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走 出 窑 洞——合水民居变迁史话  

2013-03-14 16:06:08|  分类: 我的本土——乡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合水是个好地方。

甘肃最东部,东连陕西富县,北接庆城、华池以及陕西的志丹,南临宁县,西面是西峰。子午岭穿越南北,马莲河径流西向,沟壑纵横,川原相交,是陇东黄土高原腹地。走 出 窑 洞——合水民居变迁史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合水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是黄河中上游人类繁衍生息的聚居地之一。1973年,县内板桥出土了迄今250万年前的黄河古象化石,世界瞩目,被称为黄河象故乡。境内仰韶、齐家、寺洼等古文化遗址,是新石器时代人类在合水生产、生活的见证。翠峰寺、华严寺、八卦寺等佛教遗址,李家庄石窟、张沟门石窟、千佛砭石窟,中国名塔之最的塔尔湾造像塔,秦直道、“碧落霞天”摩崖石刻,汇成了合水丰富的佛教文化和古石刻文化,合水又被成为古石刻之乡。

古老的窑洞民居文化,更是陇东黄土高原建筑文化的活化石。数千年来,合水人民在这里生息繁衍,辛勤劳作,不断创造。窑洞,是栖息之地,也是创造之地。窑洞民居的变迁,是一部厚重的历史。考察这部历史,足以见证人类踯躅前行的足迹;足以见证合水社会的文明,经济的发展,文化的进步,民生的改观;足以见证合水人民艰难奋斗,艰苦创业的精神风貌。一部窑洞民居变迁的历史,绝不限于建筑、民俗等单个行业史,考察这部历史的意义也应该是多样的。这里,我们想通过窑洞民居的变迁来见证合水民政人,尤其是当代民政人,为合水民居的改观创业奋斗的历史,披文循迹,窥班见豹,从而襟带合水发展的历史。

是为引言。

 

  古老的居住——窑洞沧桑

 

走 出 窑 洞——合水民居变迁史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先从人类最早的居住说起。最初的人类住在什么地方?大树上,树下,草丛里,岩石下,山洞里,可能有很多答案。让人最值得留意的却是山洞。它可能是人类居住最根本的起源之一。神话传说中的神仙就常常住在××洞里,洞,大概是人类早期在栖居方面追求的理想之地。窑洞是黄河流域一带人类居住的起源之一。从山洞到窑洞肯定有一个变迁的过程,究竟怎样变迁?或者进一步说,黄河流域、黄土高原、合水境内的人是从什么时候居住窑洞的?皇天后土,苍茫原野,历史在这里是一个纯粹的缄默者,没有留给我们太多的言语,留下的只是那些年岁模糊的窑洞,仿佛一只只沧桑的眼睛,苍茫地回望着我们。

合水窑洞居住的历史应该是很早的。现存最早的佐证,我们却只能在仰韶、齐家、寺洼文化遗迹里探寻:它们距今3000——7000年,属新石器时代,在合水的蒿咀铺、九站、板桥、大山门一带。再近一点是《甘肃省通志》中的记载:庆阳府人“好稼穑务本业,有先王遗风,陶复陶穴以为居,于貉为裘以御寒”。这里的庆阳府,包括合水县;“先王”指周先祖。陶,就是窑,古代“陶、窑”同语;据考,“陶复陶穴”就是周人根据不同地理条件挖掘的窑洞。坑穴上面覆土,类似现在的箍窑,叫陶复;在塬面上的平地凿坑挖窑,叫陶穴。从新石器时代到周先祖开发庆阳,移风易俗,人们的生活在改变,窑洞居住肯定也在不断改进,只是少见于历史记载而已。

