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阅读札记之二  

2012-11-16 10:11:36|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札记之二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12《关于树》  黑塞

 

这是赫尔曼·黑塞的一篇文章,没有题目,题目是我加的。

文中有许多靓人眼目的话——

树木对我来说,一直是言辞最恳切的传教士。

当它们结成部落和家庭,形成森林和树丛而生活时,我尊敬它们。当它们只身独立时,我更尊敬它们。它们是孤独者,它们不像由于某种弱点而遁世的隐士,而像伟大而落落寡欢的人们,如贝多芬和尼采。

树木是圣物,谁能同它们交谈,谁能倾听它们的语言,谁就能获悉真理。

他们宣讲学说,它们不注意细枝末节,只讲生命的原始法则。

 

这些朴实而真理的话,黑塞说出来了。我们没有说出来,所以我们不是黑塞。

这篇没有题目的文章启发了我对树木这个家族的思考,给我开启了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种视觉——树木的世界,树木的灵性。之前,我从未整体宏观地关注过它们。

 

13《峭壁上的树》

 

作者未注明。写一棵酸枣树的生存历史,这种树在黄土高原的山畔、峭壁最常见不过了。写成文章,让人亲切亲近。人对自己熟悉的事物容易亲近,反之则陌生。由此想到陌生的人、陌生的事、陌生的作品。

这篇文章直白些,却不失明快。让我想到多年前自己曾写的一篇《酸枣树》。我的主题有些晦涩。

 

14《我非画家》  冯骥才

 

画家作家冯骥才说——

文学的思维包含着许多绘画的因素。

文学形象如同绘画形象,一样是心中形象,需要虚构,需要用心来看,无论写人写物写环境,必须看得逼真,直至看到细节,方能落笔。文学是绵延不断的画面,绘画是片段静止的文学。文学用文字作画,所有的文字都是色彩;绘画是用笔墨写作,画中一点一线、一块色调、一片水墨,都是语言。

画非画,文非文;画亦画,文亦文。

艺术对于社会人生是一种责任方式,对于自身是一种深刻的生命方式。我为文,是多追求前者;我作画,更是求其后者。至于画风画法,欲言无多,一任自然而已。

风格是一种气质,或是一种生命状态,风格无法追求,只有听任生命气质的自然发挥。

 

冯骥才,大个子,长于体育运动,擅长文学,醉心民俗,是个艺术多面手。他对艺术的感悟,透彻、精深,三句话说出了艺术之间的联系,是个深得艺术真味的人。

 

15《读张爱玲》  贾平凹

 

文章不长,深厚老道,文字圆熟,思想精锐,笔力穿透纸背,读后让人深感文章分量。

读贾平凹读人读文的文章已有几篇了。如《读孙犁》,写出了许多人想得出而没有说出的感觉——孙犁是当代中国的大儒。他发在《人民日报》上读王维诗歌的一篇,也写得深厚扎实。读平凹读书、读人文章,既能看到其作文智慧,又能悟得他的读书智慧,读得深,味得真,用得活,算得一个真正读懂了书的人。

 

16《访兰》  贾平凹

 

这是平凹早期一篇散文。

先叙事而后哲理。叙事先虚拟了父亲养兰草的事,继而一起到幽谷访兰。哲理是通过父亲口中说出来的——做人也是这样啊,孩子,人活在世上,不能失了自己的真性,献媚处事,就像盆中的兰草一样降了品格,这样的人是不会对社会有贡献的。

平凹早期散文,做功较浓。

现在则难觅方法,不留痕迹,全然地两种境界了。

 

17《建筑的阅读》  张抗抗

 

这可能是一篇大文章,我读的是节选。

以艺术眼光探求文学与建筑的一些相似相近规律。

建筑构思与文学相似;

建筑想像与文学相似;

建筑和文学都需要语言;

张抗抗算得一代作家,当年以小说闻名,现在多不见其新作,却常见颇具艺术功力的散文。前两天在新华书店翻书就翻到过一本,其中有读画断章近百篇,全是在巴黎及世界各地看名画写下的观感。短小精悍,文字灵动,颇具艺术眼光,深味画中意境,算得一本好书。

张抗抗以文谈艺,以艺博文,巧开蹊径,独成一家,值得学习。

 

18《石缝间的生命》  林希

 

老散文,老作家,老主题,老写法,思想并不老。

热爱生命,赞扬生命,激励生命,让人振奋。生命是人类共同的话题。

老文章,百读不老,定然是好文章。

 

19《母亲·儿子》  刘跃清

 

这是一篇小小说。

一个瞎子母亲,儿子当兵牺牲,连队战士都装作母亲的儿子,为老人尽忠尽孝。

母亲是全体儿子的母亲,儿子是一切母亲的儿子。

小说短小,极具张力,耐看耐读。

 

20《人间鲁迅》  林贤治

 

这是一篇好文章。

站在历史的高度,以平民的视觉关注鲁迅,不知道这样理解这篇文章对不对?让我们且看文章怎样说——

鲁迅是巨人。他不是帝王,不是将军,无需挥舞权杖……中国的思想文化界,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赢来众多的“私敌”,没有一个像他那样招致密集的刀剑,因此,也没有人像他那样获得更为辉煌的战绩。

平凡的伟大才是真正的伟大。鲁迅是“人之子”,人所具有的,他都具有。

历史人物之所以伟大,正在与我们可以因他而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在存在的方式的选择中间,我们根本不愿拒绝他的灵魂的参与。鲁迅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没有把黄金世界轻易预约给人类,却以燃烧般的生命成为千千万万追求者的火光。

真正的巨人活在时间的深度里。

应当相信,历史终会把最有分量的东西留下来。

 

 

 

阅读札记之二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2012年11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