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在历史与传奇间行走  

2014-07-15 15:45:42|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历史与传奇间行走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五月二十三日,宁县文学聚会上,张香琳送我一本她的新作《凤城传奇》。张香琳毕业于西北师大,甘肃作家协会会员,是庆阳文学界熟知的女作家,也是我的同道。

    拿到书,断断续续一个月,读了三遍。这里谈一点看法,不妥之处,请香琳和能看到此篇的同仁们批评。

 

《凤城传奇》是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凤城(大而言之是庆阳)在上个世纪前五十年发生的事。凤城富户田兴邦家传宝物麒麟香炉有生香治病奇效,引来了豪强富户金积满、恶霸黄高魁等人觊觎;流浪儿陈猫蛋与田家二女儿紫月生死爱恋,陈猫蛋献身革命;与陈猫蛋一同流浪的彪蛮娃不满盘剥,杀了财主张鼎,却投了恶霸黄高魁的保安队;林儒生受黄高魁家资助成为凤城名医,因不满意与黄家女儿婚姻而倾心于田家儿媳梅笙,爱得痛苦、痴情甚至于变态;田家大女儿静雪的儿子高旗和陈猫蛋血战沙场,壮烈殒身。数家三代人围绕夺宝护宝、反暴抗争、爱恨情仇,展开了半个世纪五十年的厮杀争斗,最后“幻想夺宝的人拥宝而死,向往爱情的人被爱吞没,渴望复仇的人放下了武器”(作者语)。叙写了一段历史,书写了一段传奇。“是历史,也是传奇”(作者语)。

 是历史,也是传奇,香琳这样定位,写作也是在历史与传奇间穿行的,整个作品也是用历史和传奇编织的。

《凤城传奇》或以历史为背景,或直接叙写历史,真实地记录了近代史上庆阳大地上发生的事情,写出了一个时代。

 开篇彪蛮娃父亲彪安和陈猫蛋父亲参与的交农事件,在上个世纪初庆阳的宁县、合水、庆城都相继发生过,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组织合水交农事件的“何大帅”何永喜等人惨遭杀害。火烧教堂案,庆阳历史上也真有其事,环县农民张九才在庆阳三十里铺一把火烧了洋人的教堂,引起民国甘肃省府上层震动。田静雪的丈夫高嘉远领导的西华池兵变,也是当年陇东革命史上的大事,并且是最成功的一次兵变事件,它的领导人真实名字就叫高鹏飞,兵变的经过和香琳写得基本一样。红军教导师进驻庆城,开辟陕甘新区,庆阳历史上有,陕甘革命史上有。高嘉远、陈猫蛋参加的山城堡战役就发生在陇东环县山城堡,更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抗战时期,陈猫蛋参与的抗大七分校在豹子川战斗开荒,还有后面高嘉远、陈猫蛋参加的西华池战役、西府陇东出击战,陈猫蛋、高旗牺牲的宁县“五·八”暴动惨案,都是陇东解放史上壮丽的一页。

 融入历史的写作,是一种大境界、大眼光的谋划,也是一种比较大气的写作。这一点,我们在阅读金庸的武侠小说就有深切的体会。以历史为背景、写历史,无疑增加了作品的厚度、高度,作品融入了历史,显得真实、厚重、大气,有可能成为大作品。《凤城传奇》具有这种气质。

《凤城传奇》还通过民俗、文化里的民间事件,书写那个时代。

 组织交农,用鸡毛传贴联系,是中国民间传统的组织方式,也是那个时代的民间联系方式。发生在民国战乱年间的饥饿,人吃树皮糠菜、吃碱土,书中人物陈猫蛋、彪蛮娃亲身经历,香琳写得真实,写出了那个真实的时代。生下孩子,清早出门在路上碰干大,是庆阳传统的民俗,过去有,现在还有。孩子有邪病,民间叫“犯关”,要请法师过关禳灾,那个时代的庆阳有,现在还有。逢年过节,孩子们身上要戴香包,家里要贴窗花(剪纸)。红白礼事上,要请总管,有一套完整的礼仪礼俗。庙会上要唱神戏,这些包含着浓厚的庆阳民间文化习俗,香琳都有所涉及,而且有的还写得很有特色。还有深山荒原经常有野狼吃人,静雪的儿子高旗被狼叼去;山民义士唐义赤身狼口救人,后来又领着人进山捉狼,这都是那个时候发生的寻常事件,庆阳过去经常有人外号叫“狼剩饭”。马莲河涨水,沿河两岸凤城人站在浊浪泥水的河边捞柴捞物,经常还能捞出人,这既是典型的庆阳民间事件,更是一幅庆阳风俗画。