合水建县从隋唐始。《合水县志》载:合水,名于隋,地划于唐,治立于宋,至今有1400多年的历史。

往下的1400年中,隋、唐、宋、元、明、清、民国直到共和国成立好长一段时间,陇东黄土高原腹地,合水的人们绝大部分人都生活在窑洞里。

合水窑洞形式大体同于黄土高原的民居窑洞。建构上看,一般都是利用崖势,依崖挖洞,顶部呈半圆拱形,两壁下渐宽,一般底口宽3米,深7米,高3.8米,入口砌土坯墙,设置门窗,窑壁用麦草和黄土泥浆抹光。塬区的宅院多有大门,围墙。在沟畔、胡同。坎塄削崖修庄挖窑组成院落,叫做“崖庄院”。在平地挖方坑,深7米,坑内四面削崖面,挖窑洞,坑院内挖渗坑蓄水,叫“地坑院”,就是前面说的“陶穴”。塬区还建有少量的土箍窑,以土坯、麦草黄土泥浆砌墙,拱卷窑顶而成,内形窑洞状,顶上压短椽挑檐,青瓦盖顶,好像房厦。太白葫芦河川道箍窑用石料砌墙,结构与土箍窑相近,只是门窗连体作为屏墙。千余年来,窑洞居住文化只是在细节上发生着变化,工艺技术和造型变化甚微,其以居住为主的功能更是稳定。

考察隋唐迄今的历史,合水境内关于窑洞的专门记载几乎没有,只有一些零星史料中提及。窑洞的遗址倒有许多,典型的有——走 出 窑 洞——合水民居变迁史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子午岭隧道涧水坡岭之顶,发现住屋两处,半地穴式结构,顶部已毁,地穴呈长方形,深1米,长4米,宽2.7米,南部正中有宽0.8米的屋室门道,相传是较早的窑洞。

子午岭午亭子古镇窑洞群落,数个村镇纵横岭上相连,每个村有古窑洞庄院十几层,百余孔,相传是秦汉到唐宋元明清时的古窑洞。

子午岭山区大量的庄院窑洞遗址,据考,是清同治年间居民遗址。清同治年间,陕西回民白彦虎聚众起义,在董志塬子午岭一带驰骋啸聚,岭上村民为躲战乱大量搬迁外逃,留下窑洞村舍遗迹。

古老的窑洞之所以长期作为合水乃至黄土高原人民稳定的栖息地,这是窑洞的特点决定的。

窑洞比较坚固耐用。房厦因其受建筑材料或建筑质量限制,若干年后,就要翻修、重修,而窑洞则没有这个过程。在合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百年不漏的窑洞,没有百年不漏的厦房。窑洞坚固耐用,缘自于构成它的独特材料——黄土,以及其独特的拱顶建构形式。黄土同红土、黑土相比,结构上具有直立性、稳定性,适合挖窑筑洞。窑洞拱顶式结构,更符合窑洞结构的力学原理。一般没进过窑洞的人,初来乍进常常很害怕,总担心上面的顶子会塌下来。其实,拱顶式的结构,使来自顶部的合力一分为二,重心稳定,分力平衡,体现了极强的稳固性。拱形桥梁、拱形堤坝构筑就是实例。黄土高原合水的先民们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体现了先民们高超的智慧。同时,拱顶式结构同于古诗中“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反映了中国人“天圆地方”的古老认识。窑洞的另一特点是实用。同单间房厦相比,窑洞比较宽敞,更兼硕大的土炕,适合更多的人居住,体现了人类早期的群居意识。在安灶的窑洞里,灶炕相连,合水人叫做“灶火连炕,烟囱朝上”,民间谜语“铁头土腰,尾巴乍得多高”,也指这个。灶炕相连,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方便:烧炕做饭,公用一个烟囱,常常是做了饭,炕也热了。更重要者,窑洞恰似一台自然的空调,能根据外界气候变化自觉地调节室内温度,冬暖夏凉。这一点,常令现代化的空调自叹。窑洞不论春夏秋冬,都给人提供了温馨舒适的居住环境,自然,朴实,醇厚,正好暗含了陇东合水人敦厚、平和、不温不火的性格,常常让人想起“一方水土一方人”的朴素哲理。对窑洞居住实用这一特色,庆阳古人惠登甲写诗赞誉:远来君子到此庄,休笑土窑无厦房;虽然不是神仙洞,可爱冬暖夏又凉。

当然,窑洞长期作为合水民居形式,还有其它原因,社会的、文化的、经济的,其中经济可能是最重要的。民居形式的存在,是一定社会条件下的产物,有着文化的传承,是当时当地经济发展的体现。民居形式的彻底改变也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是文化文明的结果,更是经济发展的产物。

