这座山,包了山,那时候叫包山户。从此,把家搬到山顶上。这座山前面顺路可下川道,周围两边是沟,隔沟与邻村相望,背后有一条崾岘,同邻乡一个村联系,距该乡所在地十多里路。虽是山地,地理条件还算优越。包山的时候,青龙叔是有战略眼光的。

才包山那阵儿,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家在川里,地在山上,耕种不方便,青龙叔就在山顶箍了几孔窑洞,把家安落下来,把牛羊安落下来。人住下了,一切都好说了。住宅周围栽树,修路,打水窖。一户人家就是一片绿色,一片绿色,就是一个村庄——这是一户人家的村庄。

山顶的地有三十多亩,大大小小数十块,分布在陡凹不平、长短不一的地里。块数多,难耕种,单靠自家微薄的收入、单薄的人力是难以平整的,只好将就着种。好在这几年还算顺和,种啥啥都成,不出几年,青龙叔家粮食冒了尖。油料和其它经济一年下来也能收入上万元,再加上养羊,羊毛、羊绒、羊出产也不少,钱粮都还富裕,是村里最早的“万元户”。

然而这几年,包山户,因地里条件限制,距离公路沿线远,生活条件同川道人家相比还是有了相当大的距离。地不平,费力、费工、费时;没通电,川道人家早已电灯电视电气化,山顶上还是煤油灯、收音机;没有水,水要靠水窖,窖里吃完了,要到几里以外的川道里去挑,道路又不方便。

对此,青龙叔没有气馁,也没有一直守旧下去。尽管眼前同过去的少吃没穿相较已经天上地下了。他同职业中学毕业的小儿子商量一番,准备拿出这几年的积蓄,要改变这种差距。青龙叔军人出身,说干就干。

花费七千多元,请来了推土机推开了下山的和通往背后崾岘的道路。

随后又推平了山洼所有的山地,花费了一万八千多元,原来的三十多亩山洼地,一下子变成了四十多亩平展展的地。

请来电力部门技术工,花费了一万多元拉上了电,随后又买了电视机、洗衣机。电视机在拉电的前一个星期就买了,通电的当天就看到了电视,青龙叔一家顿觉打开了一个新天地。

买了一辆三轮车,到山下或背后的塬上拉水,一次拉四大桶,能吃十天半月。

生活条件改善,生活水平也明显提高了。光景滋润起来,青龙叔一家更有信心了。

提到下一步打算,青龙叔又有了新的思路——

不缺粮,钱也有几个,但要发展,就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子。过去种粮只能解决温饱,遇到天旱,就不行了;再说现在种地成本高,还不如另谋思路。

青龙叔把路走在植树和养殖上。一个包山户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地多,大量栽树,把地分成经济林和用材林。地规划了果园、桃杏园;畔、沟洼地栽植洋槐、杨树、柳树等速生林,如今已初见规模。

再是养殖。封山育林,没了草地,青龙叔今年把一圈羊全卖了。最近有谋划拿出十亩地专种美国油草和新品种苜蓿,专门养牛,搞规模养殖。当然还准备养鸡。他的小儿子买了二百种鸡,现在已经快出栏了。

听了他的一番话,真是让人欣喜。正当我们欣喜地说着,不觉已是晌午,青龙婶端过了饭,是农村里实实在在的臊子面,汤煎油汪辣子红。好久没吃到这样实在的饭了,我一连吃了三碗,父亲吃得也连连咂嘴。

饭后,青龙叔又领着我们到他已平整的地里走了一圈,说了他的设想。临别时一再拉着我的手说,老侄啊,明年来,原来栽的果木就挂果,就有吃的了,再过几年,你就用车来拉,要多少,有多少,保你拉满。

是啊,按青龙叔的规划,凭他的毅力和实干精神,实现这些只是个时间问题,我为青龙叔这样的好日子高兴,祝他来年光景再上台阶。

——回家的路上,我和父亲这样谈论着。

 

  

 

 

 

 

 

                                                 2011年8月29日

 

 

 

 

 

 

 

 

 

 

 

 

 

 

 

 

  

 

 

 

  评论这张
 
阅读(93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