 风俗尽显生活,风俗尽显的是最真实、最生动的生活。读巴尔扎克作品,我们惊异于那一幅幅尽显世态人情的社会风俗画。读沈从文、汪曾琪、冯骥才的作品,我们醉心于那一幅幅浓郁的民俗风情。民俗里有生活画面,有生活的细节,更有生活的真实。《凤城传奇》让我们走进了那个时代,体悟到了那个时代真实的生活。

 《凤城传奇》用更多的篇幅叙写了那个时代的传奇故事,传奇人生、传奇文化。

 田家的麒麟香炉能收五毒、生奇香、治百病,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香炉安好,一家人平安,香炉失去,田家家破人亡;杀人越货、不择手段得到香炉的人,最后死于香炉。麒麟香炉就是平安与灾祸、善报与恶报的神秘隐喻。陈猫蛋由一个流浪儿成为一个为中国革命牺牲的战士,这是传奇的人生;彪蛮娃由反抗到作恶,直到最后的疯狂,这是另一种传奇;林儒生用许多民间奇招正骨、扎针、刮痧治病,这是庆阳民间医道的传奇,也丰盈着林儒生的传奇人生。庆阳是周祖文化的发祥地,香琳在作品中把凤城的由来、周祖农耕、宁州狄仁杰斩九龙、凤城三宝、庆阳名人李梦阳的传说或漫叙在地域风物的介绍里,或融合在人物谈天说地的言语里,或直接表现在人物的行动上。用小说形象地展示庆阳的历史文化、民间文化,再现了庆阳文化的博大厚重、传奇神秘,这是小说的一个亮点。

 反映地域特色的不仅仅是该地的山川、地貌、河流等自然因素,更有文化。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地域文化是该地文化的内蕴,是本土文化的血脉,是一个地方的文化标签。我们平常说作品的地域特色就是由这种地域文化显示出来的。《凤城传奇》用传奇故事、传奇人生、传奇文化描摹了一幅幅独特的庆阳地域文化画图,文化地解读了庆阳的风土人情、历史传承,也构建了作品独有的庆阳地域特色,这是外地作品如何也不能代替的。

 历史作经,传奇作纬,一群土生土长的庆阳人用自己的一生穿行其间,编织了一部《凤城传奇》,也编织了一部人间悲欢离合,这是阅读作品时给我最明晰的印象。

 

 一位资深文学编辑也是作家的曾经说过,衡量一部好小说,至少得有这三个标准:一个好故事,几个立得起的人物,再就是让人眼目发亮的语言。

 《凤城传奇》通过居宝、护宝、夺宝、得宝,写了数家三代陇东人的传奇,具备一个好故事的潜质。香琳第一次驾驭长篇,在写作的时候可能没有把握好这个清晰的线索主体,为了丰富作品的内涵,加大作品的厚度,让历史、革命等内容与这一条线索时而交织,时而并行,冲淡了故事的主体,使得传奇故事、历史事件、陇东革命这些内容有平分秋色之感,看似丰富,读后哪一部分却都不太突出,冲淡了阅读印象。一桌子丰富的菜肴,一定有它的主菜、配菜,那个先上,那个后上,突出那个,陪衬那个,肯定有搭配和时间顺序讲究的。如果不分主体一股脑地端上,吃得很丰富,却没有吃出味道,没有吃出特点。在一个有限的容器里,注入过多过杂的内容,不仅是容器要受憋困,内容的凸显上也难免要尴尬的。《凤城传奇》在内容的定位上究竟哪个是主体?名为“传奇”,香琳在封面上却另有标注为“长篇历史小说”,扉页上又写作“再现六十多年前陇东革命战争风云”,这大概是香琳犹豫和纠结之余的权宜。

 小说是通过人物的典型来反映时代、揭示主题的。一部小说如果有能立得起的几个人物,读后则一定会印象不俗的。《凤城传奇》写了陈猫蛋、彪蛮娃、田兴邦、蔡琴、静雪、紫月、秋棠、秋轩、高嘉远、高旗、梅笙、亚娃、金积满、金少功、黄高魁、黄美丽、林儒生、唐义、崔柱等有名有姓者不下三十人,读后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主人公陈猫蛋、彪蛮娃、静雪、紫月几个,而是林儒生、金积满、黄美丽以及那个叫不上名字的媒婆。林儒生表面谦卑、隐忍,其实深沉、世故,又不乏阴险,为了得到梅笙,勾结金积满保安团抓去田秋棠,竟不择手段;爱梅笙,爱得疯狂、变态、扭曲,直至穿着梅笙的绣衣自杀,这是全书中写得最成功的人物。金积满“黄头发、黄胡须、黄眼珠,吊泡眼睛下的左鼻梁和肥脸中间夹着一颗红红的肉痣”,长相丑恶,为人蛮横,做事凶残,勾结官匪,盘剥百姓,霸女人,抽大烟,可以说无恶不作,是恶人的典型。黄美丽名字美丽,实丑恶,颇有心计,有一般女人的敏感,更有婚姻不幸的痛苦,还有她的恶毒报复。媒婆子在书中出现了一两次,却能说会道,一语三呻吟,闻其声如见其人,给人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其他人物又名有姓,有言语,也有情节中的活动,大部分留给人的是某个情结中影子的一闪,没有这几个深刻、具体、逼真。