同其它事物一样,最有特色的东西,其缺点也往往是最突出的。窑洞突出的缺点是,构筑上费工、费时、费力,劳动强度大。在过去生产力水平较低,一切都靠人工,修窑很费工时,在合水,几辈人修一处庄院是常见的事。窑洞透气、采光性能差。窑洞同房厦相比,缺乏美观。还有窑洞因地质条件或因天然的封闭性,其抗震防灾性能较差。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居住观念的改变,其居住上的优势已明显落后于房厦。但由于经济社会等原因,长期以来只有街镇多房厦,官家多房厦,富家住房厦,普通民居只能是窑洞,要彻底改变居住条件,彻底走出窑洞,搬入房厦,那真是一件不可企及的事。

数千年来,黄土高原窑洞是多灾多难的,合水人窑洞的居住是艰难的,沧桑的。就以地震和水灾而言,有许多见于史册——

东汉汉安二年(143年)九月,北地地震,十二月方止,连震180余次,山谷坼裂,房舍多毁,人畜死亡甚众。

隋开皇二十年(600年)十一月,地震(6.5级),烈风大雪,拔木倒屋,民舍多坏,死人畜众多。

唐大中三年(849年)十月初一,庆环地震,庐舍倒塌,人亡数千,畜死无数。

宋大观二年(1018年)六月,平、庆、泾、原地震屋毁城塌,压死人畜甚多。

金兴定三年(1219年)四月十八,平、庆、固、静、宁以东地震(6.2级),庐舍倾毁,死人万余,畜倍之。

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十二月十二日午夜,陕西华州地震,波及千里,合水震声如雷,摇若浮沉之状,顷刻间,山移地裂城倾屋倒,压死人畜无数,窑洞居者死之尤甚。

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二月初一夜,合水地震有声,房窑坍塌,人畜伤亡。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大雨,马莲河水涨20丈,冲毁沿途田舍村庄,死人畜。

民国九年(1920年)十二月十六日晚,海原8.5级地震,波及170万平方公里,合水山崩地裂,河水激浪丈余,房舍仆而复起,墙倒屋塌,男女老幼裸体奔逃,庐舍窑洞塌陷十之六七,死人700余,畜3000多。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六月二十二——二十五日,三、四区大雨,河水猛涨,固城川已熟麦田被水冲没523亩……羊畜禾木受损,政府赈济。

民国三十年(1941年),六月下旬至七月中旬,部分地区遭水灾,人畜有死亡,田禾损失,毁窑洞房屋数十孔(间)。

这些只是略略提及,还有许多不见史册的。

让人留心的是历次灾难中,涉及到政府赈灾、民政救助,几乎空白。只有一次,正好是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那时正值陕甘宁边区的合水。边区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有难,自然赈济。而此前的数十次灾难中,只有灾情记述,政府救济的记载一次也没有,民政资助用于盖房造屋,就更不用说了。

数千年来,地震和水灾带给合水人民的灾难是空前的,窑洞里居住的人们在无数次灾难中生死奔波,长呼短号,哭天不应,叫地不灵,一部窑洞的灾难史,沧桑是说不完的。

面对苍茫的大地,我们不禁要问,合水人民的居住何时改变?

 

  走出窑洞——民政新篇

 

走 出 窑 洞——合水民居变迁史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往事越千年。走出窑洞,让暂新的居住改变这块苍凉的土地,让合水人民走出千年的苦难。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走出窑洞,告别千年的居住,告别千年的习俗,让17万人民住进新房子,过上好日子。

历史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共和国成立之后的新时代,交给了新时代的合水人。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大地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苏醒了,合水政治变革,经济发展,文化复苏,合水人民迎来了又一个春天。合水的民居也从过去窑洞里的细微变化,开始了全新的变革——走出窑洞,告别过去,住上明亮、舒适、安全的房子,已经成了合水各级政府的职责,成了合水人民走出贫穷,满足温饱直到奔向小康的希望,也是合水民政人的神圣职责和希望。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土木砖木结构房屋在合水各公社(乡镇)及农村已经起步。到八十年代初,集镇建设规划和乡村建设规划逐步实施,村庄建房住宅逐渐增多,搬出窑洞,住进新房的人也增多了。1985年底,全县2镇、13乡、96个行政村、695个自然村,村庄住宅面积达到201.8万平方米,人均16.2平方米。其中房屋占16。合水民居工程发生较大变化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直到本世纪初。随着扶贫攻坚、镇村推进、小城镇建设、民政救助等各项农村惠民政策的实施,到2006年,全县乡域村庄房屋建筑面积已达到501.55万平方米。有一半人已经迁出了窑洞,住入新房,居民居住条件得到明显改善。

