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景 波DE博客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我的几篇小说(序言)  

2017-02-16 10:11:21|  分类: 我的随笔——书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几篇小说(序言) - 景  波 - 景 波DE博客

        同于许多写作者,我的写作是从诗歌开始的。一九八六年,我从本地一所师范院校毕业,分到一个乡镇中学任教。乡里生活清贫、寂寞些,正当青春的我,却不缺乏读书和写作的激情,我也开始了诗歌写作。民歌体开始,一直写到朦胧诗,写了几大本。激情很高,无奈水平甚低,发表甚少,厚厚的几本,至今与我读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诗集一起压在书柜里。一九九一年,我开始写散文、散文诗兼带随笔、评论,报刊上发了一部分,本地小报有点反响。一九九六年开始写小说,后来又写纪实文学。二零零四年,低头向下,面向群众,配合本地群众文化活动,写文艺节目解说词、歌词、快板词、电视专题片。二零零八年,受几个诗友影响写旧体诗,至今也有百余首,起名《开元阁诗抄》,放在网易博客上;期间还写了百余首儿歌,结集为《童心诗韵》,准备出版,结果找不到插图的,至今存放在电脑里。调到文联后,和政协朋友多了联系,写文史资料,研究本土文化;研究本土,又和党史有了交集,随后又收集红色资料,研究红色文化。写了些文史、党史资料,承蒙朋友们抬举,领导青睐,论证本地文化项目时,常能在会上发几句言,随后还能混一顿酒饭。二零零一年出版散文集《生命的天空》,零九年出版纪实文学《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一四年出版散文诗集《星星草》。现在倒腾的这本是小说集,叫《姑娘好像花儿一样》。这就是我的文学经历,也是我的写作。写作三十年,是个大杂烩,除戏剧、小品,各样体裁都写,样样稀松平常,都是些半桶水。

    前面说了,我写小说,是一九九六年开始的。

    写小说,始于读小说。当然,读小说更早。小学读四大名著,初中读《红岩》《红日》《林海雪原》等红色经典,高中读《封神榜》《荡寇志》《官场现形记》,读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寻根文学,到大学从但丁,一直读到雨果、巴尔扎克、托尔斯泰、索尔仁尼琴、海明威、马尔克斯,直到后来中外小说的阅读成了常规。之所以成为常规,一方面出于爱好;再与自己所学专业和从事的职业相关——我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中学教语文,再是写点小东西。早期读小说,并未想到以后要写小说,但这些阅读,对我日后的写作至关重要。它是我写作的原生涵养,是最早的文学积累。

    真正影响我写小说的是贾平凹一篇叫《王满堂》的小说,读后,让我眼目为之一新——小说也可以这样写。我小说中的许多人物就是受益于《王满堂》。后来读沈从文,湘西的风土人情,“天宝”“傩送”“三三”“萧萧”,这些极具个性的人物也启发了我;读孙犁的芸斋小说、乡里旧闻,被“刁叔”“菜虎”“大嘴哥”“干巴”这些淡远的身影激活——我的小说也可以这样写。我的小说集里“父老乡亲”就受此启发。后来又读汪曾祺小说,被人性复杂的“小嬢嬢”“辜家豆腐店的女儿”“鲍团长”,乡土风俗浓郁淳厚、风景美丽如画的《大淖记事》《受戒》所开启——我的小说大可以这样写。我的那些“小镇人物”就是在阅读汪先生之后写的。

    写了多年,从最初的编故事,到后来的写人物,大大小小也有百十篇。短篇之外,曾有两个中篇,一个叫《簸箕爷》,写一个乡土艺人半生兴衰的;一个叫《入津记事》,写农民工上天津打工的。都没有往外发过,也不够发表水平,至今躺在我的手写本里。还有一个写了半截的长篇叫《柳色残原》,零四年,我在中学教学时候写的,写乡村知识分子生存困境,八万字的残篇,至今也躺在一堆稿纸里。百十个短篇里,其中最早的《谝子叔》经高仲选老师介绍,发在本地刊物《北斗》上。有三篇写人物的,结成一组叫《今生今世忘不了你》,被曹谷溪看中,发在他主编的《延安文学》上,发稿时谷溪先生亲自修改,并给我写了一封长信,热情鼓励,让我至今难忘。随后又有十几篇在省内报刊发表,仅《甘肃日报》文艺副刊“百花”一年之内发了八篇,《甘农报》也发了五六篇。后来,陈默老师在他编的《陇东文学》,一次性发过十五篇。

    这百十篇小说,也被我传到网络上。传上之后,点击率较高,读者说了许多好话,也给了我较多的鼓励。

    编成这本小说集,交出版社责编审稿时,一向苛刻的责编在审稿单上说——

 

本书稿为一部非常优秀的短篇小说集。作者有比较丰富的短篇小说创作经验,文字洗练,贴近生活,对于乡土文学的情、境、意有着比较精准的把握。这些小说的时空跨度不大,大部分集中于八十年代后期,文革末期和改革开放初期。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作者对人性在艰苦状态中的升华做了很好的诠释,一句‘人这一辈子,谁没有个七紧八慢处’在几个故事中出现,从不同人物口中说出,都有着温暖的力量。小说对人物刻画精准,角度丰富,‘江鸭子’‘史玉萍’‘娟’‘根田’等人物身上的美好、善良,通过略略几笔,甚至不直接写,都非常生动传神。