 人物要立起来,形象要具体,首先心中要有人物。这些人不仅外形具体具象,而且内质也要有深刻的定位。什么人,什么样的性格特点,至少应该概括个一二三四;人物也要成长,性格可能也要发展、变化,怎样变化,怎样发展,也一定要符合变化的逻辑。我总觉得,《凤城传奇》中许多人之所以给人留下的只是影子,这与形象在作者心中缺乏具体明晰的定位,人物本身漂浮有关系。

人物要立起来,像雕塑那样立体、逼真,就得精雕细刻。香琳写林儒生比较从容、淡定,雕得慢,雕得细,就雕得真。写金积满,抓住丑恶形象,多方雕琢,反复雕刻,从外到内,塑出了形神。写黄美丽,抓住细节以及相关情节,也写得比较从容,外看造型,却雕出了复杂的内心。写媒婆子抓住特点,一雕到位,着墨不多,肖像如在眼前。

 这几个人物的成功,当然首先取决与在作者心中的肖像定位,更重要的是精雕细刻。十七万字的小说,有名有姓的人物三十多个,要个个写得都能立起来,一方面是篇幅所限,另一方面确实是写作急躁、粗疏,缺乏精雕细刻。其实,不仅仅是人物,包括情节、环境(尤其是社会环境)香琳可以不计篇幅,还可以写得更加从容淡定一点的。

 语言是小说第一口酒,“第一口酒”常常决定着作品的阅读趋向,更是作品成功的外在亮点。一部小说,既就是情节平淡,人物一般,有能亮人眼目的语言,也能吸引人的眼球,煽动人的阅读心理。阅读经验里,许多作品除去本身魅力之外,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更多的是语言。钱钟书的《围城》,韩寒的《三重门》,董立勃的《白豆》就是例子。《凤城传奇》总体而言使用地道的陇东乡土语言,这和全书所揭示地域、叙述的事件、蕴含的文化是相融合的。叙事描摹中也不乏表达精准,描摹生动形象,抒情优美贴心之类的语言。但语言上的瑕眦也是相当明显的。叙述语言和叙事语言的还缺乏相应的融合度,地域、文化还不能很自然地融入作品的情节与人物中;一些人物的语言全凭作者摆布,却并不符合出身和具有的文化背景;全篇而看,各个章节中的语言风格还不太统一,这大概与写作时间长,作者还没有很好地驾驭、修订语言有关。

 除去这些,就整个小说而言,阅读印象深的还有:写历史略显粗疏,写文化、说传奇能娓娓道来;写战争情节场景描摹不足,写人物爱情曲折、缠绵;写男人较粗疏模糊,写女人较逼真细致;第一章开篇人物亮相,互相兼顾照映,剪裁精当,第十二章写紫月与猫蛋的爱情,写得浪漫深情美丽,是全书的亮点。

 

 庆阳文学创作而言,诗歌、散文较有反响,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虽有前辈作家贾治龙先生“骚体”系列震动以及另几位本土创作的亮人眼目,但毕竟数量较少,反响也较有限。庆阳长篇小说创作,作者少,作品少,在全省乃至全国能产生重大反响的更少。庆阳长篇小说创作还处于开拓开掘中,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能真正的反映这块土地政治、文化,能真正书写这块土地百年沧桑的优秀作品尚在期待之中。

 香琳写出一部较为厚重的表现庆阳土地、历史、文化的长篇小说,写了一部值得我们阅读并给人以启发和思考的作品。渴求地说,写出来不一定好,也不一定被大家认可,但毕竟写出来了,厚厚的一部,让我们有了阅读的载体,也让我们有了评说和探讨的平台,更给后来的写作者以启示。

 诗歌写情感,散文写阅历,小说写积累。

 长篇小说这道题,是足以考察一个人的积累和功力的。《凤城传奇》里可以看出,香琳已经有了历史、文化、生活、哲学、语言等许多方面积累,尤其庆阳地域文化、民间文化方面较厚重,写作上也时有成熟之处,这些都表现了她优秀的写作潜质。如果香琳能在历史积累上更进一步积蓄、融合,在生活上进一步深化、开拓,在人文和哲学境界上进一步提升,在长篇的驾驭上进一步成熟,则一定会写出更加深沉大气、更加厚重的好作品的。

 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历史与传奇间行走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2014年7月15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