这种改善固然得力于国家大政策,但更离不开国家民政投入,离不开民政人。新世纪,民政人功不可没,民政人资助建房的贡献更是值得一述的。民政建房主要在民政救灾资助、民政建房资助等方面。

灾难始终是这块土地的克星,是建设的克星,是民政人的克星。它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停止,数千年来,它对这块土地的肆虐一直没有停止过。翻开新版《合水县志》,近三十年来仅水灾对合水民居及生命的危害,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1988627——818日,合水连降四次大暴雨15个乡镇47748人受灾,伤6人,死6人,毁坏房屋630间(孔)。

199166——10日,合水15个乡镇连降暴雨及冰雹,重灾9个乡镇,死伤各1人,倒塌窑洞房屋134间(孔),受损599间(孔);

1996624——726日,全县15个乡镇遭受大暴雨及冰雹,受灾410054544人,死亡1人,损毁房屋158间(孔)。

2003年,826日,合水遭50年来罕见大暴雨,12个乡镇3041人受灾,死3人,伤4人,倒塌窑洞168间(孔),其中西华池村民房塌窑陷,生命危急,县长郭光能带领县领导、武警战士从崖背上用绳子救出被洪水围困在窑里的群众。

200489——20日,全县暴洪灾害,全县12个乡镇3214人受灾,倒塌房窑13间(孔),受损94间(孔)。

民政人是伴着灾难而生的。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政府,哪里就有新时代的民政人。

每遇灾难,县委、政府各级领导顶风冒雨冲在前面,民政人更是一马当先,转移群众、抢救生命,清除水患、修补房屋、赈灾救济、恢复生产——

一顶顶遮风避雨的帐篷送来了;

一件件温暖的衣服棉被送来了;

一袋袋足以温饱的米面送来了;

一叠叠带着温暖的资金送来了;

看着修好的房屋,平整后的家园,泥泞里爬起的庄稼,重新架起的电线,点亮了的灯盏,受灾人心里有了光明,受伤的心有了些许慰藉。

但是,历次灾难,历次救济,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民的居住条件,这让民政人痛惜,难过,也引发了民政人的思考,尤其是这位当了十几年民政局长、堪称合水民政“老黄牛”的穆生海——

每一次灾难,受伤最重的是住在塌腰破洞、危险房屋里的人;每一次赈灾救济,国家投资了巨大资金,泼洒到千家万户,只能是房屋、窑洞的小修小补,只是对受伤人的暂且安慰,下一次洪水、地震来临了,灾难照样不可避免,合水人民居住抵御灾难的现状无法改变。如何把这些资金投入到从根本上改变民居上去呢?那就是集中使用资金,改建新房,让这些昔日住在窑洞里的人,彻底走出窑洞,告别窑洞,告别灾难。

一个思考成熟了,一个决策成熟了,老慕坐不住了。

到省民政厅找厅长汇报,找救灾处处长及各位领导汇报;

到市委市政府向书记市长汇报;

到市民政局找领导汇报。

2002年,老慕的提议经过省市领导的多方论证终于批复了:赈灾救济过程中,适当集中使用民政资金,创建民居工程,让合水人民搬出窑洞,走出窑洞,住上新居。

4年里,老慕不知跑了多少路,说了多少话,风餐露宿,求了多少人,一项济民赈灾政策,能较大改变人民居住的政策终于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剩下的就是做了。

但做起来却又让人犯难:民政资助资金虽大,却只是改变民生惠民政策的一个方面,要彻底改变民居条件,让人民彻底走出窑洞,还是远远不够的。

老慕和他的一班子人就研究政策,科学决策,把农村危房改造和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与生态移民结合起来,与整村推进结合起来,与安居工程示范点建设结合,与贫困残疾人危房改造结合,打一场综合的攻坚战。