网上好评让我欣喜,责编的肯定让我惊喜,也给我力量。但欣喜、惊喜之后,我始终明白自己的半斤八两。我也知道现在文学里的行规。时下的文学,要让文坛确认,非得上相当级别的纸质刊物,得到那些资深大佬们的肯定。上不了堂堂大刊,仅凭出几本书,写得再多,场外再叫好,再热闹,也不过是一个游离于文学边缘的写手。我的这些“劳什子”没上过大刊,也上不了大刊,我始终是一个写手。

 当然,静下心来,我也对自己的小说做了思考和检视,自认不足也是相当明显的。一是写作上,自己还在入门状态。前面说了,我的小说写作是边读边写的,读沈从文、孙犁、汪曾祺、贾平凹,许多小说是跟着他们、学着他们写的。这种写法说好了,是受他们作品启示;说直白了,何尝不是一种模仿。小说写作上,我还是初级长拳第一路——模仿阶段。二是写作视野不够开阔。素材多数源自童年记忆、人生往事,选材上没有离开童年的乡村、工作过的小镇,其中更多是生活的足迹,目光短浅,视野狭小,文学的视觉神经迟钝老化,更没有伸向广阔的社会和时代的前沿。三是选材比较单调,写作手法也比较陈旧单一。百十篇小说,一半以上以人物命名,直接写人物;写人物时,勾勒人物经历,演绎人生故事,结构上绝大部分是从出生直到结局式的纵向叙述,而横向切片式的结构比较少,至于那些时兴手法,我连名字都叫不上来,更不用说运用了。四是语言比较杂乱,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有起初学习写作时的低幼语言,有学习别人作品的时兴语言,有带有自己知识学养的文人语言,有自己用熟了的乡土语言。百十篇小说,语言运用上,如同我的整体写作,各样都会点,样样半桶水,是个大杂烩。大的方面,我能看出就这些。但我深知,一定还有,甚至还有较大的缺陷。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自己说自己,只缘身在此山中,许多东西一时半刻还未能看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借本书出版之际,我把它交给朋友们,交给阅读本书的读者。朋友们,我想借你们的“寸心”体察我的“得失”,人生的,文学的,道德修养的,甚至事关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行。你们的批评,将是对我人生的又一次启迪,是对我写作的有力促进,我将尊重每一份意见,看重每一条建议。在此,我先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敬意!

      从一九九六年写小说起,至今也有二十年了。二十年,百余篇,我不是一个勤奋的人。写作的时候,也没有想到结集出版。结集出版,是今年我生病时的事。按照我最初的想法,准备写够一百个人物,然后再结集。书名就叫《百姓列传》或者《咱老百姓》——我想为普通的老百姓列传,为百姓塑像,写百姓心声。然而,人的想象每每高于行动。难怪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写作上,我得承认,我没有路遥、陈忠实这些老陕们的“狠”,我是一个意志不够坚定的人,甚至是一个懒惰的人。我没有完成自己的预想。现在拿出的这个集子,是从百余篇小说中选了近五十篇,编为“青春流年”“父老乡亲”“小镇记忆”“岁月留痕”四辑,命名用其中一篇《姑娘好像花儿一样》。责编在审稿时说,这个名字起得“挺俏丽”。其实,就整个内容而言,这个名字不一定恰当。而且,这也并不是一部写青春、写花儿的集子,青春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之所以不惜以偏概全,起这样一个名字,或许和自己半生经历相关,和生病这一段心境相关。半生经历,说不上坎坷苦悲,但生活得也并不轻松;这一段生活,尤其在生病期间,我的心经历了冰与火、天与地的落差。现实生活有些沉重困顿,精神里,我不想把自己这些沉重的负能量传递给世界。是的,这个世界给了我们痛苦;但还给了我们生命、阳光、雨露和土地,还给了我们那么多的温暖和幸福。无论如何,我们不该用灰色的哀怨和沉重的叹息去回报它。人活着,就该留下自己的灿烂,留下阳光,留下歌声,留下心中的美丽。我想让这个世界多一份美丽,多几许温暖,多一束明亮;我想让读者朋友们看到这个名字,心情快乐,生活自信,乐观向上。正如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我将报之以歌。这是我把小说集起《姑娘好像花儿一样》这样一个“俏丽”名字的初衷,也是我这一段的心情。

    一本作品结集了,一段写作也告白了。借为这个集子写序,我几乎把自己的写作从头至尾梳理了一下。梳理,是积淀,是总结,是反思,也是下一个前行的起始。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生命如此匆匆,先贤们已经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生命的、文学的启示。既然选择了文学这条狭路,选择了现实中这条无比寂寞的小巷,我当义无反顾。不为别的,只为此生心存的那份感念——

    朋友们,爱生活,爱生命,爱文学,我更爱你们!

 


附注:本文系为拙作《姑娘好像花儿一样》写的序。拙作将于2017年3月由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出版。

                                   

                                         景 波  201612月于西京医院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