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土地是妈  

2014-08-26 10:15:34|  分类: 我的散文——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地是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这是本山小品里的一句话,它让我想起东北老家我的大哥和他的土地。

 我的老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松花江边,东北腹地,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色沃野。大哥家就住在松花江边乌拉街镇的一个屯子里,和着我家族那些兄弟们,世代耕种着这黑色的土地。大哥高个子,红脸膛,粗胳膊大腿,说话声音厚实,典型的东北人。务了一辈子农,是一把庄稼好手。

  20097月,我回到老家,大哥和弟兄们正在他们的土地里忙碌。

 院子的小菜园,已被他务弄得满园葱郁了。墙根底两排早苗黄瓜,五月种的,搭着架,半人高了,上面挂着大大小小的黄瓜。挨着两行西红柿,也搭着架,红得透亮的西红柿,看着馋人。再过来是两行秋黄瓜,六月种的,已经发叶扯蔓了。紧挨着的两行茄子,五行辣椒,再是两行葱,茄子是新品种,粗枝大叶,结的茄子硕长,挨到了地上,辣椒也红红绿绿,亮着园子一角。

 东北农家一般都有两口井,一口在灶前,一口在门前。灶前的井用铁抽子几压,水就咕嘟嘟的上来了,做饭、洗菜,方便得很。门外一口井在小园子边,浇地、洗衣,也是压井。不下雨的伏天,大哥天天接上管子,提着喷头浇菜。正午太阳正红,大哥提着喷头一顿飞花溅玉,一地郁郁青青的菜,精里精神地看着人。

   
土地是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有小园子,吃菜很方便,每天到饭时,大嫂才到园子里摘菜,黄瓜、西红柿、辣椒,清水一淘,几大盘,再到酱缸挖一盘鲜亮的黄豆酱,蘸着吃。平常想吃了,就随便到园子里摘几个带花的嫩黄瓜或鸽蛋大的水果西红柿,门前水井清水冲洗,当水果吃,那是最新鲜的。小园子菜吃不完,邻里街坊经常过来摘。有时候,大哥大嫂摘好给他们送去,送菜,总是挑最好最鲜的。大哥说,送人,就要挑最好的。

除小园子,大哥还有他的菜地和玉米地。

乌拉街临近吉林郊区,农民都种菜。走出乌拉街的两边,到处都是成片的菜地,茄子、豆角、黄瓜、香菜、大蒜、辣椒、萝卜成片成亩的种。七、八月里,正是蔬菜旺季,田头地边摘菜的,谈价的,打包的,过秤的,装车的,可热闹了。价谈好,车装上,地头付钱,整车往城里运。家族中,我的兄弟们都靠种菜营生。二哥种大白菜,屯子里出了名;九哥和十一弟种一种叫毛葱的,俗名叫红蒜,很辛辣,主要运到南方作方便面调料;十四弟种豆角、茄子,一年收入好几万。

大哥四个闺女都出了门,家里就他和嫂子。人手少,也上了一点年龄,就种大白菜。大白菜是反季节菜,大部分窖藏冬天吃,种起来方便。我去的时候三伏天,正赶上大哥种白菜。菜地离家不远,出门穿过一个小巷就是:十步宽,狭长的一块。大哥说,八分地,不到一亩。我看一亩有余,东北的地亩数普遍大一点,东北人说地,经常是论晌不论亩。大哥开着手扶拖拉机先精耕一遍。机耕很深,翻上来全是颗粒状的黑土,泡酥的接近于腐殖土,却比腐殖土新暄,比腐殖土沉实厚重,踏上去有一种落地的实在。机耕后,把地磨平,然后起垄、下种、覆膜,全部使用机械,东北的机械化水平很高。起垄时,大哥拉得很直、很细,田边地角都不放过。下种,窝距间隔准确。覆膜,更是边角都要压严。所有这些仿佛画家在画工笔画,笔笔精到,一丝也不马虎。大哥说,啥都可以忽悠,就是这地忽悠不得,庄稼人,一辈子靠它刨食,那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土地是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白菜出苗,十几天后要浇水、间苗。松花江边,地下水很浅,三、四米就可以打出井来。东北农家田边都有井。一时没有,也不要紧,早晨搭上机械开打,两个小时出水,随后就能管饱地浇。大哥地头上的井是现成的,下了水泵,白哗哗的水就出来了,顺着笼行往过漫。我和大哥的任务是:哪儿垄下有缺口,水溢出了,铲两锨土挡一下,哪儿地壅,用锨豁一下,让水流过去。一亩地,不到两个小时就灌得墒透水饱。地灌完了,大哥就拿过正在地头的水池里冰着的啤酒(来的时候大哥在酒篓子里顺势揣的)。我们坐在地头,看着泡酥的黑土吱吱地吸水,也吱吱地品起酒来,那个舒服啊,是在任何高档的酒桌上也咂摸不到的!

 吃饱了水,苗就扑簌簌地拔起。巴掌大的时候,要间苗,每一个窝里,留一个最健壮的。遇到两个都一样壮实可爱,往往下不了手,但只能让小可爱听从命运,留下一个。苗间下来,竟是一车厢嫩鲜的小白菜。东北人爱吃这种小白菜。小葱拌白菜,鲜嫩;和白条豆腐煮了,熬小白菜汤,新鲜清香。自个吃不了,邻居送不完,早晨,我和大哥拉到乌拉街去卖,说是卖,其实大半送了。一车小白菜,落了二十几块钱,我有点惋惜。大哥说,放着就陈了,还是送给人吃个鲜吧。

土地是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大哥家的玉米离菜地稍远一点,五、六亩,不到一晌。东北人把玉米叫苞米,东北的黑土地最适合于种苞米。东北的玉米种得都比较密。黑土厚实,阳光、水分饱满,营养充足,不用担心长不高。七八月天,一场透雨,玉米就像上了油似地咝咝拔节,看着往上窜,冷不防就高过了屋檐,长出一身高大健壮的身材。红缨白花之后,每根杆子腰里竟然插着两个棒子,在风里沙沙作响,爽利快当,仿佛东北的男人或女人。大哥说,种苞米比菜省心,种了就等着收,虽然苞米价格低一点,但地多,收成好一点的人家,一年也收入好几万,足以养家糊口。大哥玉米收入不错。在家期间,正好有人上门收购,我们帮大哥卖了去年的玉米,五、六亩地,也卖个一万多块。

  耕种黑色的土地,在这黑土地上种菜,种玉米,种下一年的光景,也种下来年的憧憬,是我的大哥,也是家族中我兄弟们的生活。他们一辈子,脚印踏在这黑色的土地上,汗水流在黑色的土地上,老了,走不动倒下了,还要回归这黑色的土地。面对土地,他们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朴实的劳动和一颗感恩的心。

    土地是妈

    劳动是爹

    随便撒种啥都结

    五谷丰登

    山河壮丽

    旱涝保收的黑土地

    ——让我一再想起本山小品里这几句词。

    我能记下只是大哥们劳动的一瞥,再就是这几句词,对他和这些词的理解只是一点肤浅的表象。真正把土地和劳动融为一体,是我的大哥,是我家族兄弟们以及和他们一样厚道的东北农民。

    土地是妈,劳动是爹——他们的爱在血脉里。

 

土地是妈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图片来自网络)

 

                                                                                           20148月26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