之后他们设计方案,制定标准,统一规划选址,统一建设标准,统一采购主要建材,统一质量要求,统一组织验收。建房原则上保证每户建三间,不少于45平方米的砖木结构安架房,或者是砖混结构平顶房,质量上达到水泥砂浆浇筑、二四实心墙体,上下圈梁,严禁空心墙、水泥屋架,土泥坐砖。

钱从哪里来?国家财政拿一点,群众自筹一点,银行贴息贷一点,剩下民政进行资助补给。资金补助上坚持“困难大的多补助,困难小的少补助”的原则,不搞平均分配,实行非现金结算,对于五保户、重点优抚对象、重度残疾人予以倾斜照顾,让民政赈济真正施惠在最需要的人身上,让党和政府的温暖真正普惠到下层人民的心间。走 出 窑 洞——合水民居变迁史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建房的日子,是民政人最负重最忙碌的日子。

先是乡村摸底上报,然后老慕和他的班子领着人分组逐户核查,防错报,防假报,防漏报,确定困难资助户。要问能走访多少家?合水的贫困户有多少家,他们能走多少家;能走多少路?合水的大路、小路、山路有多长,他们就能走多长。

摸好底,老慕又根据乡镇地域及户数情况,自己带头,全局干部职工每人若干村多少户分工到人,从预算到送料、督工、修建直到验收全权负责,责任到人。

民生大于天,责任重于山。肩负重担的民政人,不仅用肩扛着民生的重担,而且还用心,这是事业之心,责任之心,是为人民谋福祉的奉献之心。从县上领导到专管民政领导直到民政局全体干部职工,这是一个代表党和政府的为民组织,是一个艰苦创业的群体,是一个真正把人民疾苦放在心上的奉献团队,他们的事迹,鲜活在官方的材料文件里,有些作为趣事,至今还流行在合水老百姓的口碑里——

书记像民工:县委副书记葛宏,在老城镇南寺塬为残疾建房户搬运砖木材料,撕破了衣服,磨烂了手,满面尘土,被过路村民认作民政局和乡政府雇来的民工。

老慕心软脾气大:民政局长慕生海九访老城镇南寺塬一位刘姓的残疾老人,第一次访问的时候,看到她艰难地趴跪在蒿草满院的踏破窑洞里,伤心地直抹眼泪;检查困难户建房工程,发现店子乡有几户砌墙用土泥坐墙,弄虚作假,质量不合格,盛怒之下,一脚蹬倒围墙,事后又向群众道歉并反复说服,直至问题解决。

杨局长认理不认人:副局长杨培宁到老城镇检查建房供料时,看到部分檩条和椽不合标准,就全部清退。主事人和他拉上亲戚,杨局长说,亲戚越不能违法,越要退。出到板桥,又发现这批材料到了板桥,杨局长再次清退,主事人找杨局长过去的同事和领导说情,杨局长说,质量不合格找谁都得退!这批材料终于没有流入建房住户中。

女乡长租狗看材料:店子乡主管民政的副乡长项英,主管建材原料发放,白天亲自发料,晚上一人守在料场值班,风黑夜冷,害怕得不行,就亲自掏钱在附近群众家租了一条狗,日夜看护,直到材料全部发到建房户手中。

李支书建房不顾家:店子乡吕家岘子村支书李培兴开了个砖瓦厂,当得知建房砖瓦要以最低价从厂里供给时,他说,别说最低价,就是贴钱,贴上家当,只要村里人能住上新房也值了。

王璐帮扶薛树琪:何家畔乡郭家庄村五保户薛树琪患小儿麻痹,两手不能合拢,连口袋里的钱都掏不出来,妻子患心脏病、驼背畸形并智障,弟弟智障,母亲年老有病,一家四口住着破窑洞。被确定为民政重点帮扶户后,乡民政专干王璐负责重点帮扶,看地基,运材料,施工,直到搬家住进安上电视,一个弱女子为了五保户,跑了多少路,出了多少力,受了多少委屈,只有王璐知道。

还有纪检组长王洁琼、低保办主任王克志、慈善会长李忠海、老龄办副主任何涛、固城乡民政专干刘巧宁,他们都是有故事的……

多了,太多了,这样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上面只是民政人资助建房的一点花絮,一个细节,更多的工作,更大的付出,是那些默默无闻为之奋战,为之付出的人!

