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阅读札记之五  

2012-11-30 14:17:57|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札记之五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28  读《艺术家韩起祥》  贾平凹

 

艺术家韩起祥,是新中国之后人所共知的名人,把他的事迹写成报告文学、人物传记还好写,写成小说,则有些难度的。要写,也非平凹这样的大手笔不可。

这类素材写小说有三难。其一,名人,人所共知,写得让大家认可不容易;其二,大素材,举重若轻,不好驾驭;其三,以大人物在方寸之间折射大时代,大历史,非得一些功力不可。

平凹的写法既有自己特色,又有继承的养分。以生活体验、有关传说、大胆虚构来结构小说,以细腻生动的细节,有关的隐喻、象征,富有个性的语言,把小说写得灵隐秀逸,充满着神秘而灵动的才子气,这是平凹的风格。从小说的继承上看,有孙犁《乡里人物》风格,真实人物,通过具体经历来反映大时代,折射生活的本质。

平凹这几年在文学上做了多种探索,也都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绩。但总体而言,越是探索,道路越艰难,这和平凹的生活圈子大有关系。长久坐在西安城里,编辑着一份刊物,写点栏目作品,缺乏前多年深入农村、深入生活的激情和勇气,视野有些狭小,生活有些飘虚。创作上缺少了生活之“米”,只剩下一身本领,名曰“巧妇”。

写作本文就是根据别人提供的材料,构写而成,幸亏了大家驾驭,但仍给人有道听途说之嫌。平凹在写作上若要新的突破,就应该静下心来,沉入他擅长并且熟悉的生活,深入生活,汲取素材,解决创作本源的问题。

 

29  读《父亲和他的儿女们》  石钟山

 

最早刊于2003年第一期《十月》。

《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续集,副标题这样说。阅读札记之五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2002年,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给人影响至深。电视剧的成功,给这部中篇系列以及作者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影视传媒推动了文学,火爆了文学,这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不曾见的。人人都知道《英雄儿女》,却很少有人知道它是巴金的《团圆》。可后来的事实却是《红高粱》推出了莫言,《亮剑》电视剧推动了《亮剑》小说,也推出了都梁,《闯关东》电视剧也引出了小说《闯关东》的走红。影视引爆文学,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主人公石光荣、储琴一家人的事迹,让跨入新世纪的中国人一再地回顾了上个世纪那段难忘的生活,引起了人们对现实和历史的审视。石光荣的英雄观、人生观,不仅是一代人精神的浓缩,更是一个时代、一个国度、一个民族的精神的彰显。当然,这部作品也引来了人们一些批评甚至非议,这很正常,甚至是好现象。这些年,一部电视剧能引起人们的非议,也是不错的,因为非议本身就是一种关注。

小说续集还是那种情调,那种语言。

典型的革命英雄主义情调,积极向上的人生基调,关注社会、生活、时代的发展情调,朴实、粗犷、大气掺杂着高粱米渣子的东北语言。联系电视剧看小说,小说被人影音成为一部新的电视剧,其中的人物、环境、包括说话的声音都让人熟悉、亲近。阅读续篇,始终让人保持这种愉悦。

续集不好写。文学史上有那么多的续集,《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民间演义,现代作品都有,成功的却很少。《父亲和他的儿女们》总体是成功的,缺憾处在于结尾仓促。如果不是篇幅限制,收尾处还可略从容些。

 

30  《我和沙巴的最后晚餐》  肖克凡

 

肖克凡的小说和其父肖复兴相比,无论如何都没有血缘关系。肖复兴、刘心武、蒋子龙们是一个时代,肖克凡是另一个时代,而且是时代里的另类。

《我和沙巴的最后晚餐》写了两个都市混饭人的故事。这是一个较为独特的题材。好多年前,我曾在报刊上读过类似的新闻:湖南有位下岗工人,穿着笔挺的中山服,提着公文夹,打扮成干部模样,天天到宾馆、饭庄混吃会饭,游浪全国,长达两年之久。

肖克凡把这一素材加工成小说,素材新奇鲜亮,容易出新,本身就是小说的好料。

驾驭这样的素材,一般人可能会正面写饭局如何多,档次如何高,规模如何大,以此直奔主题,揭示这个豪吃海喝的社会,揭示这个钱权得势的社会。肖克凡全然不是这样。肖克凡重写人物,饭局、宴会、场面,只是一个必要的铺垫。这是一种较为成熟老道的写法。无意为之,而本意尽显,有些大手笔的。

表现上多夸张,多讽刺,语调上多调侃、幽默,写生活,写现实,不拘泥于原型,在尊重生活本质的同时,给予适当的放大。这种放大是对生活的发酵。发酵之后的生活显然已成为艺术的生活,成为文学作品。语言调侃并不直接议论,而是在叙事时不经意地旁逸斜出,出语往往惊人,愤世嫉俗,痛快淋漓,读到机智处,常幽一默,让人会心一笑。

新派作家的言语值得一谈。

作品新,不仅是素材、结体,更有语言。文学作品出新的首选应该是语言。语言正如酒的味道,入口便产生喝酒的兴致,那是酒给人最直接的冲击。肖克凡的语言活泼新鲜,俗语、套语、流行语、广告语,市井街巷俚语应有尽有。这种语言看似胡乱言侃,杂乱随意,却在质地属性上最接近于小说,是一种较好的小说语言。它让我想到一位新派作家所说的:小说大可以胡说。胡说得恰倒好处,胡说得出新,这就是效果。肖克凡的语言内涵丰富,想象奇特,富有张力。常表现出诗歌的质地。言在此,意在彼;善联想,善类比,语言中渗透着作者活跃的思想和丰厚的生活。这一点,像钱钟书,透过文字往往能看到思维的生机,思想的阳光和智慧的灵光。

让人记住的语言是——

名片没有用,还不如女人的卫生巾。

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但完全可以跟陌生人吃饭。

我认为混饭儿吃,首先应该做到温良恭俭让。孟子曰: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身体倍儿胖。

他(沙巴)的就餐风格比较稳健,给人以不大动筷子的印象,甚至显得食欲很差。其实,他一出手,那必然是“临门一脚”。

混饭儿吃的竟然拥有跨国情妇,我感到意外。沙巴愈发得意,说身为超级混饭者,那女人其实只是他的一盘凉菜而已。

有这么多鲜亮的语言,肖克凡的小说确实不错。

 

 

 

 

阅读札记之五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2012年11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