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修炼你的文学语言  

2012-04-25 10:50:48|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修炼你的文学语言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这已是老生常谈,却是每一个操弄文学的老生不得不常谈的话题。

读文学作品,是从语言入手的。语言是文学的第一口酒。一瓶酒,不管质地如何,包装上贴金多少,后劲能扳倒井扳倒神,喝第一口就醇香无比,沁人心腑,那么就能口口赢人,就可能把你放得烂醉如泥了,还在大呼直呼那酒的香味。一部成功的文学作品也是这样。小说语言好,就能吸引人一口气读下去(当然还有情节);优美的散文,当然离不开优美的语言;优美的诗歌,更是通过语言这个中介把你引入诗歌的殿堂,和诗神去共鸣。阅读实践中,读过一部作品,除去作品本身(思想、情节、人物)的震撼,精彩的语言也是让我们回味不已的艺术因子,甚至随着时间的淡远,留在口中经常回味的就是那么几句经典语言。读王勃,记住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再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读李白让人常记得“黄河之水天上来”“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读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往往让人记住的是开头“幸福的家庭大体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读《堂吉诃德》让我记忆最深的不是骑士的形象,恰恰是其中一句话:一个满口洋葱味儿的女人。“满口洋葱味儿的女人”,多么形象传神,多么鲜活生动。读契科夫作品,让人更加留意的是他那冷峻的幽默,独特的语言。契科夫不仅用精神抓住了读者的心,他还用语言迷住了读者的眼。难怪高尔基说:作为文体家,契科夫在我们当代艺术中是唯一掌握了“言简意赅”的高超艺术的。

一些资深的文艺编辑们选稿的时候,大都衷情于语言。文学大刊《山花》的一位主编曾说,我选小说主要看四个方面:语言、人物、情节、主题。把语言放在首位,而且他还说,再好的故事,语言如果粗劣,我将失去阅读的兴味。这是实实在在的经验之言。一碗上好的米饭,如果掺杂了沙粒,米饭再好,也难以下咽;一台情节曲折的大戏,如果对白、演唱疙疙瘩瘩,那将大煞风景。返回来说,好的语言可以拯救一个平庸的故事,甚至作品。好的语言可以提升文学的品级。《孔雀东南飞》无非是刘兰芝焦仲卿殉情的悲剧,《长恨歌》不过是唐老皇帝和杨贵妃后宫那点事,《红楼梦》不过是一对男女的前身后世缘,《复活》不过写了一个下人的女子被诱骗而失身的事,它们经过千年时光的淘洗,却依然光彩照人,是大师们绝妙的语言使它们生出了灿烂怡人的光芒色彩。编了多年刊物,让我感慨的常常是语言。许多作品,主题新颖,情节曲折,人物可能很鲜活,唯一糟糕的就是语言。平庸的语言,粗制的语言,拙劣的语言常常让前面那些优秀的文学因子黯然失色。曾经有一个阶段,我读作品、选稿子专看语言,作为一个文学编辑,这样做或许偏颇了些——我痛心疾首那些平庸、粗制、拙劣的语言。

语言交流是共性的,它要求大家都要能听得懂,看得明。然而文学语言又是个性的,它要求既是“大家”能听得懂的,又是“你”这个唯一的个体说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语言就是一个人。有什么样的语言,就有什么样的人。世界上人千差万别,语言也千差万别。没有两枚绝对相同的叶子,没有两个绝对相同的人,更没有两个绝对个相同语言。文学语言,个性化的语言要表现的是个性化的“你”,而不是“他”,是唯一的“你”,而不是人云亦云的“你”。我们现在遇到恰恰相反。人们都不习惯于用脑子,惯于现成捡来。姑娘美,就像花儿一样,再不能像什么别的。长条形的山体,必然像一条苍龙,很少像鲁迅先生笔下“铁的兽脊”这样的新颖话。说春天,动辄“惠风和畅,天朗气清”,绝对没有再比这上好的情景。说心潮起伏,就像大海的波涛,都不敢用“黄山翻腾的云雾”来说。姑娘像花,苍山如龙,这些话好是好,可惜别人说过了,是人家当时当刻的好。这些话也没什么好,“惠风和畅,天朗气清”,不一定就是你当时的真实感觉,你或许还有比这更好的情景,还有更好的话,只是你思维懒惰,惯于庸常而已。习惯是语言的老师,它规范了民族语言的框架,框定了语言表达的基本形式;习惯又是一个溺爱的家长,它用那些现成的语言熟食养成了人们语言思维的懒惰,让人们失去了创造的原生。同时习惯还是一滴滴圆滑的水珠,它用缠绵的滴穿磨钝了语言的光彩,使我们的语言一天一天的变老,直到老迈无用下去。习惯老去了我们的语言。修炼你的文学语言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要做一个较有出息的文学工作者,一定要重视语言修炼的。古今中外成功的作家无不在语言上深下工夫,他们首先是语言大师。他们文学创作的个性,许多部分是通过语言的个性标榜和彰显的。莎士比亚的绚丽多彩,雨果的激情浪漫,巴尔扎克的激情澎湃,契科夫的冷峻幽默,欧亨利含泪的微笑,泰戈尔的亲切怡人,鲁迅的深刻冷峻,巴金的热情真挚,冰心的温婉慈爱,朱自清的明丽优雅,老舍的风趣幽默,孙犁的简洁凝练,贾平凹的乡土怪味,路遥的雄宏大气,都呈现在他们的语言里,语言就是风格。艺术成就了他们的思想,语言成就了他们的艺术。

作品读过了,那些精美的语言始终回荡在我们阅读的心空里,这是语言的力量,也是语言给我们的启示。

 

 

 

 

                                             2012421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