20085121428分,汶川地震,波及合水,合水大地山摇地动,全县12个乡镇,80个村1000442215人受难,房窑倒塌1272间(孔),受损严重已成危房1909间(孔),轻度损伤房屋窑洞4826间(孔),死亡一人。段家集乡宜州村魏锁林家窑洞坍塌,四岁的女儿正在炕上玩耍,被坍土掩埋,等一家人哭天喊地地挖出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接到报告,县委书记郭光能、县长田雁青带着民政及有关人员第一时间来到现场。

看到抱着女儿哭喊的魏锁林夫妻,看到窑洞坍塌惨象,所有领导都流下了眼泪,老慕更是把泪流出了心里。

查看现场,老慕发现坍土中有修补窑洞时用过的泥土——这窑洞是修补过的,属于危旧窑洞,老慕的心就像刀割了一样:假如是新窑洞会有这样的惨象吗?假如魏锁林家能住进牢靠的新房,会有这样的结果吗?现在,一切都成了假如,生命不会在假设中复活,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永远不会睁开眼睛了。

伤心的老慕当场拿出2200元,交给魏锁林,并协调乡镇安排一家人的生活,随后又和领导协商,决定拿出2万元,10天时间内帮助建起三间了新房。

10天后,魏锁林一家终于住有所居,残伤的心,有了些许抚慰。

当然,这只是受灾期间的一例。

民政不仅仅只是建房造屋,工作千头万绪,内容繁多,只要涉及到民生,都相关民政,只要相关人民幸福,更离不开民政。汶川地震的一段时日里,是民政人最为揪心的日子,也是最忙碌的日子,合水的山川大地,到处都有民政人的身影,到处都有他们的足迹。

灾后,新一轮重建工作又牵动着民政人的心,时间一天天推进,每天都是一幅幅忙碌的情景——

县长田雁青的房间灯,许多日子里几乎彻夜长明,民政人下乡回来多晚,她就等到多晚,连夜听汇报,开会,当天工作不过夜。

民政局长老慕一个月里,七上省城,找领导,跑建房资助项目。

副局长陈贵民检查建房,爬山涉水,进村入户,直到晚上三点半,往回走迷了路,等到天亮才回来。

新任县委书记柴春为考察建材价格质量,跑遍了陇东及周边所有的建材市场。

新任的民政局长赵志辉领着他的团队又奔波在民政建房、谋划明天的征程里——

五年了,领导一茬一茬地换,人民利益高一切,一切为了人民的服务宗旨没有变;合水民政人为改变民生,让人民走出窑洞,迁入新居的信念和理想没有变;民政人艰苦创业,加快建房进度,谋求发展的事业没有变。

艰难的奋斗,终于有了回报;艰苦创业,谱写了新时代民政人的新篇章。

汶川地震以来,合水县民政共投资16140万元,对3827户受灾群众的危窑、危房进行了改建重建,其中低保户1433户,分散五保户49户,特困户2345户。

2008年,合水住房户数17138户,占51.2%;窑洞住户16355户,窑洞住户占48.8%

2012年,合水住房户数33462户,占89.8%;窑洞住户3783户。占10.2%

数字是单调的,但里面蕴含着精神,蕴含着动力,它是合水广大干部群众凝心聚力,艰苦创业,改善民生的最好说明;

数字是枯燥的,但它承载着变化,标志着发展,见证着合水人民为改善民生所做出的业绩,这其中每一个符号,每一个小数点都是闪光的符号。

几近于90%的人住上了新房,走出窑洞。回顾数千年来封建王朝,这是一场革命性的事件。这个变革,雄才大略的秦皇汉武没有做到,大展宏图的唐宗宋祖没有做到,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更没有做到,这是任何封建王朝都不可想象的事情,而今却成了一个事实,一个富有历史变革的事实,一个革命性的事实,一个崭新的事实,一个生机盎然的事实!

在这个事实面前,我们可以肯定地向历史说,绝大部分合水人已经走出了窑洞!

 

  明天的太阳

 

初冬,一个阳光和煦的日子,已退居二线的民政局长老慕,领着我们回访民政资助建房情况。

车奔驰于原野,或在山川蜿蜒,一路上都是俨然的村庄,暂新的房舍,村路平整,宽阔的广场里,村庄人们在健身,一派新型农村气象。

几乎每个村都有民政资助的建房户,有几个村甚至是民政包建的。

路过村庄,老慕如数家珍,几乎能叫上每一个住户的名字。

这是王宝平家,2006年受了水灾,民政资助建起房,周围几户人都是,副省长罗啸虎,省民政厅长梁国安曾经查看回访过的。

这是住户刘继峰家,原来一家人住在半山的几孔破窑洞,2008年,通过民政资助建起新房;

这是五保户何天龙家,残疾人,腿脚不方便,2010年,民政出资,专人负责盖房、盘炕、筑灶、买家具,直到把电视安装起来,残疾人,没办法啊。

老慕太熟悉这些人了,因为每家去过都不至五次。老慕说,五次六次不算多,我们有些民政干部到一个住户家跑过十几次、二十好几次。

我们来到店子村五保老人何天平家。何天平六十多岁,患病智障,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妻子有病,一个儿子前多年出去打工,一去不回。原来住在沟畔的一孔危窑里,2009年民政出资,盖起两间砖混结构房。小院落,还算整齐,房子里几件旧家具,何天平坐在热炕上,妻子院子剪辣椒。问起光景,何天平妻子说,穷些,但和前几年相比,好得很了,这得感谢公家,就是这几个月的低保不及时……

老慕一听,立马给随行的何主任说,记着,回去赶快查一查,看是咋回事,尽快落实。

我们来到店子双柳树村刘学峰家。走进门,刘学峰一眼就认出了老慕,热情地打招呼。五间新房,砖混结构,红色的彩钢瓦闪耀在阳光下,墙壁贴着瓷砖,院子里放着一辆农用车,一辆摩托车,这是一个光景殷实的人家。

刘学峰说,多亏了慕局长给我资助,要不现在还在原畔的烂窑洞里住着;

刘学峰说,我们村36户人家,现在只有3户住在窑洞里,其它都住在这一片新房里,有些年轻人进城了,人家住楼房去了。

路过吕家岘子村,我们专访了村支书李培兴。一见面,李培兴就拉住老慕的手往房里走。

李支书说,老慕是我们村的恩人,让我们住进了新房,这几年,仅民政一项就给我们村投资了300多万;

李支书说,我们村360多户,只有10来户住在窑洞里,没住房的,有些正在盖房,有几户是老年人,住惯了,儿子把房盖好了,老人不愿搬迁;

李支书说,现在打工人口多,村里有些年轻人都到上海、天津了,有些买了楼房,近一点的也到西峰,到县城买了地方,住进楼房了,农村平房都住不下人家了,这种人占到10%……

李支书后面半句话虽有点调侃,但看得出,更多的是自豪。

让我们留心的是一部分人进城买房,占到10%,也就是说,在吕家岘子村,至少已有30户人家进了城,住上了楼房。进城,住楼房,可能是新一代农村人居住的希望,是走出窑洞,住进新房之后,合水民居发展变迁的前景。

事实的发展也预示着这个前景——

合水城镇以及农村已经建起了楼房和小别墅。

2008年,西华池镇华市村有30多户集体住入兴建的两层独院楼;

2010年,西华池镇唐旗村20多户盖起了别墅式的花园农家住宅;

2011年,吉岘乡望宁铺村建起了40多户别墅式农宅;

2012年,由合水籍著名实业人李杰投资3000多万的吉岘乡铁李川农家别墅群正在兴建。

走出平房,住进更新的楼房,将是合水民居的崭新前景,而且随着新农村建设不断推进,小城镇建设不断推进,这种前景将变得越来越现实,我们有理由相信——

合水人民居住会步入一个新境界!

合水明天的太阳将更加灿烂光明!

 

 

走 出 窑 洞——合水民居变迁史话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2013年3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3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